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共產共妻不是空穴來風 確有其事

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這個城市布爾什維克組織的內政委員波羅斯登給「公有化」女人的尋求者(即要求強姦婦女的革命者)簽署許可證,當地其他布爾什維克的頭頭也發放這樣的許可證。波羅斯登給他的一名助手一張這樣的許可證,該助手就憑此證「公有化」(強姦)了十個姑娘。

俄國在1917年的十月革命初期,布爾什維克在各大城市裡就已經實行了共妻制度,規定了不同級別的幹部們能享用女子的數量。但讓人感到震驚的是,布爾什維克在十月革命後,建立了社會主義政權,居然也實施共妻制度。

上個世紀90年代初,輝煌一時的蘇聯解體,大量蘇聯共產黨領袖們的私生活秘密以及革命歷史上確實存在的共妻現象相繼曝光。據十月革命史料顯示,在當時,十五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性公有化”,革命者可行使此權利,即可向革命機關申請許可證。布爾什維克憑證可以“公有化”十個姑娘(註:即與十個姑娘發生性關係,近乎強姦)。

俄羅斯《祖國》雜誌對俄共初期的共妻現象曾有全面揭露:在布爾什維克控制的地區,有“公有化”資產階級婦女的行為。當地布爾什維克組織在蘇維埃消息報公布命令並在大街上張貼:“十六至二十五歲的婦女必須接受公有化。革命者如果需要行使這個命令給予的權利,可向相應的革命機關說明。”

在城市公園的一次圍獵行動中,四個姑娘當場就被強姦,有二十五個被送往波羅斯登的司令部,另有一些被送往布爾什維克佔據的旅店,悉數被強姦。一些女孩的命運很悲慘,她們被折磨後被殺害,屍體扔進河裡。一個五年級(小學)的女生連續十二個晝夜被蘇聯紅軍輪姦,然後被綁在樹上,用火折磨她。她最終被槍殺。

曾有俄羅斯雜誌報道稱,當時中學生賣淫現象嚴重,世界著名社會學家沙樂金在1920年寫道:共青團在少年的賣淫事業中起了極大的作用,在俱樂部招牌下,每一個學校都設立了賣淫場所。對位於聖彼得堡附近沙皇村兩所中學所作的調查發現,所有的孩子都有性病。少女參與色情商業交易,介入了有權勢革命者的私生活。

(評:為什麼十月革命後,婦女少女賣淫成風?生活所迫!由於列寧實行戰時共產主義,全國陷入前所未有的大饑荒。)

十月革命戰爭期間,布爾什維克成立了收容流離失所的孩子的專門機構。安排體檢後出現一個數據:86.7%的女孩已不是處女,而她們都不滿十六歲。

1918年3月,葉卡捷琳娜堡公有化婦女的行為達到登峰造極的程度。這個城市布爾什維克組織的內政委員波羅斯登給“公有化”女人的尋求者(即要求強姦婦女的革命者)簽署許可證,當地其他布爾什維克的頭頭也發放這樣的許可證。波羅斯登給他的一名助手一張這樣的許可證,該助手就憑此證“公有化”(強姦)了十個姑娘。以下是這類許可證之一:

持有這分文件的卡馬謝夫同志,有權在葉卡捷林琳娜堡公有化十個十六至二十歲的姑娘。卡馬謝夫同志可任意挑選看中的姑娘,被選中者不得違抗。

北高加索蘇維埃共和國革命軍總司令部(加蓋公章)

許可證簽署人:總司令伊華謝夫

史學家指出:在共產理論中,不僅財產公有,而且寫明了家庭必將消亡、一夫一妻制是私有制的產物。共產制度,就是要消滅建築在私有制上的婚姻和家庭。但布爾什維克革命不僅僅限於搶掠財產和屠殺,它還破壞了人類道德價值的所有準則。

布爾什維克革命成功後,伴隨著財產公有化的,還有性資源“公有化”,直譯應為“社會化”,和俄文原文對應的英文詞,是socialization。革命者性的全面解放,其實有兩方面:革命者倡導並且實踐性革命:非革命者的性資源被強行“公有化”,即被強姦。

女革命家克朗黛在她發表的小冊子中寫道:“出於工人階級利益要求的性道德,是工人階級社會鬥爭的工具,並為這個鬥爭服務”(克朗黛:《家庭與共產主義國家》1920年)。

在蘇聯歷史上,性革命的典型表現是領袖們的私生活,如托洛茨基、布哈林、安東諾夫、克朗黛。他們的私生活,像狗的交配一樣隨便。中、低層的革命者,在這方面也不甘落在他們領袖的後頭,曾有歷史學家這樣評說,普通革命者也有好多個情人,革命者隨意強姦沒有護衛力量的婦女。

(評:為什麼蘇聯很快就停止了革命者對婦女“公有化”?這是因為會給革命隊伍中的基層成員有空子可鑽,不利於維護革命隊伍中領導者對性需求的特權。

黃俄引進馬教與蘇維埃制度,在佔領區及蘇區,只推行共產而否定共妻。這在一開始就堵塞了下級成員的性需求,在贛南蘇區及陝北蘇區,大量的戰士和基層幹部是光棍漢,而高級幹部皆不缺老婆,並且時興喜新厭舊。最典型的當然是毛、劉等人。

坐天下後,老幹部紛紛拋棄糟糠妻而娶城市的知識女性,掀起中國有史以來第一次大規模離婚高潮。一對一,顯然不能滿足某些人的需求,太祖甘為楷模,文工團養了一批年輕漂亮的姑娘為太祖及首長們服務。因此,天朝雖無“公有化”的口號,卻有“公有化”之實。

當下,官員各顯神通,紛紛包二奶、養小蜜。比如河南開封前組織部長李森林與許多下級官員共享其妻,還收藏三百個情婦之陰毛,準備製作貢女陰毫筆。前廣州市花都區區委書記潘瀟,養了五個絕色的空姐,一個給一千多萬公帑。

當然,有不少女人甘願“公有化”,比如好些個唱歌的明星。又比如一個叫李薇的女人,與十多個高官有染,被譽為“公共情婦”。

這一點與前蘇聯一樣,官越大,越性福!)

(來源:銜橄欖枝的飛鴿;點評:祝春亭)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