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袁斌:今年中共兩會素描—防、怕、躲、悶

圖為中共全國人大會議上的代表。資料圖

一年一度的中共兩會已落下帷幕,如果要給今年的兩會畫幅素描,我覺得可以歸納為四個字:防、怕、躲、悶。

防誰?防民眾,也防內部政敵。雖然年年都防,但今年尤甚。

你瞧,兩會還沒開,當局就出動大量軍警防範恐襲,西城大媽、朝陽群眾等“街坊保長”也空群而出,監視訪民,汽車、火車甚至郵件都要經過兩道安檢才能進入北京,稍有名氣的異見人士都要“被旅遊”離京,整個京城被罩在天羅地網中。

兩會開幕後,更是跟進入“戰時”戒備狀態差不多,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下榻的酒店外及周邊居民小區三步一崗五步一哨,隨處可見協警特警的身影。每天早上,從各個酒店到人民大會堂的行車路線一律封路。

網友陸天明三月一號發帖說:“中午去附近一家肉餅店吃快餐,路過一家住了兩會代表的賓館,整個賓館用藍色鐵絲網包圍起來,警車警察輔警便衣,如臨大敵。保護好人民代表絕對應該,但需要用鐵絲網將駐地圍住嗎?我在北京四十多年了,年年有兩會,唯有這兩年看到動用鐵絲網包圍代表駐地。用鐵絲網隔離人民和來開會的人民代表,是不是有點過分了?”

這裡所說的怕,不是指中共對民眾的怕,而是指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怕。怕什麼?怕說錯話,怕惹麻煩。

因為怕,兩會期間,代表委員們戰戰兢兢,如履薄冰,既不敢隨意私自外出閑逛,也不敢互相交流互動,串聯,都是集體行動。

今年願意接受採訪、對著鏡頭講幾句話的代表委員也少之又少,對記者的提問“多半是搖搖手連忙說謝謝”就逃掉。大家謹言慎行。

明報記者3月3日在會場外採訪到新疆政協委員迪麗娜爾‧阿布拉,一提出新疆勞改營的問題,她“臉色突變”,另外一位代表直接說:“你的問題我聽不懂”。

躲誰?躲媒體,主要是境外媒體。

3月12日是新疆團的開放日,可令記者驚訝的是,新疆代表團與其他代表團迥然不同,所有代表們的桌上,都沒有顯示自己姓名的名牌,媒體難以確定他們的身份。結果,記者們除了知道陳全國和雪克來提‧扎克爾外,記不清楚發言擁護政府工作報告的代表是誰,也不清楚回答媒體問題的其他官員是誰。之所以如此,據分析,一是藉此減小官員的曝光率,即使有記者拍到某些官員也不知道是誰,二是以此阻止記者針對某些官員進行提問。為此,外媒形象的稱新疆團是在跟他們玩躲貓貓。

最高法院長周強做工作報告後,也沒有按常規出現在部長通道,好像是在躲避記者。

今年兩會信息披露少,從頭到尾氣氛都很沉悶,顯示言論空間收窄,甚至有點詭異。

代表委員無話題,不敢講,甚至是為開會而開會。香港時事評論員潘小濤說:“無趣到連一個像樣的言論或是提案,真正回映社會關注或國際社會關注的議題的議程都沒有。”“中央對於委員代表這輪控制,對於他們行動的控制,對於議程的控制等方面,我都覺得是近年之最。”

防、怕、躲、悶只是表面,背後則是中共越來越嚴重的危機感和對社會越來越嚴苛的管控,也說明它完蛋的日子不遠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