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 生活 > 社會觀察 > 正文

女兒包書皮含致癌物 "硬核老爸"拿出100萬測毒!

2015年,魏文鋒無意中發現女兒的包書皮有異味,拿去檢測後竟發現有致癌物質。從此他一發不可收拾,不僅辭去工作,還拿出100萬創立檢測點,檢測與孩子學習生活相關、可能存在危險的產品,包括橡皮、鉛筆、校服甚至塑膠跑道等。

因為堅持測評,魏文鋒被稱為“檢測界網紅”。前些天,一則魏文鋒的採訪視頻使得#杭州硬核老爸#上了微博熱搜榜。

“作為一個爸爸,我真的很想保護、教育好自己的女兒,我想像愚公移山一樣,遲早有一天能把女兒身邊用的東西都檢測一遍。”魏文鋒在接受記者採訪時說。

女兒的包書皮被檢出致癌物質

記者:你是如何發現“毒書包皮”的?

魏文鋒:我辭職下海後,2015年已經在另一家公司做了幾年老闆。上小學的女兒從學校領了一些新書,她讓我幫她包書皮,我準備用掛曆紙來包,她要用同學們都用的一種透明塑料包書皮。這種書包皮膠水味很重,十幾塊一包,沒有廠家信息、危害物質檢測報告。

我幹了十多年檢測,當時就懷疑有問題。就又在學校附近的商店買了幾款包書皮,花9500元拿到江蘇泰州國家精細化學品質量監督檢驗中心檢測。檢測結果是這7款塑料包書皮中,均發現了大量的危害兒童生殖健康的鄰苯二甲酸酯,其中2款還含有致癌的多環芳烴。女兒每天用手觸摸這些包書皮,不經意間這些有毒物質可能就進入了體內。

記者:發現“毒書包皮”後你做了什麼?

魏文鋒:我知道挑選更放心的產品,但是我不知道還有多少“看不見的化學危害”在侵害像我女兒一樣小的孩子,就想讓大家都知道這件事。我無法改變商家,那我就改變自己,我要跳出來做點事情,去解決這個社會問題,便通過電台曝光了這件事。

“毒包皮”被曝光後,我聯繫一些廠家用跟食品接觸的材料聚丙烯來做書包皮。到現在,發現市場上有很多企業也在用這種材料做書包皮了,其實這是評測最大的意義,就是推動行業的進步。

記者:為什麼又繼續干起了檢測?

魏文鋒:節目播出後,一些家長和粉絲就搜到了我的微信號。他們叫我“魏老爸”,支持我繼續檢測下去,有些人還問我他們的乳膠漆、桌墊有沒有問題等等。因為我是做檢測的,我也想幫到家長們一起保護孩子健康,所以一些常識性的東西我就不斷地給他們做科普、做檢測。

2015年,我辭了職,拿出100萬創立了檢測點,幫助家長們做檢測。

“毒包皮”曝光後,魏文峰受到央視新聞的關注。

做檢測,花光100萬後又眾籌203萬

記者:在檢測過程中,你和家長們都做過什麼?

魏文鋒:做檢測的費用很高,從幾千元到幾萬元不等,我投的100萬在2015年底時就已經快花光了,當時團隊面對散夥的危機。一些家長知道就著急了,有些家長比較有錢,要給我打錢,我覺得這樣不行,就想到了股權眾籌的方式。於是就通過眾籌平台從全國各地的112名家長那裡籌得了203萬元。我當時非常感動,有時候就感覺生活在童話里一樣。

有一個做檢測的實驗室老闆,他女兒那時才3歲,他知道這件事後非常的支持,聯繫我後對我說:“我們那裡有很多設備可以進行檢測,你過來可以免費測。”我特別感動,還去他那裡測了好幾個月,但是老這樣也不行,我就跟他說還是應該給錢,最後可以用最優惠的價格在他那裡檢測。

檢測結果出來後,我們都會在公眾號上等平台上公布檢測結果和檢測費用。有些人看到測樣品才花這麼點錢,就說我是個騙子。但這個事情又很難解釋,常人根本無法理解,實驗室老闆願意幫我,但他也有自己的客戶,我必須保密,我保密他們就會抓住這個把柄來中傷我。

記者:家長眾籌的這200多萬怎麼支配的?

