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心靈之燈 > 正文

最後印象 是對一個人蓋棺定論

大家好,我是小寓。

又到了“金三銀四”的跳槽季,坐在你身邊的同事,還在嗎?

晚上跟好友們閑聊,其中一個人說:“年後上班,過了一周我才發現公司少了兩個人,問了同事才知道原來他們已經離職了。”

我們在調侃她反射弧太長的同時,也不得不感慨,這就是所謂"流水的兵"吧。

工作之後,都說一年中最長的時間都是在公司跟同事一起度過的,哪怕平時交集不多,也是抬頭不見低頭見的熟人。

突然少了幾個人,有些小傷感也是難免的。

儘管這種小傷感並不會持續多久,但大家相識一場,日後或許還有"江湖再見"的機會。

不過說實話,這種"靜悄悄"式的離職,或許已經是比較圓滿的結局。

有人要走,不必強留,該怎樣還是怎樣。

但總是會有一些人,在離職的時候不按正常邏輯出牌,硬要鬧得沸沸揚揚。

所以也有人說:

“離職有時候就像分手。

分手見人品,離職不僅見人品,還能看到一個人的格局。

甚至,離職的時候,你才會真正了解一個人。”

@倩倩的啊

初入職場的時候,我遇到過兩個同事,在同一個公司,她們一前一後先我離職,都讓我印象深刻。

第一個同事,是被辭退的。

那時,我應聘進入了一個初創公司,做文案的工作。

大約一個月之後,由於公司的工作性質,需要周末也有人上班,所以公司新招了一個文案。

新來的文案其實是轉行來的,儘管已經工作了三四年,但對於文案這一方面,水平跟我差不多。

在平時的相處中,我發現她其實還算是一個聊得來的人,不管在工作配合還是私下的交往,感覺她人都挺不錯的。

直到她離職的時候,我才驚覺,原來我從來都不了解她。

事情是這樣的:

在她來公司大約一個月後,領導分別單獨找我、找她談話。

她被辭退了,在一周的工作交接之後,就要離開公司。

說實話,我當時是難過的。就像上學時朝夕相處的同桌被開除時一樣難過。

但她對我說:“領導覺得你的文章很不好,排版也很low,讓我在走之前好好教教你。”

聽她這麼說,我心裡一咯噔。

她接著說:“你知道為什麼領導讓我走嗎?因為我的工資是這個數。”

