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李怡:這首「神曲」聽來很像文革時代歌曲

——假私濟公

「神曲」已經上了YouTube,聽來很像文革時代的歌曲。文革的特點之一,就是利用少不更事的少年兒童去執行大人的政治任務。大陸有網民說:一群從未用過(至少是少用)手機的中國小孩唱好華為,讓他想起他7歲的時候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要把敵人消滅乾凈」。他們唱歌時不懂得什麼是共產主義,誰是敵人。這種出於政治目的叫孩子為他們不懂的事頌歌,等於把孩子的純真葬送掉。

二月底大陸網上傳遍一段影片:一群年齡不超過10歲的兒童,唱一首叫《華為美》的歌。歌詞如下:“天下手機誰最美,大家都說是華為;/電池耐用形色好,中國晶片最珍貴;/華為好呀華為美,華為給我增智慧;/老師教我愛祖國,國產手機愛華為。”

演唱者是珠海的“周丹少兒聲樂教室”的兒童,字幕顯示其中有來自香港和澳門的孩子。孩子身上都穿著“中國China”T恤。

華為拚命強調沒有政府背景、是以私人企業身份爭奪全球市場,而美國則帶頭以安全理由抵制華為,此時這首大陸網民稱為“神曲”的作品出現與廣傳,使華為很難再洗清自己與中國政府、黨以至軍方的關係了。

作詞者李幼容是總政歌舞團詞作家,另一作詞者臧思佳是全國公安文學藝術聯合會的作詞人;作曲者鄭冷橫,是享受政府特殊津貼的專家,因對國家“精神文化”的貢獻而獲獎無數。這些國家級人物按理不會為私人企業的產品作詞編曲。

“神曲”已經上了YouTube,聽來很像文革時代的歌曲。文革的特點之一,就是利用少不更事的少年兒童去執行大人的政治任務。大陸有網民說:一群從未用過(至少是少用)手機的中國小孩唱好華為,讓他想起他7歲的時候高唱“我們是共產主義的接班人,要把敵人消滅乾凈”。他們唱歌時不懂得什麼是共產主義,誰是敵人。這種出於政治目的叫孩子為他們不懂的事頌歌,等於把孩子的純真葬送掉。

《華為美》的宣傳,是把“愛祖國”同使用華為手機捆綁在一起。換句話說,不用華為就不愛國。

儘管有些愛國人士強調他們愛國不等於愛黨。但中國是黨國不分的,而且官方也承認這一點。2014年9月初,《環球時報》的社評說,“必須抵制把愛國、愛黨對立起來”的觀念,並引一位教授的話:“我們主張愛中國就要愛中國共產黨,愛中國的關鍵是要愛黨”。

在修改中共黨章和中國憲法後,愛國愛黨就要“自覺擁護”終身制的黨總書記兼國家主席。因此,用華為等於愛國,愛國必須愛黨,愛國愛黨就等於要愛一個人。這是老師教的,全國人民必須依從。

愛國當然要遵從新修訂的《國家情報法》,上面寫明,“國家情報機構可以要求有關機關、組織和公民提供必要的支持、協助和配合”。法國廣播公司報道,華為高級副總裁陳黎芳前年4月20日有一個講話,指中國在科技水平上與美國仍然相差很遠,中國“只能依靠隱蔽戰線同志們冒險”獲取美國某些禁運技術,尤其一些軍品級別的電子設備和技術。

力爭國際市場的華為,很快被網民提醒這首神曲實在是“幫倒忙”,於是連忙在官方微博上表示,“這部作品是在華為不知情、未參與的情況下,由網友自發創作”的。發布影片的周丹也表態說,這首歌只是公益行為,不求回報只為表達心聲。

華為明明說是私企,為私企產品宣傳,如何是“公益”呢?莫非是假公濟私?但從中國黨政對華為在國際上的遭遇如此“肉緊”來看,華為公私難辨,頗有假私(企)濟公(黨國)之嫌。那麼,周丹所做就是公益矣。按說,如此假私濟公,不會沒有回報。但如果做出來是反效果,會不會得到反回報就難說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