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嚴家偉:極權專制對中國新聞界的一次嚴厲打壓

————「反右」運動中的「左葉事件」

左葉事件過去六十多年了,左葉和當年的受害人大多數都已離世。但專制當局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卻不僅沒有放鬆,沒有改變,而是愈演愈烈。而今中國已成為世界上迫害、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在中國大陸一些有良知、敢說真話的報刊,如《南方周末》,以及整個南方報業集團均遭到打壓整肅。甚至主編入獄,優秀的編輯、記者如長平,笑蜀等人被迫下崗,甚至流亡國外。

立法、行政、司法三權分立,是現代文明民主國家權力運作的基本規則,而新聞媒體對公權力的監督,又被稱為“第四權力”,新聞記者於是也被人譽為“無冕之王”,對於正常的文明社會而言這些已是常識。然而在極權專制制度下,尤其在共產極權專制下,這一切都被視為大逆不道。輕則稱其為“資產階級反動觀點”,重則則會被打成“反黨、反社會主義的罪行”。1957年的所謂“反右”運動中便出現了這樣一場對新聞界大規模的打壓與迫害。

中共從它在延安佔山為王到紫禁城奪得國柄,不但從不接受三權分立的普世規則,更杷“第四權力”的新聞媒體及新聞工作者視為草芥,視為其一黨私有財產,囊中之物,於是乎把它冠以“人民”頭銜的全國第一大報“人民日報”也稱為“黨的喉舌”,還必須姓“黨”。毫不誇張地說這是中共-以貫之的“優良”傳統。所以筆者要在下面向大家介紹的這個發生在1957年所謂“反右”運動中轟動一時的“左葉事件”,也就既令人氣憤也不足為怪了!

1957年4月,當時蘇聯“最高蘇維埃主席團主席”(大約相當於中共的“人大常委會委員長”)伏羅希洛夫應邀到北京來參觀中共舉辦的“全國農業展覽會”。此時斯大林雖已亡故四年,毛澤東自感羽翼漸豐,已不安心作蘇聯“兒皇”的地位。但在表面上毛與中共都還不敢公開挑戰“以蘇聯為首的社會主義陣營”這個提法和“蘇聯老大哥”的地位。因此當時伏羅希洛夫駕臨北京仍是副“太上皇”的姿態。中共的“人民日報”一口個“伏老”令人聽後頓感“肉麻”。在“伏老”參觀“全國農業展覽會”的現場,中共的官員一個個都像打了雞血針樣的興奮,巴望不得能靠“伏老”近一點,留下個鏡頭,也好光宗耀祖吧!

1957年5月初當天就在伏羅希洛夫與劉少奇出現在農業展覽會現場時,記者紛紛想去搶拍鏡頭,官員則極力想靠近點,把自己也拍進去。如此一來由於當時記者較多,還有不少參觀人員,秩序顯得有些混亂。這時有一個矮胖的官員卻是一副很不知趣的樣兒,總是站到劉少奇和伏羅希洛夫的前面,緊緊擋著攝影機的鏡頭。弄得記者無可奈何,忍無可忍。於是北京“中央新聞紀錄電影製片廠”的韓德福實在沒辦法了,便走過去輕輕地拉了一下那位矮胖官員說:“同志,請你讓開點!”誰知那位“同志”扭過頭來,一臉怒火地說:“怎麼!你重要,還是我重要?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當時此人橫眉怒目,眼睛睜得大大的,樣子十分嚇人,韓德福嚇了一跳,也弄不明此官系何方“神聖”?如此大的口氣!只得走開了。

厡來此人就是當時中共農業部部長助理左葉,其人來頭不小。原是農村一名無業游民,當中共上世紀二十年代在江西搞所謂“中華蘇維埃共和國”時,此人於1927年參加紅軍,後來參加過所謂的“長征”和西路軍西征,歷任團長、旅長、師長。1949年後,任第四野戰軍四十一軍第一二一師師長、中南公安軍副司令員兼參謀長等職,1952年轉業到農業部仼部長助理。可謂ㄧ路官運亨通,所以無怪那天如此飛揚跋扈。而且現場大家都聽見了,左葉是在罵人,並且罵的是“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好ㄧ個叫“你們”滾出去!實則是罵了全體在場的記者。那時還沒開展所謂的“反右”運動,中國知識分子的脊梁骨還沒被打斷,還有ㄧ點從“舊社會”帶來的文人的自尊心和骨氣,因而無法任中共官員隨意侮辱“唾面自乾”。於是乎在中共管制下的媒體也終於忍不住發聲了。