說著,她用手比划了一個“六”。

我明白她的意思,她的工資幾乎是我的兩倍。

她是想說公司之所以辭退她沒有辭退我,是因為留著我,比較省錢。

一向活潑的我從那一刻開始,沉默了。

在她還在職的那一周,我也沒有再說過什麼,我不想過多惡意揣測她,但我知道自己很受傷。

一周後,莫名其妙的,她依然在公司。

同事們說,她找領導表示可以給她換個崗位,但是要求原來的工資待遇。

鬧了兩天,領導不同意,她便不再來公司了。

但還沒完,又過一段時間,同事們告訴我她把公司起訴了,並且向公司索要上萬的賠償。

我一陣唏噓。心裡想著:原來,離職可以如此暴露一個人的本質。

第二個同事,是主動辭職的。

她叫李莉,大家都叫她莉姐。

莉姐剛來的時候,我還沒有從前同事的事情里走出來,有些鬱鬱寡歡。

但工作還是要認真完成,所以那一段,我儘管沒有那麼開心,還是很理智地一切照舊著。

慢慢地,我發現莉姐是真正有能力的人,寫文案,做活動都不在話下。

而且她會非常耐心和事無巨細地教我任何我不懂的東西。我便也很“虔誠”地吸收著。

人與人之間的聯繫都是逐漸加深的。

工作外,我們也慢慢會有一些交集,微信上的聊天從一開始的“以禮相待”到暢所欲言,甚至到“口無遮攔”,我們的關係越來越好。

對我來說,她已經成了一個亦師亦友的存在。

後來,公司臨時改作息制度,她因為私人原因,主動離職。

她離職的時候,把所有的相關資料非常詳細地整理好、打包好交接給我,完全做到了一個幹練成熟的職場人應有的職業操守。

再後來,我也因為一些個人原因從那個公司走了。

但直到現在,莉姐都還是我在工作後結交的很重要的朋友。

不得不說,人生的際遇真是奇妙,而離職時的表現,才真正暴露一個人的人品。

上面這個故事有點長,但小寓還是選擇把它完整地講出來。

不得不說,它是比較具有代表性的。

職場中到底要不要交朋友尚無定論,每個人也都會有自己的選擇。

但是,如果你想跟同事交朋友,請一定再見過TA離職時的樣子再決定。

因為那個時候,是你能看到最真實的TA的時候。

有網友總結了“離職見人品”的那些事例:

第一天提出離職,第二天不交接工作就悄無聲息走人;

離職前,不交接工作資料,反而把它們全都刪除,拂袖而去;

離職後,心有怨恨,到處散布前公司的負面消息;

一離職,就立馬拉黑刪除所有同事。

……

說起刪除同事,想起之前看過的一個新聞:

王先生在離職的時候,老闆規定他要把公司的同事全刪除了才能走。

著急離職的王先生當下同意了,事後才意識到,老闆這麼做,其實是侵犯了自己的權利的。

由此,離職時,不僅能檢驗同事之間的感情、看到一個人的本質,也能彰顯老闆的格局:

@鑫不會說話

剛畢業的時候進了一個培訓機構做老師,平常等學生們放學輔導他們寫作業,周末上課。

幹了一個月,發現自己真的不適合跟小孩子打交道,找不到方法能跟他們和諧相處。

無奈提出離職。

但是才做一個月就走,說實話心裡有些愧疚,發了長長的微信給他,並且一直想著怎麼跟老闆好好道個別。

可是沒想到老闆並不想跟我好好道別。

我還沒走到他跟前,他就做了一個停止的手勢,表情滿是鄙夷和不想理睬。

我到現在都對那個表情記憶猶新。

當時看到他是這樣的反應時,心裡的愧疚也一下子蕩然無存。

明明工作的時候他是一個很善解人意的老闆,我提出要採購什麼輔導資料,他也都滿口答應,還願意親自帶我去書店買。

離職了才發現,原來人與人之間的交情可以這麼淺。

不指望老闆會說“祝你有一個好前程”,連一句道別話都沒有,也的確還是讓人挺心寒的。

當然,並不是所有的老闆都這樣,小寓的朋友石頭就遇到過格局大的老闆。

剛畢業時,石頭依照本專業找了一個敲代碼的工作。

但在那個崗位上,他日漸發覺自己水平菜,又對代碼實在愛不起來,而他又是一個畫畫愛好者,想要轉行做設計。

糾結了很久,一年過去,石頭決定向老闆坦誠。

本來以為會遭到老闆的惡語相向,但沒想到老闆很是語重心長地說:“你們還年輕,有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儘力去追,以後如果有我能幫到你的,儘管開口。”

那天,老闆跟石頭聊了很多,也鼓勵他很多。

這讓石頭心裡很暖,對這個看起來冰冷的職場有了不一樣的認識。

有人說:“人們總會花很多時間去準備如何給別人留下深刻的第一印象,卻很少考慮到‘最後印象’。

而離職,就是最後印象。”

第一印象固然重要,但有時候,最後印象卻更能對一個人蓋棺定論。

想起旁邊的大純跟我說過:

“你做的每一份工作都不僅僅關係到現在,你做過的事,走過的路,你的為人,都會對你的以後產生影響。

哪怕你從公司離職了,以後說不定都還會見到,這個公司的人,都會成為你各方面的一點積累。”

聽著大純的話,突然想起那句“但行好事,莫問前程。”

其實,或許在職場里,如果一直行好事,就是在給自己造前程啊。

離職,永遠不是終點,只是一個過渡的節點,在這個節點上的表現,往往才具有決定性的意義。

職場不易,願大家且行且珍惜。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宋雲 來源:天天快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心靈之燈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