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精神的力量:相信藏傳佛教定能長久搏擊共產暴政

——後達賴喇嘛時代藏人如何繼承流亡中的自在

藏人的佛教信仰會讓他們快速地從挫折與傷痛中復原。「佛教告訴我們人生無常,這也是達賴喇嘛一直教導我們的」。只要藏傳佛教繼續在世界上傳播,藏人就有發聲的機會。達瓦才仁強調,「我們跟中共不能比政治、軍事力量,但精神的力量,我們相信絕對可以一搏」。

西藏流亡政府2011年完成首次行政首長普選。原屬達賴喇嘛(左)的政治權責,完全交卸給洛桑桑蓋(右),終結第5世達賴喇嘛以來政教合一的體制。

歷經60年的歲月,第14世達賴喇嘛已是流亡藏人最重要依怙。不過,國內學者與藏人駐台代表都認為,達賴喇嘛所推動的民主化運動,才是讓流亡藏人未來能長遠生存的關鍵。

對於流亡藏人的社會樣態,曾任達賴喇嘛譯者的前台灣西藏交流基金會副秘書長翁仕傑,日前接受中央社記者訪問時分析,過去西藏社會確實存在貴族、平民的階級之分,但在流亡之後,「落難貴族跟平民之間早已沒有區隔,一切都得重頭來」,階級也隨之打破。

翁仕傑指出,過去西藏社會屬於「神權國家」,這也成為中共攻訐的要素。因此,達賴喇嘛早已意識到「民主轉型」對藏人社會長治久安的必要性。

因此在1959年流亡印度後,達賴喇嘛開始著手推動民主化,包括籌組藏人行政中央、設置議會、選舉等,並在2011年卸除所有政治權力。

他分析,達賴喇嘛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藏人社會在他圓寂後,仍能維持穩定運作所做的準備工作,「如今也可以看見成效」。像是出身一般的藏人能因為受教育,經過考試或選舉而擔任公職,這便代表流亡藏人社會運作已朝向制度化發展。

達賴喇嘛西藏宗教基金會董事長達瓦才仁則認為,流亡對於藏人而言,未必全是壞事。「過去的西藏,每個教派、地區都有很多對立,但因為流亡,才讓我們知道,如果再不團結,就會滅亡」。

但外界擔心,達賴喇嘛如今已年逾8旬,一旦圓寂,勢必對藏人社會產生衝擊。對此,達瓦才仁坦言,「國際關注度下降、話語權減弱,這些影響,我相信肯定會有的」。

不過他認為,藏人的佛教信仰會讓他們快速地從挫折與傷痛中復原。「佛教告訴我們人生無常,這也是達賴喇嘛一直教導我們的」。只要藏傳佛教繼續在世界上傳播,藏人就有發聲的機會。

達瓦才仁強調,「我們跟中共不能比政治、軍事力量,但精神的力量,我們相信絕對可以一搏」。

國立交通大學族群與文化研究所教授潘美玲是國內少數長期研究流亡藏人社會、經濟議題的學者。她指出,如今海外流亡藏人的經濟條件漸豐,子女也能在歐美取得良好學歷,擁有良好的社經地位,這些人未來會是藏人在國際發聲的主力軍。

潘美玲並以這次加拿大多倫多大學士嘉堡分校選出藏裔學生會長拉莫(Chemi Lhamo)為例表示,有越來越多的藏人青年能在外國大學環境展現優秀的能力。不過,有趣且諷刺的是,讓這些藏人獲得世界關注的主因,竟是中共的打壓行動。

她說,中共越想透過國際行動、輿論打壓藏人,反而更凸顯他們的不自信與蠻橫,「就是因為這樣,才會有越來越多人選擇聲援西藏」。所以,只要中共繼續打壓,藏人的聲音便不會止息,反而會越來越大,引起更多關注。

流亡藏人2011年舉行噶倫赤巴(行政首長)大選,1名婦人在達賴喇嘛駐錫地大乘法苑投下神聖1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中央社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