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楊子立:給江澤民的公開信 你製造了無數共產黨的敵人

「新青年學會」的冤案,對您來說,可能小到您早已忘的乾乾淨淨,跟那些真正的大案,比如成千上萬法輪功練習者被拘留、酷刑、失蹤、判刑,再比如您剛上台前期對六四受難者的鎮壓,我們四個人的案子真是小到不值一提。但是任何一個冤案,落實到具體的受難者頭上,都是一生的不幸,我們的親人也同樣遭遇常年的苦難。

楊子立(視頻截圖)

尊敬的江澤民先生,

我叫楊子立,是您當政時期一名政治冤案受害者。現在給您寫信是希望您在有生之年能夠對您曾經領導過的執政黨和政治體制有一個深刻的反思。

我的案情並不複雜。2000年,我參加了一個學生組織,叫“新青年學會”,類似今天的讀書會。會員總共8人,大家用業餘時間讀書、調研,有空的時候聚一起交流學習經驗,或者請學者做個講座。宗旨也很明確,是“積極探索社會改造之道”。我們僅僅出於對農民的共同關心才走在一起。就這麼簡單一個小組織,一無資金,二無辦公室和職員,三無任何外部支持,竟然被北京市國家安全局構陷成“顛覆組織”。所謂的“罪行”,就是其中一個會員在我的個人網站鏈接的論壇上粘貼的文章中有“中國是假民主”“反對老人政治”兩句話。所謂的證據,就是安全局派的卧底學生李宇宙寫的彙報,說我主張多黨制和私有制。另一個致命的證詞就是另一個會員范二軍(當時北航的政治輔導員,中共黨員,後來走向毛左,創辦了“烏有之鄉”)在警察逼迫下寫的偽證詞,說我們要推翻政府,徐、靳二人主張暴力,我和宏海主張和平手段。也許因為這個證詞,徐、靳二人判刑十年,我和宏海判刑八年。這些虛假的證據其實不難辯駁。所有證人,包括李宇宙和范二軍,都在二審前給法官寫了新的證言證明我們無罪。但是,由於有了您的親筆御批,二審法官,北京高院的金星先生連法定程序都不遵循,不允許證人出庭,直接裁定有罪。

世界各文明國家,無不遵循司法獨立,無罪推定,憑有效證據定罪的原則。而貴黨卻特彆強調黨領導司法。這就導致判案的法官明知我們無罪,卻不敢憑法律和良知斷案,一直等到您的批示下來,才根據批示判的有罪。我一個底層受害者,又如何知道您親自做出了批示呢?其實也是偶然,是北京高院的卷宗里發現了您的批示。您又是根據什麼做出有罪批示呢?原來是當時的國家安全部部長許永躍先生的彙報。許部長說我們是建國以來第一起在學生群體中發展反黨組織的大案。他是個行政部門的官僚,所有的行政部門官員為了升官發財,都要誇大其詞,所以他這麼說並不奇怪。檢察院起訴我們顛覆國家政權的重罪也不奇怪,畢竟能辦成一個政治大案,許多人都會立功受獎。倘如真是司法審判獨立,當庭質證,法官據實判決,中國怎麼可能會出現那麼多冤假錯案呢?問題恰恰在於,中國有太多像您一樣過於自信的貴黨各級黨委書記或政法委書記,認為自己對刑事案件的判斷比職業法官要高明,要以黨的領導權威去指揮法官判案。可是,您在批示我們的案件之前,除了單方面的許部長的彙報,看過我們寫的辯護詞嗎?聽過指控方和我方辯護律師的辯論嗎?我相信您肯定沒有看過。即便是您看過,您認為您的法律意見就一定比職業法官的判斷更符合法的精神嗎?

