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民意 > 正文

林子人:吃肉可以 但拒絕觀看宰殺

3月4日,美食博主王剛發布了一個“紅燒娃娃魚”的教學視頻。視頻中他如往常一樣從處理食材開始:抓起仍在搖頭擺尾的娃娃魚,用刀將它敲暈,劃破它的肚子,扔到煮沸的鍋里……然而這一本質上與殺雞宰羊沒有區別的動作在社交網路上引起了軒然大波,網友們對此感到難以忍受,紛紛表示:王剛對待動物機械化的冷血,完全沒有對動物的敬畏之心。此外,他們也提出:整個產業鏈條沒有問題嗎?娃娃魚這樣的國家保護動物怎麼能允許人工養殖而不是放生?有網友更是氣憤填膺地表示:“王剛,你這是在殺菜!”

3月5日,王剛發佈道歉視頻,稱“分享娃娃魚做法存在失誤,希望得到大家諒解”。他還說:“有熱心的朋友指出來,娃娃魚是國家二級保護動物,烹飪或者食用野生娃娃魚,確實是屬於違法行為……我們的娃娃魚是在菜市場買的,就是人工養殖的娃娃魚,它在價格上面不是特別貴,大概在50塊到130塊錢(一斤),娃娃魚在市場上還沒有普遍,所以,我只是想把這個家常的做法……跟大家分享。”

根據全國水生野生動物保護分會王副秘書長在接受《北京青年報》採訪時披露的消息,目前市場上的娃娃魚基本上都是人工養殖,是合法可食用的,但抓捕和食用野生娃娃魚是違法的。王剛在視頻中標註了“視頻中是人工養殖娃娃魚”,也就是說在食材合法性上他無可指摘。

王剛是擁有187萬微博粉絲的美食大V,西瓜視頻簽約作者,憑藉硬核燒菜技巧和樸實接地氣的拍攝風格於2017年在社交網路上迅速走紅。公眾號“下廚房”於2018年6月發布了一篇關於王剛的人物特寫報道,還原了這個當時只有29歲的四川小伙的成名之路。15歲初中畢業後,王剛就進入了餐飲行業,從洗碗拖地擇菜傳菜開始一步步學起,積累經驗。從18歲到25歲,他輾轉了大大小小的餐廳,與各地廚師交流學習。2017年,短視頻的風潮席捲中國,王剛出於好奇註冊了“美食作家王剛”的頭條號,於當年3月8日用哥哥的手機製作了一道家常菜“盤龍茄子”的視頻上傳網路。這道極為考驗刀工的菜式讓王剛一炮而紅,上傳10小時後,他拿到了20多萬的推薦數,幾百個互動。這一次觸網體驗讓王剛下定決心深耕短視頻領域。

“下廚房”報道指出,王剛走紅的一個關鍵因素在於他明顯區分於當時普遍流行的美食博主玩法,即選擇柔美布景、精緻餐具和清新音樂營造出溫馨的視頻氛圍,王剛的視頻習慣從挑選和處理食材開始,用不鏽鋼鐵盆和塑料水瓢,再加上他略帶口音的普通話配音,視頻效果在“樸實至極”的同時對烹飪生手們也有很強的借鑒意義。讓王剛真正大範圍打響知名度的一道菜是“永州血鴨”,這個從殺鴨子放血開始的教學視頻被網友們戲稱為“硬核”風格的代表作。王剛在談到為何要從殺鴨開始拍攝(教程)時表示,因為永州血鴨這道菜只有用新鮮的血才能做出正宗的風味。

當王剛只在小圈子裡流行時,他與其他美食博主相較獨樹一幟的“樸實”讓他成為網友心中的“一道清流”,但當他突破圈層,在更廣的範圍內為人所知時,他的風格就勢必會面臨更多人的審視和更多元化的解讀。微博網友@納博小烤麩就對王剛的“紅燒娃娃魚”視頻表示難以接受,甚至認為這代表了農業文明的饑荒後遺症,是人們對生命價值缺乏尊重和思考的結果。

公眾號“刺蝟公社”認為,王剛以及有著類似崛起路徑的底層網紅實際上在獲得不同圈層用戶時都會遇到瓶頸,其中一個瓶頸是商業化,另一個瓶頸就是不同圈層對意義的不同闡釋。對於王剛來說,商業化不是他的瓶頸,“同一行為在不同圈層中遇到的應激性反抗”才是。使用人工養殖的娃娃魚作為食材這件事本身並不是違法行為,在不少飯店餐廳里紅燒娃娃魚也是一道招牌菜,但當王剛式的美食製作視頻突破圈層被更多人看到時,原本正常的美食製作方式就會被放到新的話語體系中進行再批判。

與此同時,娃娃魚的特殊形態也擊中了人們在面對“殺生”問題時的永恆爭論。娃娃魚有手有腿,有類似小孩哭聲的叫聲,這讓很多人在直面處理娃娃魚的過程時覺得“殘忍”。正如微博大V衣錦夜行的燕公子所說:“我覺得王剛的問題不在於對食物的尊重不尊重,也不是娃娃魚是野生還是養殖。而是現場屠宰這種讓人看了心裡不適應的東西,應不應該直接呈現在視頻里。如果端上來是處理好的魚塊直接下鍋,可能觀眾反應就不會那麼大了。”

“刺蝟公社”指出,同樣在2018年崛起的另外兩位農村網紅“華農兄弟”在面對這個問題時就“機智”得多:他們一直沒有把宰殺竹鼠的畫面放到視頻里,“這個保密,這個太殘忍了,不告訴你們”。通過這種方式,他們維持住了一個搞笑、神秘、詼諧的反差萌人設,雖然他們的視頻只呈現了關於竹鼠生存狀態的部分真相。

然而我們值得注意的是,人類在面對“殺生”問題時態度曖昧並不能迴避我們佔據食肉動物鏈條頂端的事實。公眾號“日刻”一篇題為《美食作家王剛被黑:吃肉但拒絕觀看宰殺,現代人好虛偽》的文章指出,從人類學角度,自狩獵時代起,人類通過獵殺並分享動物來彰顯戰鬥力、人類支配性和族群認同。隨著現代社會倫理的發展,人類開始注意動物的權利保護問題,但這並不能消除現代人的食肉本能,於是肉食者們轉向探討如何在養殖、屠宰中減輕動物的痛苦。全球各地都有不少屠宰福利的條例,然而,為了滿足人類的食肉慾望,屠宰終歸是無可避免的,對王剛“屠宰過程機械化、缺乏敬畏心”的指責並無道理,畢竟他的本職工作就是站在食材處理第一線的廚師,且他嫻熟的屠宰技術很大程度上比普通人更能減輕動物的痛苦。

文章揭示了那位批評王剛“機械式的冷血”的微博網友自己也曾在知名西餐廳吃過在食材處理上異常殘忍的鵝肝,且說過“世界上最美妙的聲音應包括出刃划過魚骨”的話語,文章犀利指出,批判者以為自己足夠善良,能夠感知動物的痛苦,實則是故意把超市裡包裝好的食材和屠宰場區隔開來,選擇性地參與前者,展示一種現代城市文明才有的“優越感”。然而這種希望將屠宰過程隱藏起來的行為,本質上來說和住酒店時不希望看見清潔人員、點外賣時不想和外賣小哥禮貌接觸是同一種心理,即片面地強調現代生活的美好舒適,選擇性地忽視為這種舒適生活提供服務的人與事。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思想界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民意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