當時北京的《中國青年報》是共青團中央機關報,而共青團被視為是中共的“嫡系”隊伍接班人,故一向比較敢說話。5月7日,該報那天在場參加攝影採訪的記者洪克寫了一篇題為《部長助理與攝影師》的小品文刊登在當天的《中國青年報》的“辣椒”專刊的第四十八期上,不點名地批評了左葉。第二天,《文匯報》則刊登該報記者的北京專電《新聞記者的苦惱》,再次報道了這個事件,同時還專門配發了社論《尊重新聞工作者》,對左葉進行了較為尖銳的諷刺。接著《北京日報》、《光明日報》也跟進作了報導,《北京日報》還舉行了記者座談會。5月10日,《人民日報》的副刊還刊登了《要學會尊重人》的文章和《官僚架子滾開》的詩,並配發了諷刺性的漫畫。其他一些報刊也都發表了類似的文章。1957年5月11日,新華社又發了通稿,使這件事的影響進一步擴大,並由此引發了全國新聞界關於新聞工作者地位和反官僚主義的大討論,

而此時也正是毛澤東在作“引蛇出洞”的偉大戰略部署之日,毛號召大家“鳴放”反官僚主義,反教條主義,要大家“知無不言,言無不盡,言者無罪”……所以此時誰也不知道毛澤東葫蘆里賣的是什麼葯,以為他當真是要在中國倡導民主和開放新聞言論自由了,所以左葉大官人也只好夾起尾巴聆聽批評。一批“左家莊”的黨棍子御用文人們雖ㄧ肚子“不理解”的怨氣,也只好偃旗息鼓忍氣吞聲。到5月下旬,左葉事件的第ㄧ階段便以新聞媒體人的全勝而告一段落。

可是接下來,在1957年6月8日,中共中央發出了《關於組織力量準備反擊右派分子進攻的指示》,指示要求各省市級機關、高等學校和各級黨報都要積極準備反擊右派分子的進攻,並危言聳聽地認定:“這是一場大戰(戰場既在黨內,又在黨外),不打勝這一仗,社會主義是建不成的,並還有出‘匈牙利事件’的某些危險。”同日,《人民日報》發表題為《這是為什麼?》的社論,更指出“我們還必須用階級鬥爭的觀點來觀察當前的種種現象,並且得出正確的結論”。毛澤東與中共就這樣一夜之間翻手為雲,覆手為雨地發動了它所謂的“反右”運動。實際上就是把前段時間在中共各級黨委(包括毛中央)號召人們幫助中共整風而提出的各種意見、建議通通定義為“右派分子向党進攻”加以“秋後算賬”。而“左葉事件”則更加嚴重。因為它是一個臨時的偶發、突發事件激起眾怒而招來的強烈反晌。這在當局看來就更是大逆不道“向党進攻”。

於是乎在1957年8月14日,《人民日報》一版頭條便發表社論題為《對新聞工作者的一個教訓》,這篇社論竟然定調說:右派分子向我們的黨和國家猖狂進攻的時候,巧妙地利用這個事件,從新聞戰線上放出一支毒箭。接著中共各大報,立馬轉向,紛紛發文對所謂的“左葉事件”重新評價,進行大翻案,並恣意篡改事實,把記者說得蠻不講理,例如,把韓德福輕輕拉了一下左葉,改成重重地“推了左葉ㄧ把”,把左葉罵人的話“再擠就叫你們滾出去!”全部刪掉,把左葉凶性十足說的“你重要還是我重要?”改成“你的工作重要,還是我的工作重要?”如此等等。經過黨報和御用寫手們如此一番妙筆生花地“修改”之後,記者成了“橫不講理”的“惡人”,左大官人反成了“彬彬有禮”的“受害者”了!於是此事便被定性為“是新聞戰線的右派分子向黨放出的毒箭”,是一場:“被新聞界右派分子加以誇大渲染,藉以發動反對人民、反對社會主義、反對共產黨領導的政治進攻的一個導火線”,於是凡報道過這件事的報紙通通被迫公開檢查認錯,凡是發表過批評左葉意見的人,幾乎ㄧ網打盡都被打入“右冊”。現場“肇事”的韓德福,以及首先在中國青年報上發聲的記者洪克等人更難以倖免。最後被株連遭受各種迫害的記者,媒體人多達數十人。是“反右”運動中又一個令人震驚的大冤獄!

左葉事件過去六十多年了,左葉和當年的受害人大多數都已離世。但專制當局對新聞自由的打壓卻不僅沒有放鬆,沒有改變,而是愈演愈烈。而今中國已成為世界上迫害、關押記者最多的國家。在中國大陸一些有良知、敢說真話的報刊,如《南方周末》,以及整個南方報業集團均遭到打壓整肅。甚至主編入獄,優秀的編輯、記者如長平,笑蜀等人被迫下崗,甚至流亡國外。報刋不敢說真話,只好媚官,媚權,粉飾說謊。整個社會缺失新聞輿論監督,貪腐橫行,各種不公不義之事自然猖獗橫行在所誰免。台灣著名作家柏揚曾說“人生倉促,歷史可以原諒,但是絕對不能忘記。”因為“忘記暴政,悲劇就會再來。”──而要不忘記暴政,首先就得知悉暴政的真像。沒有真像,類似的悲劇隨時說來就來。今天我們再次重提當年的“左葉事件”,其意義也應該是這樣吧!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議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