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王全璋辯護律師:法院電腦網路無王全璋案

圖片:2019年3月11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左)和王全璋的二審辯護人藺其磊律師(右)、709家屬王峭玲(中)來到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推特圖片/@709liwenzu)

維權律師王全璋今年一月被判處四年半徒刑,現在應該進入二審期間。他的二審辯護律師藺其磊星期二與李文足、王峭嶺一道前往天津最高法院查詢王全璋案現狀,但卻被告知天津高法電腦網路中沒有該案。

有律師分析說,王全璋案件過於不尋常,藺律師和家屬可能在設法以這種方法得知王全璋是否已提出上訴。

據王全璋二審辯護律師藺其磊在網上披露,他與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和709家屬王峭嶺3月11日到天津高級人民法院訴訟服務中心,去查詢王全璋案的卷宗,但天津高院的電腦網路里查不出王全璋的案件,那裡的法警建議,他們半個月或一個月之後拿著一審法律文書來繼續查詢。

藺其磊律師在網上發文說,天津高院沒有王全璋的案件,說明王全璋沒有上訴。但他又對此提出質疑:這可能嗎?

現在旅居美國的著名中國維權人士陳光誠,就此接受本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天津高院電腦網裡找不到王全璋案的卷宗,這是無法向世人交代的事情:

“中國的這種說法是沒有辦法讓人接受的。不管王全璋上訴了還是沒有上訴,中共的電腦網裡不可能沒有王全璋律師的信息,這是不符合常規的。王全璋律師被中共關押這麼多年,外界那麼多人都在關注他的案事,天津高院居然找不到他的信息?這從什麼角度來講都是無法向世人交代的。”

藺其磊猜疑,“要不然就是,天津高級法院在故意隱藏王全璋的二審程序,拒絕家屬和辯護律師的知情權和辯護權,繼續把王全璋案辦成一個秘密的、非法的審判。”

藺其磊就此提出警告說,如果是這樣,天津高級法院最終將接受歷史的審判!

陳光誠也表示,中共當局可能在以假名關押著他,而那些法警的職位太低,所以不知道。中國方面將此案而中共對此案拖這麼久,可能是為了想方設法讓王全璋認罪,但王全璋還沒有上央視說明,王全璋並沒有認罪:

“從這件事也能非常清楚地看到,中共這個系統實際上還不如黑社會。就別說法制了,它連最起碼的固定規則都沒有。我甚至懷疑,中共可能在用一些不法的手段,例如像用假名字來關押著王全璋等。而那些法警的職位不夠高,因此不知道有關的信息。中共自始至終都知道,自己想從王全璋案中獲得威懾社會的作用。另外,中共把王全璋案拖的這麼久,可能是因為想迫使王全璋認罪。但如果王全璋認罪了,當局早就會逼他上央視,而他沒有出現在央視上這點說明,中共在這點上失敗了。”

已被當局吊銷律師執照的中國維權律師浦志強對本台記者表示,他之前不知道王全璋目前的辯護律師是誰,也還沒有看到藺其磊律師發出的上述推文,但他推測,李文足、王峭嶺和藺其磊律師前往天津高院查詢王全璋案,也是為了通過這個方式來得知他是否已提出上訴等問題:

“如果說藺其磊律師是王全璋案目前上訴階段的律師的話,那自然應該是可以看到案件卷宗的。現在不清楚,王全璋是否已經提出上訴,他的判決是否已經生效。如果判決已經生效的話,那麼,按照中國刑事訴訟法,當事人還可以申訴,也可以在提起審判監督程序的過程中委託律師。而律師在接受了近親屬或者他本人的委託以後,是可以調取這個案件的卷宗。”

浦志強最後表示,王全璋案件過於不尋常,但藺其磊律師依然擔任他的二審辯護律師,令他很佩服:

“王全璋案件呢過於不尋常,所以說好多事情不可以用常規的辦法。我也特別佩服藺其磊律師,特別佩服他。”

藺其磊律師還在網上透露,他們在天津高院時,一位女法警看到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用手機拍照,一邊沖向她,一邊喝令她不許拍照,並在走近李文足後把她堵在牆角,試圖搶奪她的手機。這位女法警還報警招來兩名警察,但最後還是允許李文足離開。

藺其磊律師在隨後發出的一個推文中評論道:“一個堂堂高級法院,竟然連一個程序問題都不敢給律師和家屬釋明。所謂的依法治國,所謂的司法獨立都是浮雲啊。”

本台記者多次撥打藺其磊律師的電話,但無人接聽。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夏雨荷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