魏文鋒:我花自己的錢比較大方,但是花家長們眾籌的錢時就很節約,檢測費那麼高,很快又會被用完。我就思考光花錢不造血的檢測之路走不長遠的,得想辦法自己賺錢。有人提議說消費1元看結果,我試了一下有人說我黑還被罵慘了,就馬上停了。

我也嘗試過眾籌檢測費,第一次報評時,籌到1萬多元,剛好滿足我們9千多元的檢測費,第二次我們檢測了鉛筆盒、橡皮,我們在鉛筆里檢測到磷粉和致癌物多環芳烴,但是這次眾籌不成功,之後眾籌的錢就越來越少,所以這條路也走不通。

會得罪品牌商,頭髮白得特別快

記者:你曾在視頻中說你發起一個“甲醛儀全國漂流活動”?

魏文鋒:2016年6月,我們的粉絲群里有家長問怎麼檢測家裡甲醛,我尋找到一款高精度甲醛檢測儀,要12500元一台,我買了一台,還有一家機構捐了兩台,於是我們發起了甲醛儀全國漂流活動。

我們把甲醛儀免費租借給家長們使用,不要協議,不用押金,壞了不用家長賠,採用絕對的信任來進行一次信任傳遞試驗。不過後來借的人越來越多,我們買的甲醛儀也越來越多,就通過付費和免費兩種渠道租借給家長使用,付費的不用排隊。這個項目所有的收入都用來買更多的甲醛檢測儀。截止今年1月1日已經累計檢測房間60942間,其中甲醛超標房間有26813間。

記者:你檢測過哪些東西?

魏文鋒:一些家長很關注學校的塑膠跑道是否安全。2016年前後,我們幫助全國20所學校檢測了跑道,其中有7所學校的塑膠跑道含有異味,經過檢測分析,異味是塑膠運動場揮發出一種神經毒性的物質二硫化碳。

當時我國制定的標準只規定了7種有毒物質。2018年,我國中小學塑膠跑道新國標正式實施,對18種有害物質做出了限定,其中就包括了二硫化碳。

我們還檢測了全國16個城市共計20所學校的校服。很多家長委託我們檢測了傢具、板材、地板甚至食品。現在已經檢測了過百個品類,近千個產品。

記者:你們檢測時參照標準是什麼?

魏文鋒:實際上我們檢測的很多產品,它能夠上市就說明它通過了相應標準。而我們會參考更高的標準,也會關注到一些目前的標準所沒有管轄到的地方。大家都知道,經濟在發展,產品在更迭,產品標準也應該與時俱進,那我覺得作為民間的一個檢測機構,我們需要查漏補缺。

記者:你有像你對外宣稱的那樣不打廣告嗎?

魏文鋒:一些商家找到我說想讓我幫忙做廣告,我當然不能接,我們要和商家保持距離。所以我們的店鋪成立時就立下三條原則。第一,我們的樣品要花錢送去權威實驗室檢測;第二,我們不打廣告,我們不寫軟文,不收廣告費,不拉廣告資助,跟廠家保持距離;第三,抽驗樣品我們也不讓廠家送,我們從市場自己買樣品。

不過我們做這些會得罪一些品牌商,他們打電話罵我、發律師函要告我,還找黑客攻擊我、惡意舉報我、惡性寫差評……我遭受過很多威脅,你們都不知道我頂著多大壓力。所以這兩年我的頭髮白得特別快,2015年拍視頻的時候頭髮大部分都還是黑的,現在兩邊都白了。但是,沒關係,看著女兒一天天健康地長大長高,什麼都值了。

記者:既然這樣做有風險,你堅持做下去的原因是什麼?

魏文鋒:我想,堅持一直做下去的原因,最主要的是我找到了自己的使命。大家來給我點贊,那種感覺特別好,會使我很快樂地活完下半生。

作為一個爸爸,我真的很想保護、教育好自己的女兒,我想像愚公移山一樣,遲早有一天能把女兒身邊用的東西都檢測一遍,也想通過自己的實際行動,為女兒做好榜樣,做一個對社會有用的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社會觀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