您也許認為,普通刑事案件可以交給法官處理,但是政治案件、群體案件、名人案件或其他有社會影響的案件應該由黨處理。但這恰恰是司法腐敗的根源。一個文明的國家會把法治、平等、人權作為基本的憲法原則,而法治的基本要求就是所有的社會關係都要服從法律安排。在貴黨已經壟斷立法權、行政權的情況下,為什麼貴黨對由貴黨黨員出任的法官還不放心呢?是不是擔心法官出於良心會放過貴黨的敵人呢?可能您不承認這一點,認為法官可能會徇私枉法,所以需要黨親自領導司法審審判。但是,畢竟法官要對自己的判決承擔責任,而那些背後下指示、寫條子、打電話,甚至把法官叫過去下命令的貴黨官員,在不用署名於判決書的情況下難道會更有動力和能力做出比職業法官更公平的判決嗎?

“新青年學會”的冤案,對您來說,可能小到您早已忘的乾乾淨淨,跟那些真正的大案,比如成千上萬法輪功練習者被拘留、酷刑、失蹤、判刑,再比如您剛上台前期對六四受難者的鎮壓,我們四個人的案子真是小到不值一提。但是任何一個冤案,落實到具體的受難者頭上,都是一生的不幸,我們的親人也同樣遭遇常年的苦難。

您也許認為,為了國家興旺發達,所以必須貴黨統治,而為了貴黨統治牢固,所以任何對貴黨統治的潛在威脅都必須消滅在萌芽狀態,因此,即便是製造了冤假錯案,也在所不惜。秉承這種理念的國家領導人,做的最好也不過是成就帝王專制時期的宏偉夢想,跟人民主權、人人平等、以國民幸福為目標的現代國家治理理念格格不入。況且,當代社會容不得有這種理想的領導人取得像亞歷山大大帝那樣的輝煌偉業。當您為了消除潛在政治危險而摒棄法治、侵害公平、踐踏人權的時候,就在懲罰個別人的同時造成了更多無辜者的苦難和更多正義人士的憤怒。當貴黨再去懲罰那些表達憤怒的人的時候,又產生了新的更多的受難者和義憤者。您可以仔細分析您所知道的每個貴黨的反對者,幾乎每個人都是從貴黨的溫和批評者或者不經意的受害者在受到更不公平的懲罰後轉變為貴黨的敵人的。我相信,在您懲罰我們四個為農民的苦難而呼籲的青年的時候,產生的潛在貴黨反對者會超過4000個人。可以說,共產黨的敵人都是你們自己製造出來的。

您可能為曾經領導全世界最強大的政黨而自豪,為死後覆蓋黨旗萬人弔唁而榮耀。但是您可能沒有意識到,您為之自豪的黨,在沒有任何外來監督的情況下,已經成為脫離人民群眾的利益集團,從上到下充斥著象許永躍這樣為了升官發財不惜吃人血饅頭的官員。當您聽信這些官員的彙報而發號施令,在自以為維護了黨的根本利益的時候,恰恰暴露了一黨專政的致命弱點,並且給貴黨本身也造成了難以估量的損害。一個明智的國家領導者,無論某個人、某政黨或者某集團,應該清楚的認識到歷史規律:國家的真正長治久安依靠的是民主、法治和保障人權,而不是象古代帝王一樣的所謂“勵精圖治”。很可惜,您的眼光沒有看到確立您真正人生價值的正確道路:把中國帶入民主。相反,您卻致力於把貴黨塑造成萬世相傳的長生不老黨。您這種徒勞的努力不僅不會給您帶來永久的榮耀,相反,即便在您死時還來得及享受隆重的葬禮,但歷史將把您作為一個暴君而不是一個偉大的領導者而讓後代銘記。

您也許曾經很享受您的無邊權力,您不經意的一個批示,一個電話,甚至一個暗示之後,很可能就是多少人的身家性命和家庭幸福的灰飛煙滅。作為一個男人,有多少美女挖空心思想給您投懷送抱而不得。甚至作為可以直接掌握核按鈕的大國掌控者,您擁有讓地球顫抖的能力。但是所有人都逃不過上天註定的生老病死。假如您利用您的權力,去形成一種沒有人再擁有這種無上權力的機制,那將是您最偉大的選擇。可惜您再也沒有機會成為主動放棄自己權力的偉人。無論您即將去見上帝,還是去見馬克思,在您離別這個世界之前,我想知道,您是否為那些您當政時期製造的大量無辜受害者們而感到懺悔?

楊子立

2019年3月13日(入獄18周年紀念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