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啞河: 悲劇的三個面相:弱肉強食、事不關己、民眾互害

——告別悲劇,遠離洞穴與狼

告別悲劇,遠離洞穴與狼。

擠壓,朱乙夫作品。

1

孩子,離神性最近的生命。所有的孩子,都是上天的孩子,是真正的天子。所謂父母只是代育者,人們卻常常誤以為,這是我(你,他,她)的孩子。

孩子是弱者,最易受欺凌。孩子受苦受難,最難讓人忍受,也最容易呈現結構與人性是否已步入現代。人們只愛自己的孩子,這便是悲劇所在。這種悲劇具有普世性,而非某國某地,比如美國的校園槍擊案,也是其變異品種。

這個悲劇通常呈現為兩個面相:一,因為那是他人的孩子,所以通過傷害他們而獲利顯得自然正常。二,因為那是"我"的孩子,所以我才有基本的同情(和抗爭)。或言,他人的孩子受苦,與我無關。

前者可延伸到弱肉強食的叢木木社會,食物鏈上游對下游的侵害,所謂落後就要挨打,就是這個面相的庸俗化詮釋。天之門,或可歸入此類聯想。

後者可延伸到孤立無援的原子式現實,每個人只局限於個體或極小共同體中,關上門窗,管它門外餓孚遍野洪水猛獸。天府,有些人對所謂中鏟介級平時只關心自己而不管其他不公的批評,或可歸入此類聯想。

天之門是非常罕見的事件,幾乎超過了人們的想像,但只熱了一天,就幾乎徹底被淡忘。那些十七歲左右的孩子單獨面對困境與強力,想想都讓人揪心。

這裡有天府熱點的貢獻,但更多是常態。他們只是就讀於一般普通家庭才會"選擇"的職業學校。未來也基本就是藍領,或能賺到一點錢,但大多和他們的父輩一樣,並非擁有話語權與影響力的人群。

無法高考,影響一生命運,但他們的父母都根本無法現身抗爭,他們需要為了生存而外出打工謀生,或操勞家裡的事。他們更為習慣性無助,缺乏能量,無明確的拳利意識,不懂拿起法律媒體等武器,甚至不會集體表達訴求。

2

天之門事件,對於資質齊全的學校為什麼沒盡職為孩子報名技能高考和落戶,有各種可能。或因相關部門各種尋租,學校承受不起——甚至這批錢被挪為他用——或意見相左,或是相關令導變動,交接不上。

按正常,至少有負責人出來解釋,協商解決。為什麼沒人出來呢?除了以上所言各種可能或無奈也好,不能排除相關方的傲慢或不屑一顧。這種聯想符合食物鏈邏輯(見上)。

若缺乏結構性的拳力制衡,又沒有信仰道德的敬畏與約束,在有錢就是成功,成功就是道德的整體氛圍中,人爭先恐後搶錢自然而然。

天之門中,明知騙局必爆,上千學生可能必鬧,相關方也在所不惜。在天付,資本只要與拳力結盟的能量強過家長方,或就算大概對等,但因處於主動可控的範圍而照樣敢於心狠手辣。後者呈現了食物鏈邏輯外,同樣觸目驚心的民眾互害模式。筆者不妨將之稱為悲劇的第三個面相。

如果在生存與利益驅使下,誰狠,誰敢於先下手,誰往往獲利——儘管這種獲利可能短暫而表面,並很可能得到報應——,而善良者往往被欺凌,你說誰還願做個誠信善良之人呢?

3

門檻低,風險少,獲利大,即使敗露也好收拾,代價低,這就叫機會成本,利益衡量。如同一群狼去搶劫羊群,可能會有那麼一兩隻狼是倒霉的,但絕大多數狼,是獲益的。這個和貪付是同樣道理,誰也不願相信倒霉事剛好落在自己頭上。

狼難以抗拒羊肉的誘惑,如果它足夠狠和狡猾,幹掉(或河諧)有木倉的牧羊人,也是可能之事。那些顧前思後或稍有良心的狼,最終會被狼群拋棄,處境艱辛。

如果每個狼群都是如此,試圖獨善其身或猶豫觀望者,最先受到的攻擊傷害就往往並非來自外部,而是所屬群體。所謂不聽話者,不得食。如此,保證了利益團體之內,無一人是君子。

校方應對方式就是拖延,敷衍,學生與家長基本的知情權與受教育權都無法保障。在這麼一個過程中,長達大半年,甚至三年,竟然天衣無縫。事發後,就是威脅,禁止外泄消息。

這是一堵密不透風的牆,天真爛漫的孩子們深居洞穴,每天以為看到的燭光投射過來的影子是真實的,老師的承諾是可靠美好的。這是一起集體作惡事件,其中每個人都是幫凶。

這便是此次事件令人細思極恐之處,這麼周密的集體(整個學校老師)——天付是食堂所有人員——欺騙,只要有一個人不合作、良心發現或出點差錯,這類長期的整體欺騙的鏈條就會較早掉鏈子,難成事。

4

普通民眾,金字塔巨大的底部。對於龐大的金字塔——金字塔不是正常社會,這裡只是假如——,底層的一塊磚頭,當然是大可忽略不計,一千塊,也可忽略不計,但是,一萬塊,十百萬塊被抽掉呢?金字塔就可能倒塌。若中層的磚也在鬆動,上層及整個金字塔,更是危危可笈。

天之門(底)與天之府(中),兩則看似不一又相輔相成的正治社會學寓言——中下既受壓,又互害——。每個人讀懂它的程度與反思的深度,決定了各自在歷史轉折時期的命運坐標。每個群體,一個鍋家,也是如此。

一個人做壞事,可能是這個人有缺陷。一群人做壞事,假如還總是發生,那肯定是系統的結構問題。像病毒,不斷傳染,瀰漫之地,無人是君子。若缺乏對拳力的結構性制衡,沒有規則與制渡,單純期待人性的善良(道德約束),很可能永遠不得自油之門。

——啞河,3月12日火車上匆草,13日補充天府部分——昨天原文《上天的孩子,離天堂最近的地方》已失,有些讀者看過——,14日刪掉後部分,調整,留個印記。(啞河個人微信:yahe64。日後發文主要在本公號沉默的河:yahe2019,歡迎重點關注。歡迎同時關注公號那寂靜山谷,藏話,啞河2。)·END·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啞河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