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邱會作:肅反處決AB團殺人如麻 周恩來掌生殺大權

周恩來特別叮囑,對兵工廠的處理可能會比較困難,最好夜間行動。這是最高機密的工作,如有泄密,軍法不容。當時,還有政治保衛局的一個警衛班一起參加任務,說是協助,其實是監視。因為邱掌握著紅軍的全部實力情況,又知道紅軍轉移前的全部絕密,他們怕邱「開小差」,會給革命帶來重大損失。國家政治保衛局已開會研究過,是否把邱會作「徹底保密」掉(即秘密殺害)。

一次邱會作到上級機關送信,回來的路上看到紅軍別的部隊在殺“AB團”,行刑的方法比上次所見更為殘酷,為了節約子彈,要用大石頭把“犯人”砸死,結果腦漿迸裂。見此情景,邱會作嚇得撒腿就跑。

解放軍中將邱會作(圖源:維基百科公有領域)

邱會作這個名字,稍微上點年紀的中國人都頗為熟悉。1929年邱會作參加紅軍,親歷中央蘇區第一至五次反“圍剿”和兩萬五千里長征。遵義會議後,剛滿20歲的邱會作被任命為軍委四局三科科長,負責軍委直屬縱隊的行政事務,被周恩來稱為“娃娃科長”。據邱的回憶錄說,毛澤東在長征途中不但和他這個“小興國佬”相識,而且還說,“我在你家的茶攤上喝過茶,知道你的爺爺、父親、母親都是村幹部,你和哥哥都當紅軍去了”。中共建政後,邱會作曾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國人民解放軍副總參謀長、總後勤部部長等職務,1955年被授予中將軍銜;1971年“九一三”事件後,淪為林彪反革命集團主犯之一,被開除黨籍、撤銷黨內外一切職務,判處16年有期徒刑,2002年逝世。

被濫殺無辜嚇出來的“病”

邱會作回憶,他參加紅軍後不久,就到了紅三軍團團部當宣傳員。這時候,紅軍肅反殺“AB團”的風潮,開始蔓延到他所在的部隊,原本正常的生活被徹底打亂。“AB團”到底是個什麼組織?當時還是個孩子的邱會作根本不知道。但看到一些熟悉的人一夜之間成了“反革命”並喪了命,邱會作有點緊張。而且,處決“AB團”的刑場距離他們的住所也就10里路,每天都能看到有人被綁到那裡去執行死刑,那時候邱還是個小小的團宣傳員,沒有被組織審查,但卻被眼前發生的一幕幕慘劇嚇壞了。

一天,邱會作去給部隊買菜,忽然聽到凄厲的軍號聲,就趕快往住處走。走到河邊時已經戒嚴了,橋上不準過人,只見河灘上綁著幾個“犯人”,接著行刑者用大刀砍他們的腦袋。邱會作呆住了,因為前幾天傳來消息,說是介紹他入團、現已調到省里當共青團巡視員的黑子也是“AB團”,這會不會牽連到自己呢?當晚邱會作就病了,後經人解釋,他參加的是共青團,而不是“AB團”,這嚇出來的“病”才不藥而癒。

雖說心裡有了底,不太害怕了,但紅軍隊伍中的狂殺濫砍仍在繼續。一次邱會作到上級機關送信,回來的路上看到別的部隊在殺“AB團”,為了不讓那些被殺的人喊叫,就用小樹杈子橫在嘴裡,再用繩子綁住,行刑的方法比上次所見更為殘酷,為了節約子彈,要用大石頭把“犯人”砸死,結果腦漿迸裂。見此情景,邱會作嚇得撒腿就跑。多年以後,這一場景仍讓他不寒而慄。以後,雖說打“AB團”活動停止了,但紅軍中相當一部分中下層指戰員被無辜地殺掉了,這使得初建不久還很弱小的紅軍大大傷了元氣。邱會作認為,這場政治大災難,有政治路線錯誤的原因,但一些落後地區農民組成的紅軍隊伍的愚昧,加重了這場殺人風潮的災難性。

