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夫妻離婚前的最後一餐

一對結婚十年的夫妻,在離婚前,決定共享最後一次晚餐

一對結婚10年的夫妻,丈夫在妻子身上已感受不到任何情趣,只覺得自己是在盡枯燥的義務。加上公司新來一個熱情的年輕女孩,對他展開熱烈追求,他開始對妻子感到厭煩,在年輕女孩身上看見自己期盼的第二春。

在深思熟慮後,他決定和妻子攤牌離婚,麻木的妻子也答應了,決定好聚好散。

談妥後,因為天色已晚,他邀妻子一塊去用餐。妻子想起最近新開一間《離婚酒店》,專門讓離婚夫妻共度最後一次晚餐,便提議前往。

由於兩人不知該點什麼菜,互相推託幾次後,服務小姐說話了:“打擾兩位,我們酒店有個規矩:丈夫的菜由妻子點,妻子的菜由丈夫點,這叫《最後的記憶》。”

有了頭緒,妻子迅速點了丈夫平時最愛吃的幾道菜,還順便提醒不要加蔥、姜、蒜,因為丈夫不喜歡吃;丈夫則愣在當場,結婚10年,他居然連一道老婆愛吃的菜都說不上來。

“就這些吧,我們兩人都愛吃。”妻子趕忙打個圓場。

服務小姐笑了,“其實來這的夫妻,也沒啥胃口吃飯,不然這些菜就算了。飲料至少比較好入喉,不如點我們酒店精心為你們準備的飲料,喝過的都讚不絕口。”兩人聽完後,接受了服務小姐的建議。

很快的,服務小姐送來兩杯飲料:一杯一片淡藍,全是冰渣;另一杯色澤紅潤,冒著熱氣。

“這飲料叫《一半是火焰,一半是海水》,二位請慢用。”服務小姐介紹完就離開包廂。

少了服務小姐,兩人一下不知該說什麼。只是這尷尬的氣氛也沒持續太久,服務小姐再次敲門入內,盤裡托著一枝艷紅玫瑰,“先生,您還記得第一次送花給太太的情景嗎?現在一切都將結束,夫妻當不成,至少好聚好散還能做朋友。您就再送一次玫瑰,慰勞太太這些年來的辛勞吧。”

太太望著托盤的美麗玫瑰,想起丈夫初次送花的情景:當時他們一無所有,來到這個陌生的城市奮鬥,兩人白天辛勤工作,忙到三更半夜才能回到窄小的屋子相聚。當時的日子很苦很苦,卻很幸福很幸福。而在這城市共度的第一個情人節,丈夫送的玫瑰令自己潸然淚下,感動不已。只是過了10年,兩人早已不愁吃穿,毋需為生活奔波勞碌,卻走上了分離的命運。

往昔景物依舊,而今人事已非。說不出話的妻子,只能熱淚盈眶的擺了擺手,示意丈夫不用送了。

對面的丈夫,看著玫瑰,想起自己已經很久很久沒有送妻子玫瑰花了,或許五六年,或許更久。他同樣擺了擺手,示意要將這朵玫瑰花送給妻子。

服務小姐見狀,機伶的拿起玫瑰,迅速撕成兩半,分別扔進兩人的飲料杯中,沒想到玫瑰居然迅速溶解在飲料中。

“這是我們酒店用糯米特製的紅玫瑰,也是今晚的第三道菜《消逝的過往》,兩位請慢用。”服務小姐說完就轉身走了出去。

丈夫這時握住妻子的手,哽咽的說不出話來。妻子想擺脫,卻發現手怎麼也抽不出來,便放棄這念頭。兩人就這樣靜靜對望,口中沒有隻字片語,眼神卻充滿了千言萬語。

這時“啪!”一聲,包廂的燈隨即熄滅,取而代之的,是警鈴大作,以及一股燒焦味道。兩人緊張的站了起來。

“失火了,請大家趕快從安全通道離開!”外面有人大喊。

看著面露驚恐的妻子,丈夫摟著妻子安慰道:“別怕!有我在,我們趕快離開這兒!”

只是一打開包廂的門,卻發現外面燈光依舊,也沒有煙味,似乎什麼事也沒發生。

這時服務小姐走過來,“對不起,讓兩位受驚了。剛才這是我們準備的第四道菜《選擇》,兩位可以再回到包廂,保證絕對安全。”

兩人回到明亮的包廂,丈夫感慨良多:“算了,我們還是別離了!”

“嗯!”內心激動的妻子只能簡單附和。

在丈夫要求買單後,服務小姐走了進來,“這是兩位的帳單,也是本店附贈的最後一道菜《人生的帳單》,請兩位好好保存。”說完就又走了出去。

丈夫看了一會兒帳單後,流下了眼淚,然後把帳單遞給納悶的妻子。

妻子打開帳單,只見上面寫著:

一個溫暖的家;

兩隻操勞的手;

三更不熄等您歸家的燈;

四季注意身體的叮囑;

無微不至的關懷;

六旬婆母的微笑;

起早貪黑對孩子的照顧;

八方維護您的威信;

九下廚房只為您愛吃的菜;

十年為您逝去的青春……

這就是您的妻子。

淚流不止的妻子,也打開自己的帳單,端詳一會就遞給丈夫。上面寫著:

一個男人的責任;

兩肩挑起的重擔;

三更半夜的勞累;

四處奔波的匆忙;

無法傾訴的委屈;

留在臉上的滄桑;

七姑八姨的義務;

八上八下的波折;

九優一疵的凡人;

時時顧家的真情……

這就是您的丈夫。

兩人抱在一塊,痛哭了一陣子後,便跟酒店經理道謝,然後並肩攜手回家。

而酒店的經理,則與服務小姐帶著笑容在門口望著這對夫妻的背影。

“真可惜,看來咱離婚酒店又少了二位顧客!你說是嗎?老婆!”經理打趣完,牽著服務小姐的手,兩人幸福洋溢的走進店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