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政黨 > 正文

曾節明:共產黨與納粹的不同特質 決定了它們不同的滅亡方式

共產黨與納粹(網路圖片)

雖則兩者都屬於專制勢力,但納粹與共產黨“釘是釘,鉚是鉚”,不能混為一談,兩者不是同一個陣營,而是兩個針鋒相對、水火難容的敵對陣營。

許多華人民運、異議人士,慣於把納粹當作“極右”,很大程度上是共產黨洗腦的結果:

一直以來,包括中共在內的各國共產黨,都把法西斯(包括納粹)定性為壟斷資產階級的代理,而按照馬、列的理論,壟斷資產階級的統治,“是帝國主義的最高(垂死)階段”

這完全是違背事實的胡說,因為法西斯反對壟斷資產階級。可見,法西斯被當作“極右”,是以訛傳訛的結果。

而以徐水良前輩為代表民運異議人士,認為納粹與共產黨同屬“極左”,理由無非是納粹與共產黨都屬極權政黨,且希特勒部分地模仿了列瘋子的專制控制術。

但西方左右劃分標準有兩套:一是以種族寬容度劃分——種族不寬容為“右”;一是以經濟立場劃分,推崇公有製為“左”,推崇私有製為“右”。

無論以種族寬容度來劃分,還是以經濟立場劃分,納粹都歸不到共產黨的“極左”陣營去:

納粹對猶太人絕對不寬容,屬於極右,這與奉行民族虛無主義的共產黨格格不入;

若以經濟立場來劃分,納粹肯定私有制價值,希特勒明言:共產就是破壞經濟,是對民族的犯罪、共產主義是猶太人搞垮其他民族的陰謀;而共產黨宗旨則是消滅私有制,因此納粹與共產黨經濟立場上水火不容,它歸不到共產黨的“極左”類。

納粹一方面堅決反對共產主義,另一方面又反對壟斷資產階級,主張限制資本家對勞工的過份剝削,這又與社會民主黨相似;因此,以經濟立場來劃分,納粹屬於中右勢力。

不能以納粹專制獨裁,採用了一些列瘋子的手法,就把它歸為“極左”,其實右派的專制獨裁者也比比皆是,如李光耀和哈耶克、撒切爾無比推崇的皮諾切特,都是右派獨裁者,李光耀對新加坡的專制獨裁,比納粹其實有過之而無不及,李某人還借鑒了一些共產黨手法以鎮壓共產黨,美其名曰“以毒攻毒”,但你能說李光耀的“社會行動黨”,與共產黨同屬“極左”陣營嗎?

因為現今的中共國與納粹德國同屬極權+市場經濟模式,似乎還有煽點“民族主義”的共同點,因此以張英為代表的民運、異議人士,把中共國認作當代納粹德國,慣稱中共為“納粹中共”。

現今的中共國與納粹德國,儘管有表面的相似,卻有著巨大的差別,不能混為一談:

其一,合法性的差別。

客觀公正地說,納粹之上台,是合法的,當時納粹是國會第二大黨,其能上台,是廣大德國選民對《凡爾賽和約》宰割,以及共產革命威脅的反彈——納粹政權相當程度地代表了德國國民的民意;

而中共之上台,是蘇、日、美等外國勢力侵略和操弄中國的結果,中共利用蘇、日、美合力造成的大好條件,以暴力劫奪了政權,中共上台是非法,中共政權,就如滿清政權一樣,整一個是僭主偽政權;

納粹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德意志民族的利益;中共一開始就是中國主體民族——漢族利益的劫奪者和出賣者;

其二,意識形態真與假的差別。

納粹的民族主義意識形態是真實的,只不過走火入魔走了極端——就是不惜一切追求德意志民族的生存空間;