執行死刑途中撿回一條命

長征是1934年10月開始的,其實,如楊尚昆回憶(《楊尚昆回憶錄》,中央文獻出版社2007年版),早在這年4月廣昌失守後,臨時中央就已開始由“禦敵於國門之外”轉向戰略轉移了,但這項準備工作是由博古、李德、周恩來組成的“三人團”秘而不宣地進行著。到了突圍前夕的5、6、7月份,臨時中央又展開三大運動,即突擊“擴紅”、突擊征糧、突擊肅反。其間,邱會作因為參加撤退前的秘密工作,險遭處決。

1934年6月的一天,時任中央蘇區軍事工業局黨總支書記的邱會作被周恩來緊急召見,要他去完成一項特殊任務,把幾處兵工廠、藥品材料廠和幾個倉庫一律炸掉,另外把大量的浮財埋掉,倉庫的東西可以迅速分散,分散不了的就必須毀掉。這些事情要處理得乾乾淨淨,絕對保密,無論如何也不能讓當地人和工人們察覺。要是傳出去,就會動搖根據地軍民的士氣,對鬥爭十分不利。周恩來特別叮囑,對兵工廠的處理可能會比較困難,最好夜間行動。這是最高機密的工作,如有泄密,軍法不容。當時,還有政治保衛局的一個警衛班一起參加任務,說是協助,其實是監視。

完成任務一個月後,第五次反“圍剿”的形勢更為嚴峻,但紅軍內部的肅反也更加嚴厲了。10月初,就在紅軍長征即將開始時,國家保衛局已將邱會作牢牢控制住,寸步不離,因為邱掌握著紅軍的全部實力情況,又知道紅軍轉移前的全部絕密,他們怕邱“開小差”,會給革命帶來重大損失。國家政治保衛局已開會研究過,是否把邱會作“徹底保密”掉(即秘密殺害)。(當時別說國家政治保衛局,就是各部隊的保衛局都可以隨便殺人,多少人就此成為肅反擴大化的刀下冤鬼。)

到了黃昏,突然闖進來幾個人,國家政治保衛局執行部部長張炎和展示了局長鄧發籤署的處決令,然後把邱會作當死刑犯綁了起來。邱連呼冤枉,但沒有用。也是邱命不該絕,就在押往行刑場的路上,正好碰上周恩來、鄧發,還有邱的直接上級、紅軍供給部部長葉季壯。三人騎著馬迎面而來,葉季壯見此情形大吃一驚,立即詢問周恩來怎麼回事。周恩來也有些驚愕,但沒有說話,只是面向鄧發探詢,但鄧發卻向周恩來擠擠眼睛,意思是按老規矩辦。這時,邱會作則死死盯著周恩來。周恩來略加思考後對鄧發說:“他還是個孩子,交給葉季壯帶回去吧!”這樣,才給邱會作鬆了綁,他跟在葉季壯的馬後,一溜煙跑回了供給部。

邱會作在晚年回憶這樁事時,還頗為感慨地寫道:葉季壯一個爭辯,周恩來一道命令,把我的腦袋保留下來了,讓我多活了70年。事後,周恩來帶著邱會作一起參加長征,並交代他要對曾險遭處決一事絕對保密。直到幾年後在瓦窯堡紅軍總部一次聊天時,李克農問鄧發:“長征臨出發前,你為什麼要把邱會作抓住殺掉,難道就是因為他多知道了些機密嗎?要不是周副主席,閻王那裡就多了一個鬼。”鄧發略有羞愧地對邱會作說:“那件事的起因你都知道,幸好沒造成千古之恨!”周恩來聽到這裡,就插進來解釋說:“離開江西之前,殺了一些不該殺的人,當時我們都有責任。沒有殺他,是葉季壯堅決不同意,否則要等殺掉之後才彙報上來,那就晚了。現在大家對亂殺人的事很痛恨,這是我們黨一個最為慘痛的教訓。”後來在延安,周恩來對邱會作提起這件事,還在說:“你當時直盯盯的眼睛望著我,給我的印象很深!”

長征出發前,肅反的步伐加快,邱會作所在的供給部有幾個領導幹部也被殺害了,恐怖氣氛相當厲害。那時國家政治保衛局就是“活閻王殿”,想要誰死是輕而易舉的事。從1930年開始殺“AB團”,到1934年開始自己殺自己,一些所謂“不可靠分子”,如寧都暴動起義過來的紅五軍團的一些幹部,不少都慘遭殺戮,連紅五軍團總指揮季振同都被冤殺了。邱會作可說是僥倖從屠刀下撿回了一條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白梅 來源:同舟共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