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短評 > 正文

陶傑:恐襲深層原因多

對於維吾爾問題,凶手似乎也一知半解。天山山麓本自古以來,是維吾爾東突厥人的家鄉,他們沒有大舉向漢人的地區移民。凶手不滿穆斯林移民來南半球,這一點與中國新疆問題的性質完全不同。

紐西蘭發生恐怖襲擊案,血洗清真寺,凶手自稱小時信奉無政府主義和共產主義,又聲稱中國的政治價值觀與他相同。凶徒感到澳洲紐西蘭之南天是屬於白人的,用槍械濫殺無辜,他認為是捍衛家園。

凶手如此認同,此或因為中國政府對“新疆”維吾爾族的強制管理方式,包括將穆斯林送入官方聲稱的教育營。

唯香港特區政府的教育局,年前之國民教育教師指導手冊,認為“北京模式”優於民主自由的華盛頓模式,大可向外輸出。現在竟然有此怪事,香港學生難免感到困惑。為免思想混亂,教師應該在課堂提供正確解釋,只是不知要特區政府教育局如何指引。

對於維吾爾問題,凶手似乎也一知半解。天山山麓本自古以來,是維吾爾東突厥人的家鄉,他們沒有大舉向漢人的地區移民。凶手不滿穆斯林移民來南半球,這一點與中國新疆問題的性質完全不同。

雖然有了互聯網,人類的溝通不但未見增進,而且誤解更甚。

澳洲有國會議員,發言譴責暴力,但隨即指出問題的根源在於移民。

此一論斷卻被紐西蘭女總理指為“令人作嘔”。然而香港一九六七年的左派大暴動,發展到在街頭放炸彈,問題的根源就是大陸的文革風潮,碰到香港的殖民主義和貧窮。

法國的黃背心示威運動,問題的根源在於全球化帶來的貧富差距。所有的社會暴力,都有深層次的背景原因,紐西蘭的恐怖襲擊也一樣。

探究問題的本質根源,會令人作嘔?左派要將他們的“論述”,局限在他們只准容許的表層和小量範圍,就此案報道和評論,即刻設立政治審查。香港的華文傳媒,指該講常識邏輯的議員為“極右派”。

在恐怖主義之下,這種隱藏的法西斯主義,一樣危險。左膠不許講的,偏要講。

連共產黨也懂得研究所謂深層次問題。香港二〇〇三年五十萬人大遊行,中國的官方喉舌罵完民主派,也知道阿董強推二十三條手法不當、管治不力,兩年後阿董被北京解聘。二〇一四年香港雨傘運動,中共官方照樣譴責香港的年輕人,但研究深層原因之後,認定梁振英不宜連任,指定由林鄭月娥接手。

馬克思列寧認為無產階級應該用暴力推翻資本主義,理由是資本主義壟斷生產技術資料和經濟利潤。那麼“資本論”是否應該列為禁書?做總理,遇到恐襲,若只懂得譴責、譴責、譴責;然後大愛、大愛、大愛,用一個不須智能的錄音機械人重複播放聲帶即可。極左和極右,愚蠢和兇惡的本質相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短評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