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未普:美中之間會不會走向戰爭?

川普剛上台時,海內外盛行一種說法,美中必有一戰。對這種說法,美國學者見仁見智。

哈佛大學的國際問題學者格雷厄姆・艾里森(Graham Allison)就認為中美關係處於「修昔底德陷阱」的困境,他說,根據目前美中關係的走向,兩國之間的戰爭不是僅僅有可能,而是比現在人們認識到的可能性更高。戰爭不可避免的真正原因是新興大國勢力的增長和由此而引起的守成大國的恐懼。他為此專門出了一本書《註定一戰:中美能否走出「修昔底德陷阱」?》(Destined for War:Can America and China Escape Thucydides's Trap?)。

基辛格去年年底對《大西洋評論》主編說,當新興大國和守成大國都具有全球影響力的時候,會陷入軍事衝突,這幾乎是不可避免的;美中兩國應對可能爆發的戰爭有充分的認識。此外,川普團隊中有好幾位鷹派智囊都相信美中必有一戰。川普的前首席戰略師班農(Steve Bannon)就是其中的一位。

他們是不是在炒作呢?當然不是!他們有他們的理由!

理由是,他們不相信中國會實現和平崛起。他們認為川普和習近平的強硬個性和對國家崛起的執著,有可能導致一些偶發的小衝突,這些小衝突可能會瞬間擴大為對抗的大事件乃至戰爭。對美中現在正在進行的貿易戰,他們認為即使習近平讓步,未來也一定會反撲;即使貿易戰偃旗息鼓,美中政治和軍事之間的爭執會仍然繼續。他們還認為,當中國希望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但美國當老大久了,不願成為別人小弟,老大之爭有可能把美中兩國引向全方位冷戰甚至熱戰。

當然,美國學者中也有人認為,美中之間不會打仗。美國歐道明大學國際關係教授史蒂夫・耶蒂夫就是這樣一位學者。他認為,今天的國際環境決定,中美關係不會陷入「修昔底德陷阱」,中美競爭走向戰爭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他的理由有以下五個:1)中國和美國是彼此重要的貿易夥伴,商貿關係通常能夠防止衝突,即使北京取得很大貿易順差,但雙方互相依賴是明顯的。他們會冒險走向戰爭的可能也不大;2)即使全球化不能阻止戰爭,但還有核威懾,核威懾同全球化兩者相加,使發生戰爭更難;3)史蒂芬・平克(Steven Pinker)在《人性中的善良天使》(The Better Angels of Our Nature:Why Violence Has Declined)書中展示,現在的戰爭比上個世紀更罕見,部分原因是全球規範約束越來越強。4)全球通訊比幾百年前要發達得多,北京和華盛頓之間有定期的政府各級官員會談。5)中國和美國都是獨特大國,中國的變化正在造就大量中產階級,即便中國專註經濟發展,它在南海表現出咄咄逼人也無非是為了確保能夠增加能源供應能力。

與上面談到的「美中必有一戰」派和「鮮有戰爭」派相比,美國著名智庫蘭德公司的研究結果處於兩者之間。蘭德公司因和美國軍方關係密切,其研究報告歷來是中國緊密關注的對象。蘭德近幾年連發數篇與美中戰爭相關的研究報告。其中一篇「中美髮生戰爭的幾率有多大?」(What Are the Chances of the U.S. and China Going to War?),由蘭德公司研究員、前美國國家情報副總監戴維・岡珀特(David Gompert)撰寫。文章稱,川普入主白宮以後,中美兩國發生軍事對抗或事故的可能性加大了。由於雙方在軍事技術上的進展,小衝突可能會變成大衝突;但是如果說兩國之間會發生實際戰爭似乎又有些牽強附會,因為賭注不夠高,爭端不夠嚴重,兩國領導人不足以發動衝突。

但是,歷史殷鑒離我們並不遠。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前,歷史學家們說,戰爭永遠不會發生;德國和英國是彼此最大的貿易夥伴;德國的凱撒和英國的國王是表兄弟。當世界正在享受偉大的和平:經濟蓬勃發展,貿易連接世界,一件發生在薩拉熱窩的奧地利王儲暗殺事件,把世界拖進了前所未有的血腥深淵。

美中是否必有一戰,是一個極為嚴肅的議題,既炒作不得,也麻痹不得,更綏靖不得。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RFA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