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國際財經 > 正文

為什麼100美元鈔票這麼多?

在2008年金融危機後的10年里,金融的世界發生了很多奇怪的事情。但不久前發現的一個新現象可能會讓即便是經濟學家和金融家都非常驚訝。

德意志銀行(Deutsche Bank)首席國際經濟學家托爾斯滕•斯洛科(Torsten Slok)發現,根據美聯儲(Fed)編製的數據,自2008年以來,流通中的100美元鈔票的數量翻了一番,全世界有大約125億張百美元鈔票存放在人們的錢包、保險箱和手提箱里。價值1.25萬億美元。

考慮到理論上我們生活在一個數字時代,有信用卡、比特幣這些東西,這一現象讓我覺得很奇怪;加之還有人(例如特斯拉(Tesla)首席執行官埃隆馬斯克(Elon Musk))預測現金將很快消失,這一現象或許就更怪了。更奇怪的是,100美元鈔票數量的增長意味著其數量在歷史上首次超過了1美元鈔票,成為了人們使用最多的鈔票。

這種需求的飆升還是在美聯儲上調美國利率之際發生的。這有悖經濟邏輯:在加息時,消費者理應把現金投入能產生更多收益的資產,例如股票或債券。

“這與經濟學課本上可能會教的情況相反,”斯洛科指出,他表示,讓1.25萬億美元的金融“火藥”以現金等“死”資產的形式存在,不產生任何收益,這是“非常奇怪”的。

為什麼會出現這種情況?斯洛科承認,他並不完全確定;並且儘管他的研究報告在德意志銀行的客戶中引發了辯論,別人似乎也拿不出什麼有把握的答案。

有幾種可能的解釋可以排除掉:美國消費者沒有把這些鈔票用於日常生活。波士頓聯儲銀行(Boston Fed)在2012年的研究顯示,儘管通常情況下,“現金仍是消費者最常用的支付方式(占每月支付數量的40.3%)……,但只有5.2%的消費者的口袋或錢包里會裝有一張100美元鈔票”。

美聯儲政策也沒有給出簡單的解釋:儘管美聯儲向金融體系注入了流動性,但這些流動性不一定需要體現為100美元鈔票。

這讓我們只能尋找別的可能讓消費者需要這些鈔票的原因。一個原因可能是犯罪。哈佛大學(Harvard)經濟學教授肯尼斯•羅戈夫(Kenneth Rogoff)表示:“很多證據表明,多數國家的貨幣有很大比例(一般遠遠超過50%)正是用於隱藏交易痕迹。”

另外,渣打銀行(Standard Chartered)前行政總裁冼博德(Peter Sands)幾年前一份頗具影響力的論文指出,犯罪分子一般希望使用市面上最大面值的紙幣,例如100美元鈔票或500歐元鈔票。

歐洲當局2016年為打擊洗錢宣布廢除500歐元鈔票,這可能迫使更多非法活動使用100美元鈔票。讓當前這種情況變得更可疑的是,芝加哥聯邦儲備銀行(Chicago Fed)的研究人員估算出,如有有大約五分之四的大面值鈔票位於美國境外,1980年這個比例為三分之一。

然而,正如斯洛科指出的那樣,目前沒有證據證明,在500歐元鈔票被廢除後,100美元鈔票的使用量增加了(200歐元的鈔票仍在流通)。也沒有明顯的證據表明,自2008年以來,犯罪活動翻倍了。

斯洛科懷疑,導致這種現象的還有一些與犯罪無關的原因。西方消費者囤積現金的原因可能是他們擔心金融體系的未來而且不擔心通脹風險。

地緣政治動蕩幾乎肯定是另一個原因。正如美聯儲經濟學家露絲•賈德森(Ruth Judson)幾年前在一篇論文中指出的那樣:“一旦一個國家或地區開始使用美元,隨後出現的危機會導致更多美元資金流入。”

例如,逃離中東戰事的難民可能在囤積100美元鈔票。中國的富有精英可能也在這麼做因為他們不相信他們自己的經濟體制和貨幣的未來。俄羅斯富有家族可能也是如此,尤其是因為瑞士等國家的銀行開始更嚴格地執行反洗錢規定。

接下來還有一個近期才出現的因素:美國聯邦法律現在不允許美國銀行或信用卡公司處理與如火如荼的大麻行業相關的金融業務,這可能也在擴大需求。

除非一些金融偵探真的發現了這些鈔票價值萬億美元的藏身地,否則我們可能永遠也無法確切地知道這些解釋哪個正確。與數字交易不同,現金的本質就是它很難追蹤。

這無法阻止我們回味這其中的諷刺意味。儘管我們生活在一個對“無接觸”交易等創新著迷的時代,但一些看得見摸得著的商品和關係仍極為重要,特別是在一個無實體的網路世界。文化變革進程不會呈一條直線,更不會呈科技界年輕才俊們可能期待的那種方式。矽谷,請注意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FT中文網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國際財經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