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袁斌:李克強額頭上的汗珠

3月5日,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

3月5日,中共一年一度的全國人大開幕。李克強當天在大會上作政府工作報告。從央視直播上可以看到,李克強念報告時大汗淋漓,在近100分鐘的時間裡,數十次拿起桌上的毛巾擦汗,汗珠不停的從額頭冒出,還一度流進了眼鏡里。

板著指頭算一下,這是李克強當總理後第六次作政府工作報告了。前五次作報告,都不曾見他有過這樣大汗淋漓的景象。那麼為何今年作報告時,額頭上竟會有汗珠不停的冒出,以至於還一度流進了眼鏡里呢?

是因為會場里的氣溫太高了嗎?不可能!是凡舉行這種最高級別的會議,當局都會將其當做政治任務,令會場所在地事前對各項事宜做好精心準備,做到萬無一失。更何況兩會也不是今年第一次開,已經開了幾十年了,包括會場氣溫調節這種細節工作人員應該說早已熟門熟路,絕對不可能出差錯。退一步說,即使會場內氣溫高了些,李克強作報告時感到熱了,也不至於熱到大汗淋漓,數十次拿起毛巾擦汗的地步吧?

我敢肯定,李克強這回的大汗淋漓一定另有原因,這種極其罕見的現象其實是他內心積聚的壓力與焦慮的一種身體反映!而且,我還敢肯定,這也不是一般的壓力與焦慮,而是極為嚴重的壓力與焦慮。當然,它們絕非來自於李克強的個人生活,不是因為他的個人生活出了什麼問題,而是當下中國經濟和社會積聚的巨大壓力與焦慮傳導到作為中國經濟大管家的他這的結果!這一點,只要仔細閱讀李克強所作的政府工作報告自然不難明白。

儘管從字面上看,今年的政府工作報告一如往年充滿了冠冕堂皇的字眼和腔調,但字裡行間仍清晰可見中國經濟和社會面臨巨大風險的蛛絲馬跡。

報告坦承,目前“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加,外部輸入性風險上升,國內經濟下行壓力加大”,“實體經濟困難較多,民營和小微企業融資難、融資貴問題尚未有效緩解”,“金融等領域風險隱患依然不少”。針對這種情況李克強強調,今年發展面臨更複雜更嚴峻的環境,可預料和難以預料的風險更多更大,要做好打硬仗的充分準備。什麼叫做好打硬仗的充分準備?熟悉官方語言的人都知道,這充分說明環境已更複雜更嚴峻到何等地步,風險又更多更大到什麼程度。為此,中共已將今年的經濟增長目標調低到6%至6.5%,這是中共將近30年來經濟增長目標定得最低的一次。

報告再次強調當局去年提出的“六穩”,並稱要避免發生“系統性、區域性風險”,也要平衡好“穩增長與防風險的關係”,把握好防控風險的“節奏和力度”,避免產生“新的風險隱患”。

據港媒統計,報告中總共24次提及“風險”一詞。除風險外,報告更迂迴的提到了“危機”二字。比如:國際形勢複雜多變,要保持戰略定力,“敢於應對挑戰,善於‘化危為機’”。縱觀整個報告全文,避免經濟崩潰進而動搖統治的“防風險”意識可謂貫穿始終。

鑒於中共一貫作假的經濟數據,外界估計中國經濟面臨的風險和危機比李克強在報告中披露的要嚴重很多。而在中共這種極權體制下,經濟風險本身就意味著政治風險。身處中共金字塔頂尖的李克強怎能不憂心忡忡,額頭冒汗呢?

正如政論家林保華分析的那樣,2019年中共正處在火山口上,經濟下行加上美中貿易戰,可能爆發金融危機;極左路線可能引發內鬥、政變;擴張政策造成國際孤立,可能引發美中軍事衝突,且造成中共政局動蕩。

有道是一滴水可以映出大海。透過李克強額上的汗珠,我們看到的不正是習近平口中“難以想像的驚濤駭浪”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