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華為起訴美政府 美資深參議員:Good...

北京時間周四(3月7日)上午,華為宣布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指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的法案條款違憲。美國資深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cro Rubio)回應說,很好,已經等不及曝光華為如何幫助中共政府的行徑了。

華為起訴美國政府恐怕很難奏效。美國韋恩州立大學的法學教授、前聯邦檢察官彼得‧亨寧(Peter Henning)說:“我看不出美國聯邦政府會後退。”圖為深圳華為。

北京時間周四(3月7日)上午,華為宣布對美國政府提起訴訟,指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的法案條款違憲。美國資深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cro Rubio)回應說,很好,已經等不及曝光華為如何幫助中共政府的行徑了。

華為起訴書宣稱,美國(國會2018年通過的)《2019年國防授權法》中第889條在沒有經過任何行政或司法程序的情況下,禁止所有美國政府機構從華為購買設備和服務,這違背了美國憲法中剝奪公權法案條款、正當法律程序條款。

佛州參議員盧比奧周四發推說:“華為起訴美國政府?好。等不及讓全世界看看,它們(華為)如何採用偷竊和間諜(手段),幫助#China(中共)政府作弊了。

諷刺的是,中國公司在美國可以使用法律程序,美國公司卻不能在中國使用(法律程序)。”盧比奧說。

阿肯色州參議員湯姆‧科頓(Tom Cotton)發推說:“@Huawei(華為)是中國共產黨的一個部門,威脅著所有美國人的安全和隱私。現在@Huawei正在起訴我去年提出的國防法案修正案,以阻止它們(華為)退出美國市場。”

美國務院重申對華為立場

美國國務院周四拒絕就記者提問此事發表評論,但重申對華為立場。國務院表示表示,政府主張網路安全,不受外國政府不當影響。

國務院發言人羅伯特•帕拉迪諾(Robert Palladino)在新聞發布會上說:“關於訴訟,我對此沒有任何評論,因為它正在等待審理。”

他補充,美國提倡安全的電信網路和供應鏈,供應鏈應不應受到被外國政府控制供應商的影響,否則可能會帶來未經授權的訪問和惡意網路活動的風險。“因為我們相信,在做出採購這些技術的決定之前,必須嚴格審議這些供應商所帶來的風險,它們受制於與我們價值觀不同的外國政府的法外或無節制的行為。”

帕拉迪諾還表示:“因此,我們正在定期與我們的盟友和我們的合作夥伴合作,向他們提供信息,幫助他們評估風險,保持警惕,以便他們能夠保護自己的系統並保護自己的人。這是我們所從事的事情,這是每個國家必須為自己做出的決定。”

專家:國會有合理理由對華為採取行動

路透社報導,McCarter&English的政府合同律師富蘭克林‧特納(Franklin Turner)表示,華為發起的這起訴訟“這場官司將非常艱難,因為(美國)國會擁有保護我們免受國家安全威脅的廣泛權力”。

華盛頓郵報》報導,霍夫斯特拉大學(Hofstra University)憲法法教授朱利安‧庫(Julian Ku)表示,華為的訴訟與俄羅斯網路安全公司卡巴斯基實驗室的訴訟類似,後者同樣被國會禁止,國會擔心它會幫助莫斯科監視美國。卡巴斯基試圖用和華為類似的論點推翻禁令。

卡巴斯基在哥倫比亞特區的地區和上訴法院都失敗了,法官裁定這些禁令具有防禦意識,而不是懲罰性的。

庫表示,聯邦法官需要考慮《2019年國防授權法》中第889條對華為的禁令,是否侵犯華為的基本權利。但與美國政府做生意不能被視為是(華為擁有的)一項基本權利,國會有合理理由對華為採取行動(指禁令)。

彭博新聞星期四也援引專家的話說,華為起訴美國政府恐怕很難奏效。美國韋恩州立大學的法學教授、前聯邦檢察官彼得‧亨寧(Peter Henning)說:“我看不出美國聯邦政府會後退。”

國會對華為與北京政府關係密切表示擔憂

盧比奧還表示:“美國必須保持警惕,防止像華為這樣的中國國有電信公司破壞和危及關鍵的美國系統和基礎設施。”

他說:“這就是為什麼最近國會在我們的憲法授權範圍內採取行動,阻止華為進入我們的電信設備市場,原因是擔心該公司與中國(中共)的情報部門有聯繫。”

美國國會議員、政府和情報官員們普遍認為,華為的設備可以被中共當局用來收集情報。中共國家情報法第七條規定,任何組織和公民都應當依法支持、協助和配合國家情報工作。

一些國會議員對華為與北京政府關係密切表示擔憂,威斯康星州共和黨議員邁克·加拉格(Mike Gallagher)告訴美國之音,“(你需要)意識到像華為和中興這樣的公司是中國共產黨的全資子公司,因此我們對它們能夠在多大程度上滲透我們國內產業抱有很大擔憂。”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蘇靜好綜合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