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北美新聞 > 正文

川普前律師科恩曾尋求總統赦免 與其國會證詞不符

川普總統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的律師3月6日披露,在去年春天聯邦調查局(FBI)搜查了科恩的家後不久,科恩曾要求自己的律師聯絡川普總統的律師,尋求特赦。這點與科恩上周在聯邦眾議院作證時的證詞不符。

2019年3月6日,科恩在國會山。川普總統的前律師科恩(Michael Cohen)的律師戴維斯(Lanny Davis)3月6日(周3)披露,在去年春天聯邦調查局(FBI)搜查了科恩的家、辦公室和旅館等地後不久,科恩曾要求自己的律師聯絡川普總統的律師,尋求特赦。這點與科恩上周在聯邦眾議院作證時的證詞不符。

科恩在上周的國會作證時曾明確表示,自己從未要求總統赦免,也不會接受赦免。但戴維斯說,在2018年4月,FBI搜查他家後幾個月之內,科恩曾“指示他的律師與總統的律師,包括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探討獲得總統赦免的可能性”。“他(科恩)形容與總統的律師關於特赦的探討‘懸而未決’。”戴維斯說。

華爾街日報的報道,科恩當時的律師瑞恩(Stephen Ryan)曾聯絡川普總統的私人律師塞庫洛(Jay Sekulow)、朱利亞尼(Rudy Giuliani)和韓頓(Joanna Hendon),探討獲得總統赦免的可能,總統的律師們認為赦免這個想法不可行。

朱利亞尼在本周表示,總是有些律師為總統赦免找到他,他總是告訴他們“總統現在不會考慮任何赦免,誰都不應認為他(總統)會考慮。”他還會告訴那些律師,“至於將來發生什麼,那是總統的特權。”朱利亞尼沒有確認是否科恩的律師找過他,但他說“我估計(那些律師中)有代表科恩來探討赦免的。”

華爾街日報說,赦免討論發生在科恩當時的律師瑞恩與總統的律師一起工作期間。當時FBI搜到的一些文件涉及科恩的客戶隱私權,這些律師在釐清哪些屬於客戶隱私權保護的內容。之後,科恩公開與川普分手,華爾街日報稱:科恩離開了與川普總統達成的防守聯盟。科恩僱傭了戴維斯直到現在,戴維斯據悉是希拉里陣營的律師。之後科恩便積極配合曼哈頓的聯邦檢察官調查川普集團,還積極配合特別檢察官穆勒(Robert Mueller)調查通俄門案。

3月6日,戴維斯律師告訴記者“2018年7月2日後,科恩先生授權我以他律師的身份公告大家:科恩先生不會接受川普總統的赦免,即便是總統主動提出。現在依然如此”。“他在國會的證詞是真實的,且與他在離開聯合防守聯盟後的許諾‘說真話’相一致。”

2018年8月,科恩就8項指控認罪。其中包括兩項競選財務違法。11月科恩承認第9項罪:在國會作證時撒謊。12月,科恩被判入獄3年,從2019年5月6日開始服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希望之聲記者季雲綜合編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北美新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