而現今中共的意識形態是假貨,馬列毛共產主義意識形態,連中共統治集團中的絕大多數人都早已不信:而今,上上下下都知道中共黨首在撒謊,中共黨首自己也知道,別人知道自己在撒謊。現今的中共,非常虛偽,甚至比朝鮮勞動黨更虛偽,全世界沒有哪一個政權,有今天的中共政權這樣虛偽。

共產黨本是民族虛無主義的內耗黨,因“六四”後共產意識形態破產,中共轉而點煽民族主義,自我打扮成“中華民族”利益的代表,以騙取政權的“合法性”,但中共不代表任何民族的利益:它不代表少數民族的利益,它更不代表中國主體民族漢族的利益。

相反,中共一貫是壓低漢族、犧牲漢族,以討好少數民族和外族的最大漢奸勢力,因此,中共的民族主義是偽民族主義,其民族主義是假,國家主義是真。

中共所謂的“中華民族”,就是一個空殼子,說穿了,它就是共產黨的政權——這才是中共偽民族主義壓箱底的真貨,所以,中共一貫宣稱:反共就是反華、就是反中華民族,這和海外特線“熱血漢奸”多年來所竭力鼓吹的:要反共就必須反華,是同一個意思。

可嘆王希哲前輩今天還看不穿這點,還在為中共的偽民族主義搖旗吶喊。

其三,納粹德國以外向性格(發動外戰)為主,中共國始終以內向性格(對內鎮壓)為主,這又與滿清神似;

雖然現政權以“大國崛起”和“一路一帶”,流露出外向的趨勢,但迄今並未突破中共國對內鎮壓為主、及賣國求榮、賣國維穩的模式;

其四,經濟立場截然不同:納粹在經濟上保護勞工,反對資產階級的過份剝削,反對壟斷資產階級對國家、民族的操控,給予國民相當的福利保障;

中共則給予國民“負福利”待遇,把本民族中的弱勢群體打成“盲流”、“超生游擊隊”,橫加驅逐、迫害。中共放縱資產階級對勞工殘酷壓榨,比哈耶克、皮諾切特、撒切爾等資本主義極右派的冷酷主張,還倍有過之而無不及,以致現今中國大陸,“過勞死”、“加班死”比比皆是。

納粹主要迫害猶太人,中共卻把本民族廣大低薪勞工群體蔑稱為“低端人口”,就象納粹迫害猶太人一樣,進行大規模的驅逐。

綜上可見,大搞偽民族主義、專門迫害本民族的中共國,與納粹德國和義大利法西斯都不是一回事,它頂多只能算流氓次品法西斯國家。中共國更像蘇聯,而象極了滿清國。

有道是“種瓜得瓜”、“求仁得仁”,納粹德國的外向性格,決定了它遭外族合力攻滅的悲慘下場。納粹對猶太人的絕決處理方式過於殘酷,超越了人類的底線,因此它遭遇天譴,上帝讓希特勒如掙脫了鎖鏈的瘋狗一般,還沒解決英國就去狂攻蘇聯,結果讓美、英撈到翻盤的機會,通過扶持蘇聯的方式耗死了德國。

而中共國如滿清一般的“內向性格”,也註定了它的滅亡方式——象滿清那樣亡於內。毛澤東死後,始終堅決拒絕黨內民主的中共,折騰到現在,也沒折騰出一套最高權力交接班制度,比朝鮮還不如,這就註定了中共政權圍繞最高權力交接班,爆發周期性的政治危機,圍繞最高權力交接班的亂斗(布朗運動),成為安放在中南海內的定時炸彈——1989年它逃過一劫;2012年它又逃過一劫(薄王未遂政變),下一次它還有這麼幸運嗎?

外加上鄧小平、陳雲拍腦瓜上馬的“一胎化”效應,中共必在空前老齡化、少子化引發的社會危機中,為政變所滅亡。不知屆時鄧、陳在地獄中能否悟出貝蘇尼“善不僅是美德,也是智慧”的真諦?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獨立評論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政黨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