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陳思敏:俄羅斯電信商認罰與華為佔俄市場

值得注意的一個案情細節,俄羅斯這兩家電信商因行賄烏茲別克官員而取得當地電信業務的期間,MTS公司是在2004到2012年間,VimpelCom是在2006年至2012年。而相關案件慣例,花費巨款行賄,往往會以壓縮各種成本來抵銷,如選擇低價供應商等。這也讓人注意到,在此期間兩家公司合作不淺的設備商是華為。

外媒日前報導,美國證券交易委員會(SEC)表示,俄羅斯電信公司MTS(Mobile TeleSystems PJSC)已認罪並同意支付8.5億美元,以了結美國司法部的行賄指控。

據SEC稱,MTS烏茲別克子公司通過行賄烏茲別克官員、烏茲別克已故總統卡立莫夫(Islam Karimov)的近親,藉此在2004年到2012年間取得烏茲別克電信業務,運營8年期間收入超過24億美元。MTS賄款是通過空殼公司,並在賬面上隱瞞了這些付款,偽裝成收購成本、期權付款、收購監管資產和慈善捐款等科目。

公開報導顯示,總部設於莫斯科的MTS是俄羅斯最大移動通信公司,也是美國當局提起的俄電信商涉及在烏茲別克電信市場行賄的第二案,第一案的被告則是VimpelCom公司。

而曾是俄羅斯第二大通信商的VimpelCom隸屬俄Alfa集團。據2016年報導,VimpelCom同意支付8.35億美元的罰款,以此和解美國和荷蘭當局的腐敗指控。(VimpelCom於2010年與挪威一家通信企業合併,註冊地改在荷蘭,又於2017年改為現名VEON,最大股東仍是Alfa麾下公司)。根據指控,VimpelCom在2006年和2012年,支付烏茲別克前總統卡立莫夫一名近親巨額款項,以換取行動電話的執照和頻道。

兩家俄羅斯的企業在烏茲別克行賄,由美國政府來反貪腐,原因是MTS和VimpelCom都在美國上市,MTS在紐約證交所掛牌,VimpelCom於2013年從紐交所轉板納斯達克,兩家公司不僅違反了美國《證券法》,還觸犯了《反海外腐敗法》。

美國《反海外腐敗法》作為全球第一部,明訂其規範的對象向外國政府官員行賄手段取得生意是不道德的,並防止規範對象濫用美國體系(包括金融、電匯或通訊網路等)的便利,在他國延伸貪腐文化。

報導稱美國證交會在MTS一案上表示,總體而言,這些腐敗調查和懲罰行動導致美國和外國機構挽回了26億美元的經濟損失。不僅經濟損失,美國證交會執法部門官員說,在賄賂的基礎上建立業務使得企業和美國投資者的利益受到腐敗官員的支配。這裡讓人清楚看到,美國證交會對美國上市公司的嚴格執法,以及對美國投資者的權益保護。

值得注意的一個案情細節,俄羅斯這兩家電信商因行賄烏茲別克官員而取得當地電信業務的期間,MTS公司是在2004到2012年間,VimpelCom是在2006年至2012年。而相關案件慣例,花費巨款行賄,往往會以壓縮各種成本來抵銷,如選擇低價供應商等。這也讓人注意到,在此期間兩家公司合作不淺的設備商是華為。

公開信息顯示,2004年,華為建設獨聯體第一個NGN商用網路。2006年,VimpelCom授予華為WCDMA╱GSM商用合同,而在此之前,VimpelCom已採用華為設備方案應用於俄羅斯、烏茲別克等多個國家的移動網路。2007年,華為幫助MTS實現獨聯體第一個3G通話。2008年,華為贏得MTS在烏茲別克3G訂單。2009年,華為攜手MTS在烏茲別克部署獨聯體首個LTE網路。2010年,MTS在烏茲別克推出4G商用網路,由華為提供相關設備,等等。

俄媒《生意人報》曾報導,在俄羅斯電信設備市場,本國電信設備商的份額只有6%-8%,也就是外商佔比達92%-94%,而這其中的9成為中資企業,又其中絕大部分市場份額由華為、中興佔有。以華為為首的中企幾乎壟斷了整個,讓俄羅斯市場俄羅斯本國公司深感威脅與不滿。

據俄媒去年(2018)報導,俄羅斯通信系統開發商T8已聯合了Eltex、Mikran合組一家名為TELMI的聯盟,建議俄國政府拿出一定的配額強制採購本土設備,他們還要求政府對華為等公司進行強制標記,並禁止中間商進口這些公司設備。

不只是佔據電信設備市場,華為在俄羅斯還被指侵略IT人力市場。俄媒《公報》曾以“中國通信巨頭強勢進入俄市場,俄公司抱怨華為獵取俄人力資源”為題報導,T8公司指控華為俄羅斯分公司展開了從其他俄電信公司招募優秀人才的“侵略性行動”。如2012年末起,T8員工陸續收到華為邀請加盟的電話或電郵,華為並許諾工資比T8要高1.5至2倍。與此同時,華為實施“獎勵推薦”計劃,推薦一名副博士可獲37,500盧布,推薦正博士可獲60,000盧布獎勵。T8公司表示,華為此舉已對獲得俄通信部支援的DWDM研發專案和俄政府機關特別專案的落實構成威脅。T8公司總經理Vladimir Treshchikov在接受《公報》報採訪時說,華為得到了中(共)國政府的補貼,而俄羅斯公司則沒有。

大陸媒體也曾報導過華為開拓海外市場的一個縮影,是1996年華為正式進軍俄羅斯,而該報導的評語是,“與在國內尋求政府助力一樣,華為在國際化過程中也借力中(共)國外交力量”。所以華為自始自終怎麼能夠說清和撇清與中共黨政軍的關係。

俄羅斯政府最終會不會對華為入侵俄電信市場也採取限制措施,目前還是未知數。但對於華為孟晚舟案,普京有表態。去年底的俄羅斯年度大型記者會上,當普京被問到孟晚舟案時,他強調:“如果有人違反俄羅斯法律,我們就會對此作出反應。但俄羅斯永遠不會抓扣無辜的人來把他當作一種交換條件。”外界多解讀,這是普京在暗諷中共在孟案後扣押了加拿大三公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