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鐵流:自古文人多災難 難忘風雨故人情

鐵流先生(圖片來源:鐵流提供)

今天是緩刑期滿的第六天,成都一批難友特地趕來街子古鎮看望我,他們都是80高齡的髦耋老人,當年均文思敏捷,心雄萬里的年輕人,不幸而淪為政治戝民。“改正”後嚴守清規,繼續為黨發光發熱,甘做“馴服工具”和“螺絲釘”,因此貧困一生,掙扎在死亡線上。而我不甘寂寞,敢於背叛許身革命的初誓,毅然離開“組織”,響應小平號召,投身“改革開放”洪流,棄筆從商賺錢發家去了。

歷史與生活開了個大玩笑,我在海里拼打了二十多年,成為最先富裕起來的一部份人,因不忘歷史情結和國家興亡責任,於2005年金盆打水脫下紅綉舞鞋回歸書齋,斥資出力辦起了旨在“拒絕遺忘,還原真相”的《往事微痕》,因而結織了全國各地右派份子。今天來的十位難友,都是往刊的讀者、作者支持者,全是風雨同舟的戰友!

《往事微痕》被當局定性為非法刊物,按我國刑律歸罪,“非法出版”即為“非法經營”之罪,雖非收售分文,更未賣過一紙一字,也得承擔刑責。蒙天恩浩蕩,僅判我有期徒刑兩年半,緩期四年執行。逐出帝京,囚居成都,整整一千五百多天。他們說,我在為歷史責任坐牢,為活著的右派蹲監,挺值挺值。解禁的今天故趕來看我。我們能說什麼?又能說什麼?

他們送給我的是幅紅紙對聯,上聯是:恭賀君子安貧,達人知命紀念;下聯是一串好友名字熊習禮,楊紹熙,費宇鳴,俞安國,陶渭熊,艾風,楊銘傳,胡崇真,彭慕陶,羅開文等等。

右派是群體,當年這個群體蒙難的是五十五萬八仟九百二十人,海外公布的數字是三百多萬人次。這個群體即將在中國消逝,但在歷史上永遠消逝不了,是中華民族一部災難史,是中共一部罪惡史,是毛澤東一部整人害人殺人史。沒有反右就沒有大躍進,沒有大躍進,就沒有活活鋨死近四千萬中國人的“三年人禍”。反右是新中國的最大災難,是中共至今走不出政治死角。

假話始於反右,謊年始於反右,一切災難始於反右。反右前中國人還說點真話,反右後中國人不能不說假話。如果要徹㡳推倒反右,就要推倒毛澤東罪惡,不然中國永無民主自由法治,永無長治久安的昌順繁榮富強!

鐵流蒙難不朽!

鐵流蒙難光榮!

請問,還有災難在等著鐵流嗎?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