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情感世界 > 正文

定親之後婚事遭父親反對 小伙負氣離家出走九年!

據報道,2010年,23歲的霍邱小伙何新建因婚事遭父親反對,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從此杳無音訊。9年來,何新建的父親何永清和母親張同英苦苦尋找兒子下落。去年,夫妻倆尋子的消息引發豫皖媒體聯動尋人。今年3月7日凌晨,根據河南警方提供的消息,母親張同英終於在河南洛陽一家旅店內找到了兒子何新建。母子相見哭成了淚人,多年心結也在淚水中化解。

張同英和大兒子帶著何新建(左)一起回家。(家人供圖)

兒子婚事遇挫負氣離家

張同英告訴記者,何新建是她小兒子,從小性格溫厚,很少和父母頂嘴。何新建初中畢業後外出打工。後來何新建處了一個對象,經過一年多交往,兩人感情很好,雙方家庭也定了親。可沒想到這門婚事遭到何新建父親的反對。

據張同英介紹,何新建將准媳婦帶回家住了幾天,丈夫何永清認為姑娘花錢有些大手大腳,而他們家境並不太好。之後,何永清打電話給何新建,稱反對兩人交往,並讓兩人分手。“那天打電話時,通話內容被人家姑娘聽到了,兒子和女朋友產生了矛盾。”張同英說,事後她和丈夫很自責。沒過多久,何新建和女朋友分手了。何新建變得不愛和家人說話。

“他(何新建)離家那天,是臘月二十四。俺和他爸晚上回家在桌子上發現一封信,是小兒子留的。”張同英說,此前發覺兒子情緒有些反常,但沒想到他會一走了之。何新建在信中告知家人他走了,不要去找他,並原諒他的不孝。

父母苦尋多年一直無果

張同英和丈夫以為孩子過幾天就會回來,可哪知道,這一等就是9年。由於遲遲沒有小兒子消息,她和丈夫越來越著急。他們每次撥打兒子的手機,要麼關機,要麼沒人接。再後來,手機已經無法打通。

“在霍邱這邊找了一段時間,又去河南找過好多次。沒有孩子的消息,手機都不敢關機,生怕孩子來電話俺沒接著。”張同英說,在過去9年里,她和丈夫多次往返河南與安徽之間,每逢過年過節更加思念小兒子,擔心他一個人在外受苦或遇到什麼意外。

由於兒子遲遲沒有消息,張同英和丈夫多次向警方求助。2017年7月,警察查到何新建的身份信息曾出現在河南省鄭州市鄭東新區白沙鎮一個網吧里。之後,老兩口坐車趕到白沙鎮,可在網吧及周邊工地找遍了,也沒找到孩子蹤跡。

母子旅館見面抱頭痛哭

今年3月初,河南警方傳來消息,何新建的身份證在河南洛陽一家旅店登記了入住信息。得知這一消息,張同英在大兒子陪同下,於3月6日晚從安徽霍邱趕往河南洛陽。到達洛陽這家旅店時,已是3月7日凌晨5點多。“沒想到孩子真住在這家旅店裡。見面之後,俺和孩子抱著一起哭。”說到這裡,張同英有些激動。時隔9年見到兒子的那一幕,她這輩子也忘不了。她連連感謝媒體和好心人的幫助。

張同英告訴記者,當時丈夫何永清還在外地打工,得知小兒子何新建將要回家時,何永清和何新建通了電話。父子倆在電話中都哭了。“電話掛掉後,孩子抱著俺說,他想家了,想回家。”張同英母子三人於3月7日從洛陽返回老家霍邱。先回到家的何永清把小兒子何新建的房間打掃了好幾遍,床鋪也整理得乾乾淨淨。

兒子後悔當年離家出走

昨天,新安晚報、安徽網、大皖客戶端記者聯繫到何新建時,他已在火車上。他告訴記者,他要回工地繼續打工,在和家人團聚後,不會再發生離家出走的事。提及9年前負氣離家的一幕,何新建說,當時自己太年輕,考慮問題有些簡單,現在想想非常後悔當年的舉動。看著父母慢慢衰老,他的心有些不是滋味。

“在旅館裡,見到我媽和我哥的時候,那種感覺和心情是我從沒有過的。”何新建說,當年負氣離家,手機沒多久就丟了,與家人再也沒聯繫過。他平時在河南鄭州、洛陽一些建築工地打工,有時也跟朋友跑跑車。遇到過年工地不開工時,他就一個人住旅館、泡網吧。

何新建告訴記者,他曾因特別想家而回過老家,但因離家時間太久,到了家門口,有些不敢面對家人,最終沒有進家。“記得偷偷回去那次是半夜。因為不敢面對父母,一直沒主動和家人聯繫。”

對張同英與何永清夫婦來說,時隔9年終於找尋到小兒子何新建,多年心結在淚水中消解融化。何新建說,想到父母年紀越來越大,讓父母擔心和苦尋實在不應該。他說,今後會好好孝敬父母,再也不到處跑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新安晚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情感世界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