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王全璋案新進展 天津高院電腦查無案件信息

3月11日,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左)、二審辯護律師藺其磊和709家屬王峭嶺,前往天津最高法院查詢,現場得到回復稱電腦里沒有查詢到王全璋的案件。(推特圖片)

3月11日,王全璋律師妻子李文足、二審辯護律師藺其磊和709家屬王峭嶺,前往天津最高法院查詢,了解王全璋是否已提起上訴,現場得到的回復是電腦里沒有查詢到王全璋的案件。高院的回應令外界更加關注王全璋的人身安全。

李文足對大紀元表示:“一審庭審都是不公開的,秘密審判,沒有律師,包括一審的結果出來,都是官方在暗箱操作,我們沒有任何消息。包括他(王全璋)的結果出來之後,我們連一張他的照片都沒有。我這個做妻子的肯定是比誰都擔心他的安全,更焦急的。”

藺其磊律師於11日發布推文說明了現場的情況。

11日上午10時,他們三人來到天津高院訴訟服務中心,在門口,法警以沒有一審判決書為由,沒讓他們進去。一名法警讓寫上查詢人的名字去電腦上查,藺其磊寫下了“王全璋”三個字。半個多小時後,一名警號110033的女法警和上述法警一同出來告知:“我們的電腦網路里查不出王全璋的案件。”

藺其磊對他們說:“你是代表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的,請你確認是不是你們的電腦網路上沒有查出來王全璋的案件?”這名女法警肯定地說:“是。”

藺其磊對此質疑:“今天得知天津高院沒有王全璋的案件,說明王全璋沒上訴。可能嗎?要不然就是天津高級法院故意隱藏王全璋的二審程序,拒絕家屬和辯護律師的知情權和辯護權。繼續把王全璋案辦成一個秘密的、非法的審判。”“如果是這樣,天津高級法院,你們最終將接受歷史的審判!”

藺其磊還指,一個堂堂高級法院,竟然連一個程序問題都不敢給律師和家屬釋明。所謂的依法治國,所謂的司法獨立都是浮雲啊!

對於天津高院的做法,程海律師認為有兩種可能,一是高院隱瞞,二是中院故意沒有往上報,延期申報,這是嚴重的違法。

程海律師認為,現在的法院是掌握權利的黑惡勢力,為了隱瞞案件的事實或者程序,阻撓律師依法介入,搞黑社會方式的辦案。掌權者故意不守法,執法犯法,是中國(中共)的一個特色。

長期以來,王全璋一直為弱勢群體和法輪功學員做無罪辯護,是“709大抓捕”律師案中未被釋放的最後一人,他在2015年中被當局帶走後,超過一千日音訊全無。

2018年12月26日,天津第二中級法院開庭閉門審理,當局在法院周圍部署了重重警力進行封鎖。2019年1月28日,天津二中院官網公告稱,王全璋犯“顛覆國家政權罪”,一審判決有期徒刑四年半,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李文足及聘請的辯護律師在這幾年中未見過王全璋一面,使得其身體狀況備受外界關注。

美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先生在今年1月希望之聲廣播電台的訪談中談到,王全璋整個庭審過程詭異而神秘,不僅沒有支持者可以旁聽,連王律師的妻子也不許在場。

家人聘請的律師是程海,但是官方不承認,不讓他見面。官派律師聲稱見過他,但在開庭一分鐘就解聘了,在這之前和在這個之後都沒有一個人見過他,他的妻子花了這麼多力氣這麼多天都不能夠見到他,這個事情是非常罕見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記者洪寧採訪報道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