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林忌:港共對大學生報復

中共每年都紀念的所謂“五四運動”,最著名的一幕莫過於“火燒趙家樓”,直至今日仍為中共黨組織、共青團以至學校所歌頌的“中國近代史里程碑”;1919年5月4日,以北京大學等為首超過3000個學生,在對國民政府抗議期間,放火燒了當時外交次長曹汝霖的家,更痛打外交官員章宗祥。事後32個學生被拘捕,北大校長蔡元培為此以營救,三天後全體獲釋。

然而100年後的2019年,香港理工大學的四個學生,卻因為抗議學校無理封閉民主牆一事,而遇到嚴重得多的懲罰,分別是社會服務令、處罰停學一年,以至最嚴重的即時退學及永不錄取。學生為何與學校教授發生衝突呢?原因只不過是有學生在民主牆張貼“香港獨立”的字眼,然後親共的大學高層,就“收回民主牆”,指“民主牆”用地屬於大學本身,然後以紅紙覆蓋民主牆,禁止學生使用。

這種禁絕校園言論自由的做法,不是發生在中國大陸,不是發生在滿清或民初的軍閥,而是發生在所謂“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港人治港、五十年不變”的香港;連在香港的大學都沒有討論、張貼“香港獨立”的自由,那麼說什麼香港仍是擁有言論自由的地方呢?

被判案的四個學生等,因校方封民主牆的行為,衝上辦公室與學校高層理論;過程中校方高層想逃離現場,為學生代表所阻擋,繼而發生口角、追逐、以至警衛介入之推撞,引致個別學生、教職員等雙雙倒地;從畫面可見,當有人倒地後,場面並沒有失控,反是即時得到緩和,即跌倒在地很可能是意外;然而事後香港理工大學,卻以違反校規上的“誹謗或襲擊或毆打”罪名,指控有學生罵兩位教授“收共產黨錢”、“舐共”以至一些非粗口的辱罵字句,以至“以身體阻止教授離開大樓”為由,去處罰、開除學生。

令人最無法接受的,就是校方的指控不但極之嚴重,其處罰亦因而極之嚴厲,其審判與取證的方法,卻非常兒戲──沒有法官,也沒有辯護律師,純粹由其“學生紀律委員會”,自行“調查”與得出結論,甚至有結論後更沒有上訴機制,這當然會被人質疑,甚至以司法複核作出挑戰:襲擊罪與毆打罪,在香港都屬於刑事罪行;如果當時有人指控學生襲擊,或者毆打教授,為何幾乎拍下全程的影片全部不見?如果當時有如此暴力的事件發生,為何沒有人報警?

至於所謂“誹謗”,以校方所提供的“證據”而然,則近乎“莫須有”了;為打壓“香港獨立”的大字報,而全面封閉大學民主牆,而因此被人批判為“收共產黨錢、舐共”,絕對屬於他人政見與評論的一部分;以此作標準,例如理工大學校董劉炳章,聲稱學生的行為有如黑社會“刮友”的“感覺”,又是否屬一樣程度的“誹謗”?出席“江湖人物”的“小桃園飯局”,又是否影響校譽,理應革除其校董的資格?

連在香港的大學校園,校方都可以用到這種污穢不堪的手段,去打壓學生使用“民主牆”,即說明香港自由的倒退,已經去到彌留的狀態。中共已經不敢再提的“五十年不變”,早已成為了笑話,中共的承諾,絕不可信,偏偏很多人仍幻想自己是例外,由台灣的國民黨,到歐洲一些領導人,都非常天真,以為與中共締結條約可信、可靠。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