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娛樂 > 港台娛樂 > 正文

從一夜爆紅到被瘋狂質疑 香港「最美搬運工」港版羅拉怎麼樣了?

2017年,一則網友隨手上傳的視頻,讓搬運工朱芊佩迅速走紅。

視頻里的她,背心搭熱褲,徒手扛起一袋袋重達3、40斤的貨物時,會露出硬朗的肌肉線條,很快,“港版羅拉”的名字霸佔了各大媒體的頭條。

採訪、上節目、做代言,她的勵志故事被瘋狂傳播的同時,隨之而來的是不斷的質疑聲:

“長成這樣幹什麼不好,非要做搬運工,炒作吧?”“上了電視後,她肯定就脫離那種生活了,這個社會努力沒用,你得狡詐。“

即便如此,人們似乎仍在期待著,她能通過這次意外的爆紅可以“抓住機會”,像楊超越們那樣,逆風翻盤,改寫底層人生。

今年初,朱芊佩參加了大陸一檔相親節目,成功牽手男嘉賓,讓人們再一次注意到這個樣貌姣好,長得像TVB明星的香港搬運工。

她看起來變了,換上仙氣飄飄的長裙,精緻的妝容,“女人”得差點沒認出來。

誰能一眼就看出來~~

但看完她的短片後會發現,一夜爆紅的她並沒有按照大眾設想的劇本發展。

她回到香港,回到那些隱藏在高樓大廈背後的大街小巷裡,依舊每天早晨8點準時上工,在一天之內,將近十噸的貨安全搬至三十幾個不同的送貨點。

網友們恨鐵不成鋼,也早有人建議她去做直播,知名度加上漂亮臉蛋,月入過萬很簡單。

可相比那些易碎的彩虹泡泡,朱芊佩覺得肩上沉甸甸的糧油,更讓她感到踏實,而且運輸是她熱愛的事業,就算全世界都無法理解,她也會堅持。

自己選的路,她堅信自己會笑著走完。

朱芊佩也不是沒幹過別的。

她做過辦公室文員,“不能用真心,帶面具做人,很累。”

她做過保安,“雖然可以巡邏,但大半夜在一群大叔中間,怪怪的。”

後來她在報紙上看到一則招“跟車員”的招聘廣告,這個幾乎見不到女性的行業,讓朱芊佩感興趣極了。

從小別的女孩喜歡芭比娃娃,她喜歡堆積木,開車子,長大一點,爸爸常帶她去看貨櫃碼頭,她總想自己跳上去開。

搬運工在大多數人眼裡是無可奈何的選擇,但在朱芊佩看來,不會說話的貨物比人好打交道,搬東西的同時可以鍛煉身體,而且跟著車跑,自由自在的,多好

但偏見不可避免。

去面試,老闆看了一眼就讓她走人,一個女孩子,能搬得動什麼,別來添麻煩。

朱千佩不說話,

彎下腰,“蹭”得一下,

一隻幾十斤重的箱子,

穩穩地落在她窄窄的卻厚實的肩膀上。

你看,我行的”。

老闆傻眼,這個小姑娘,長得小隻,力氣挺大,那就留下來試試,不行就走人。

這一試,她整整“扛”了11年。

成名後,朱芊佩過往的生活細節被充分曝光。

最艱難的時候,她曾在貨車裡睡了半年。如今她領著一萬八的月薪,也幾乎也是剛夠生活而已。工作10年,她依然沒有存款。

面對未來,

她一步步樸實地計划著,

之後要考駕照,做卡車司機,再到主管。

她大方承認:我熱愛這個行業。

職業不分貴賤,不分性別,

有夢想誰都了不起。

面對愛情,

她有自己清晰的標準,

“要像個男子漢,腳踏實地,別老想著賺快錢”

她不需要一個可以養她的男人,

因為自己可以養活自己。

在節目里,男嘉賓試探地問她“你會為了我放棄事業嘛”。

她小聲卻有力給出答案,“如果要換工作,那也是因為我自己,而不是為了任何人。”

生而為人,首先是人,才是女人,不是任何人的附屬品,理應有著平凡而又一樣的夢想,堅定地活成自己喜歡的模樣。

爆紅之後,朱芊佩的故事鼓舞了無數人,也產生了無數質疑聲,但她對外界並不敏感,她很少上網搜自己的名字,手機里也沒幾個軟體。

網友好奇她之後的生活,但除了路上要合影的人變多了,和從前沒什麼差別。

朱芊佩選擇回到香港的街巷裡,因為她始終清醒,知道自己要什麼。

比起保持微笑,面對採訪鏡頭,一遍遍重複自己看來並沒有什麼好歌頌的故事,她更喜歡搬貨、推車、累到大汗淋漓的踏實感。

因為在那裡,她用臂膀扛起過的一袋大米、一壺油,一次次擦拭著這個冷漠的城市對於女性的偏見,讓她贏得平等和尊重。

在每一天每一趟送貨的路上,貨車巨大的擋風玻璃提供了一個極其好的視野,一幀幀香港撲面而來。

“像坐在駕駛艙里,自由自在,覺得這是我的香港,有這種感覺嗎?”

“這不是我的香港,但我的面前,是我的路。”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趙麗 來源:人丑還窮的小子愛足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港台娛樂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