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動態 > 正文

周曉輝:李克強回應中美關係 調門低少底氣

中共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在人大會議上作政府工作報告。

3月15日,中共“人大”閉幕,按照慣例,總理李克強會見了中外記者並回答了他們提出的問題。問題國內涉及中國經濟發展、減稅、民生、改革舉措、就業、金融、兩岸關係等,國際涉及朝鮮半島局勢、中美貿易戰和雙邊關係、中歐關係、中俄關係等。如此齊全,不用猜,問題都是事前經過中共當局審核的。

今年關於中美關係的問題是由美國彭博社記者提出的,其先是描述“過去幾個月關於中美關係的報道多數集中在貿易,以及中美兩國是否能達成有關協議上,或者是集中在關於技術的問題上。美國告誡其他國家,不要使用中國的電信設備,因為這可能被用來對其進行監視”,隨即請李克強談談如何看待現在、未來的中美關係,談談具體的衝突點,如貿易問題,即“什麼樣的貿易協議中方可以接受,什麼樣的不能接受?在技術問題上,中國政府是否會迫使中國的有關企業幫助其監視他國?”

問題中雖然沒有提及“監視他國”的華為公司的名字,沒有提及“貿易戰”這個詞,但明眼人都知道其問題所指,而這樣的說辭或是審核中的“建議”或通過審核的技巧。對此,李克強避重就輕,稱“中美兩國之間有著廣泛的共同利益”,“共同利益是遠大於分歧的”,認為“在曲折中前行、繼續前行這個大趨勢是不會、也不應該改變的”。

對於中美貿易問題,李克強的表述是:“一段時間以來,表現比較突出的是中美經貿摩擦,但是中美雙方磋商一直沒有停”,“希望磋商能有成果,能夠實現互利雙贏”,“想人為地把這兩大經濟體隔開,那是不現實的,也是不可能的。我們還是應該本著合作比對抗好,相互尊重、平等互利這個原則去推動中美關係,包括經貿關係的發展。”

很明顯,李克強迴避了兩個關鍵同時也是棘手的問題,即中方可以接受怎樣的貿易協議以及中共政府與華為的關係。李克強避談原因,對於前者,一種可能是在貿易談判中,他並非是主要的參與者和最終決策者,因此對於美方提出的“結構性改革”要求能做出多大讓步,他不好越俎代庖——即便他是個知情者。另一種可能是不談及內情,是為了不讓中國人過多關注中共的“讓步”,從而給黨內“反對勢力”提供機會興風作浪。

對於後者,在中共外長王毅公開為華為站台後,李克強如果再次為其辯護,將更加坐實了中共當局與華為不同尋常的關係。而且在已經公布的若干華為監視他國、偷竊技術、行為不軌的證據面前,李克強也會讓自己陷入尷尬境地。此外,有著軍方總參二部和國安背景的華為的水很混,李克強未必想過多介入。

相較去年“人大”會後,李克強在同樣的答記者問的類似問題,此番調門明顯降低,而且少了底氣和自信。

去年3月提問的是美國全國廣播公司的記者,他當時的問題是“應該採取什麼措施來解決美方關切,防止貿易戰打響?是否還認為對話可以解決迫在眉睫的威脅?如果打響貿易戰,中國能做什麼?比如中國是否會考慮動用巨額外匯儲備和持有的美國國債?

彼時的李克強的回應還很自信、硬氣,甚至還有一絲調侃美國的味道。他稱:一、認為打貿易戰對雙方都沒有好處,沒有贏家。貿易要通過協商、談判、對話來解決爭端,要避免打貿易戰。

二、2017年中美貿易的規模已經達到了5800億美元,能走到這一步是靠市場,是按照商業規則來推進的,否則的話也不可能有這麼大的總量。但話鋒一轉,稱“希望貿易總體平衡”。

三、希望美方“能夠放寬對華高技術、高附加值產品的出口”,稱“會嚴格保護知識產權”,希望美方“不要丟了這個平衡中美貿易的重器,否則就是丟了賺錢的機會”。

四、中國“運用外匯儲備進行投資”,“從來都是按照市場規律進行多元化、市場化操作,而且中國是長期負責任的投資者”,“對中國發展的一些擔憂,我認為那是過慮了”。

中美貿易規模走到巨額的貿易順差是不是靠市場、是不是靠商業規則,中共的投資是不是按照市場規律,美國是不是“過慮”,北京高層是心知肚明,全世界也有很多明白人。從近一年來公布的信息看,中共在過去十幾年間,通過政治、經濟、科技、文化、大外宣、網路等手段,對西方國家的各方滲透達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這其中助紂為虐的就包括華為、中興等科技公司。不僅如此,其向全球推廣的“一帶一路”計劃、為奪取製造業領先地位的“2025計劃”,在南海及海外修建軍事基地等,正是中共向全球擴張的野心的具體表現。任由中共擴張下去,西方危矣,世界危矣。

在對中共和社會主義有著清醒認識的川普總統的帶領下,美國開始覺醒,開始調整此前政府的政策,對中共說“不”。加征貿易關稅就是川普政府為扭轉以往中美不公平貿易打響的重要一槍。同時,對中興的制裁,對華為的起訴,對孔子學院和中共海外媒體的警惕,對“2025計劃”的打擊,對“一帶一路”計劃的批評,對南海問題的關注,對中國人權黑幕的曝光……一年走過,美國所有的強硬舉措都在告訴北京,美國在調整國家安全戰略和國防戰略後,中共已實實在在成為美國首要對付的敵手,美國不會屈服於自嗨“厲害的國”的北京政權的威脅。美國與中共這個自私自利、以戕害中國人為己任的政權是不可能存在共同利益的。可以想見,將來如果北京繼續抱殘守缺,繼續採取損害人權與野蠻擴張的政策,必定遭到美國全方位的打擊,前景不妙。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動態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