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軍政 > 正文

千億礦權案原告失蹤 美媒:中共想抹去這個故事

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原告趙發琦為了維護自己合法取得的煤炭勘探權,與中共地方政府打了十幾年的官司,在曝光最高法院卷宗失竊事件但案情發生離奇大反轉後,他悄然消失了。(視頻截圖)

曾經被中國民營企業家們視為英雄的趙發琦失蹤了。這位52歲的私企老闆為了維護自己合法取得的煤炭勘探權,與中共地方政府打了十幾年的官司,在曝光最高法院卷宗失竊事件但案情發生離奇大反轉後,他悄然消失了。美國媒體稱,這樣的結局表明,中共把趙發琦這樣的投資者視為麻煩,正竭力要抹去他的故事。

紐約時報》3月11日報導稱,曾經引發中國社會廣泛關注的陝西千億礦權案的原告趙發琦現在失蹤了。自從有關這起礦權案的卷宗在最高法院丟失的事件發生大反轉後,趙發琦的手機一直處於關機狀態,他似乎已經躲了起來,或已被官方拘留。這個結局似乎表明,“就在中國共產黨控制的立法機構在北京召開年度大會之際,當局似乎已做出決定,趙發琦這樣的投資者意味著麻煩。”官方正試圖“抹去他的故事”。

文章表示,趙發琦2003年與陝西迪地方政府簽署了一份煤炭勘探權合同,合法取得了對一片礦山的煤炭勘探權。但後來地方政府無端撕毀了協議,為了維護自己的權益,趙發琦在在法庭上和網路上進行了維權抗爭。經過十幾年的風風雨雨,他一度似乎勝利在望,還因此成為了中國民營企業家心目中的“民間英雄”。甚至他的一些支持者“把此案視為對國家主席和中共領導人習近平是否會支持陷入困境的私營企業抵抗貪婪官員的一次考驗”。

然而,現在的結局是一位支持過他案子的法官王林清被送上電視認罪;一名曾幫助揭露此案的前電視主持人崔永元也不再發聲;趙發琦自己則被中共官媒描繪成了一個“詭計多端的陰謀家”。

文章寫道,“趙發琦從自稱為受害者變成被官方認定的惡棍的過程,就算在中國大陸也令人吃驚。在這裡,共產黨控制著法院,商人可能突然失去恩寵。趙發琦走下坡路的軌跡而且可能失蹤,說明了企業家在與有權有勢的中共官員較量中所面臨的風險。”

具有諷刺意味的是,就在趙發琦失蹤前幾周,他還在北京接受媒體採訪時說:中國企業家渴望用法治取代任性的權力。“你可不能講一個人一天受到保護,第二天就沒了。”

習近平去年11月曾經在北京與50多名政府挑選出來的工商界人士舉行座談會時表態,中央政府仍將致力於讓私營企業的發展,他還承認,“當前一些民營經濟遇到的困難是現實的,甚至相當嚴峻。”然後他強調說,“民營企業和民營企業家是我們自己人。”對此,《紐時》的文章評論稱,“這種保證現在對趙發琦來說可能沒有多大意義了”。

趙發琦早年間是一名退伍軍人,1991年他辭去了一家物資公司的工作後開始經商,先通過當建築承包商發了財,後來用賺來的錢投資礦產。

自2005年陝西地方政府撕毀了與他簽訂的協議,試圖強制奪走他已經合法取得的陝西省榆林市附近一片土地的煤炭勘探權,他為了維權而一路把官司打到了中共最高法院。幾經周折後,最高法院2017年底作出了判決,趙發琦的合同有效。但陝西省的官員們對這項判決卻拒不執行。

於是,趙發琦在得到了當初負責這起礦權案的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和原中國電視脫口秀主持人崔永元的支持,在網路上揭開了最高法院曾經丟失礦權案卷宗的黑幕,並把矛盾直接指向了現任最高法院院長周強。據指,當年礦權案的審判處於僵持階段時,周強曾試圖施壓辦案的法官,不讓他做出對趙發琦有利的判決。

最高法院對卷宗丟失事件最初是一口否認,稱那是“謠言”。但隨後承認確有其事並宣布內部展開調查。隨後,中共中央政法委牽頭組織了一個專案組介入了對此案的調查。當時,趙發琦曾謹慎地抱有希望。他在接受媒體採訪時說:“這可以說是往法治走的一個進步,但結果還是不清楚的。”

不料,中共官方最終公布的調查結果令外界大吃一驚:舉報卷宗失竊的法官王林清被隔離調查一段時間後,在尚未正式啟動法律程序的情況下就在中共官媒播出的電視節目中公開認罪,承認卷宗是自己偷走的,目的是對他心懷不滿的最高法領導進行報復。

此後,支持王林清和趙發琦在網路上曝光卷宗失竊事件的崔永元也被消聲;趙發琦本人則下落不明。

《紐約時報》稱,中共最高法院、公安部和其他政府部門沒有回答關於趙發琦是否被拘留的詢問,記者也無法聯繫到他的家人。被趙發琦指控腐敗的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則正在北京參加立法會議,似乎並未受這些指控的影響。

儘管如此,中國律師界對這個案件的離奇大轉折仍然高度質疑,認為官方公布的調查結論存在很多漏洞,而且邏輯上完全站不住腳。他們質問,調查報告說王林清因為上級要求他加一個夜班,就報復上級,這可信嗎?而且調查組也沒有對王林清多次受到上級法官威脅的說法給出詳細解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新唐人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軍政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