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父親的創業史

說一下我父親吧,90年我剛出生的時候貸款蓋了養雞場,經過五六年的發展成為我們鎮最大的養殖場,電視台來採訪,市領導來視察,98年爆發雞瘟,賠了八十多萬,養殖場破產。我父親也因為債務問題帶著我和母親遠走新疆,兩年後又去了廣東。

在廣東父親從給夜總會當電工做起,慢慢的拉起了一支施工隊,依附一家房地產公司做起了包工頭,02年房地產公司高層內鬥,牽連到我父親,無奈之下只能離開。03年到了廣東的一個鄉下開起了菜場,頭兩年風調雨順,工人也增加到一百多人,可隨後雨水越來越多,菜經常被淹在地里,陰晴不定,父親心生倦意,想回家創業,於是菜場關閉。

06年父親回到了家,傾盡這幾年的積蓄承包了村裡四百多畝地種植蔬菜,可是當菜剛開始採摘的時候連續下了五天的大雨,被雨水淋淹的蔬菜沒辦法保存運輸,幾百畝的蔬菜毀掉大半,這些年的積蓄賠了個精光。

07年父親揣著僅剩的一千多塊錢去了江蘇的一個造船廠。父親不甘心做一個工人,進廠第二天找經理要承包工段,經理答應了,於是父親從老家找來兩個人,一個半月凈賺了兩萬多,到了08年,父親手下又有了八十多個工人,那一年掙了將近二百萬。09年經濟危機爆發,船廠倒閉。

09到14年父親一直在一個不景氣的重工廠里不瘟不火的乾著,14年廠里沒錢,父親為了給手下的人發工資又借了五十萬的外債,15年廠子倒閉,拖欠父親的款項一拖再拖。沒有辦法,父親又回到了老家。

15到19年,因為外邊沒活,父親因為年齡大了,也不想再出去打拚,於是就想靠著村裡的廠子,利用自己這些年的鋼結構經驗,給他們造自動化生產的設備,在家裡穩定下來。可沒想到村裡的江湖更險惡,父親脾氣又比較直,中間得罪了很多人,有人暗中阻撓,再加上造設備本身也不是一帆風順,後來也沒成功,最後賠進去了二十多萬。因為父親是個很要面子的人,特別是在農村,他覺得上次設備沒做成功很丟臉,於是就卯足勁要再來一次,但是家裡的底子本來就不豐厚,去年我結婚買房又支出了三十萬,所以這次造設備的錢,基本上全是外債。

當然,外面也有人欠我們錢,09到14年,父親幹活的那個重工廠,到現在還欠著我們170多萬,本來父親也指望著這筆錢,能緩解一下眼下的危機,但是昨天接到廠里的電話,廠子要倒閉了,這也意味著,這筆錢能拿回來十分之一就已經是謝天謝地了,父親得知了這個消息,喝醉了,給我打電話,說家裡接下來的日子家裡要進入緊急時間了,我問了一下,家裡目前的債務大概六十多萬,而且眼下造設備,又要不斷的往裡邊投錢,而且還不一定能夠成功,有不小的概率還是會失敗。

父親屬猴,,已經51了,因為常年高強度工作的原因,再加上煙酒無度,父親看起來比真實年齡老很多,有一次有個人猜父親的年齡,說父親有六十多歲,旁邊的我心酸的差點掉下淚來。父親年少得志,二十齣頭就已經是本地的風雲人物,可沒想到半生風雨飄搖,一輩子走南闖北,嘗遍人間冷暖,本想著下半生能夠安定度過,哪知道年過半百,又要面對這樣的危局。

我自小跟著父親去新疆,下廣東,小學五年轉了6次學,初中高中後一直寄養在奶奶家。年少時過夠了這樣的日子,我的內心是極其渴望能有一個安定的生活。2018年,我跟相戀六年的大學同學結婚,在四線小城市,倆人一個月一共也就一萬左右的收入,再加上房貸(未交房)、房租,以及未來的孩子、買車、裝修,日子也是過的緊緊巴巴。昨晚我把家裡的情況跟老婆說了,她說要不把房子賣了,但是我覺得,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房子還是不能動。

六十多萬的債務其實已經比我預料的要少很多了,但是我一直不明白,像我父親這樣勤奮、努力又聰明的人,為什麼到頭來還是會欠一屁股債。誠然,父親說話很直,很難聽,不討人喜歡,但是他為人也很正直,待人接物更是一點毛病沒有,親戚誰家有困難都是第一時間幫忙。母親對他的一個評價我覺得還是比較準確的,父親就是一老小孩。

我是家裡的獨子,從小雖然漂泊不定,但父母一直在現有的條件下,竭力給我最好的愛護。如今我也結婚了,面對這樣的局面,自然是要和父親一起承擔,希望我們,能夠平平安安的度過這次困難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亮軒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