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兩會期間 上海兩名訪民中南海喝葯自殺

3月5日下午1時許,上海市訪民朱鐳和吳炳其訴冤無果,在中南海憤然喝葯自殺。圖為朱鐳在醫院救治,神志不清。(受訪者提供)

3月5日下午1時許,上海市訪民吳炳其和朱鐳在北京中南海訴冤無果,憤然喝葯自殺。朱鐳目前在醫院救治,神志不清,吳炳其情況不明。

6日上午近10時許,大紀元記者聯通了朱鐳的手機,她的丈夫張先生在電話中說,昨天晚上,他接到妻子喝葯自殺的消息,連夜坐飛機於今天凌晨1時趕到北京307醫院住院部,看到妻子躺在床上神志不清,時醒時昏迷,大夫說已經洗過胃。

對於5日下午發生的事情,張先生稱自己未得到任何消息,“我問什麼,她不清醒,說不清楚。叫也叫不醒,睜開眼看看,說話顛三倒四。”他說。

張先生說,警察一直派人在醫院病房內外看守。北京市公安局3男1女(便衣),將朱鐳的2個手機全部拿走,隨身背包翻了一遍。

下午4時許,西城分局長安街派出所警察到病房,開了一張“尋釁滋事”拘留單,讓夫妻倆簽字,張先生說:“我們都不簽字,他們說移交上海。”

“這個家,到現在搞成這個樣子,和諧社會體現在哪裡?法制社會體現在哪裡?我們無家可歸,走投無路。”張先生聲音有些哽咽。

據了解,張先生和妻子是上海閔行區吳涇鎮人,2008年1月5日,當地政府未出具任何手續,將其房子強行霸佔,至今12年過去了,他們未獲得任何賠償。全家流離失所,生活苦不堪言。

朱鐳說,他去當地動遷辦找過不下100次,當地官員讓他走法律程序,他相信了法律,走入司法程序,結果是,當初打官司的時候要講法律,官司是贏了,卻沒有下文了。

2015年8月底,被逼無路可走的情況下,朱鐳開始進京告狀,而得到的是9次被拘留和2次被關黑監獄。

張先生說,他的女兒學習非常好,讀的是上海頂尖的中學,中考試的時候,就因為家裡的事情影響到孩子,本應進到一流的高中,卻失之交臂,連老師都不能接受。現在高中老師說,孩子注意力總是分散,這說明家裡的事情對孩子影響很大。

他氣憤地說,十幾年來,他和妻子雖然走完了所有合法途徑,但至今問題仍沒有解決。“說是和諧社會,為人民服務,在我們家沒體現出來,贏了官司,得到是迫害。”“這個社會,我不知道我相信誰了,我只認我娘了,娘是親的。”

3月5日,另一名自殺的上海訪民吳炳其,目前情況不明,記者多次撥打其手機一直無人接聽。

據民生觀察網報導,吳炳其是上海青浦區人,其房屋被三級政府評審認定為危房,被當地政府無故沒收,吳炳其被迫走上上訪之路,期間多次遭當地“維穩”部門打壓迫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