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郭賢源:紐西蘭慘案 是對西方左翼「政治正確」的響亮耳光!

紐西蘭慘案後該地懸掛的悼念飾物

15日在紐西蘭基督城發生的“槍擊案",最近兩天霸佔了某國“傳媒帝國”的版面(治下發生的事則看不見),這事發生在外國,我估計應該允許國民發表點屬於自己的看法。當然,由於某些經驗值得比對,以回應現實中的問題,所以在此不妨“消費”一下紐西蘭。

“農夫與蛇”是中國人熟悉的一個寓言故事,話說一個農民出於好心,看到一條凍僵硬的蛇,把它溫暖過來,結果緩過來的蛇提出要吃了農夫。觀紐西蘭,乃至整個的西方自由世界,我們都可以看到它們不斷地上演“農夫與蛇”的劇本,而指導思想就是所謂的“政治正確”。

在過去,紐西蘭這樣一個溫和的國度,會與殘忍的“槍擊案”聯繫起來,人們沉寂在溫暖的海洋性氣候里,享受著自由帶來的幸福時光。記憶中,紐西蘭極少有暴力襲擊的新聞,那些故事發生在英國、法國、美國等,但是如今改變了,這個太平洋島國正在面對新的挑戰。放寬的移民政策,讓還處在中世紀文明狀態的伊斯蘭教不斷往西方擴張,致使歷史上嚴重對立的基督教文明與伊斯蘭文明在最近幾十年里愈演愈烈,紐西蘭如今也在其中。

眾所周知,西方從中世紀的宗教改革中走出來了,如今的基督教徒已經沒有了先前那麼對待伊斯蘭教徒,在自由、包容、平等和博愛的思想指引下,西方的基督徒對世界的進步應該是貢獻極大,對推進全球的自由有貢獻。大概因為西方文明的發展過快,而甩在後邊的伊斯蘭文明還沒有反應過來,這種自卑情結就讓伊斯蘭人變得特別敏感與脆弱,歷史上的宗教恩怨在最近幾十年里再次凸顯,並且越來越糟糕。

對西方世界而言,他們是文明的,是自由、開放和包容的,因而他們把自己國家的大門敞開,任由過去的敵對者——穆斯林移民進來,甚至是非法偷渡過去。兩個不同的世界,兩套不同的社會秩序和價值體系,這就註定了彼此的不同,西方人可以對自己和敵人開放、包容和友好,但生活在另外一個世界的人卻有著他們的觀念,未必會接受西方的自由秩序。所以,西方人的政治正確,可以對君子使用,未必可以對小人使用;可以對自己使用,卻未必可以被對立者接受。對穆斯林可以一個一個幫助,但當他們如蜜蜂、螞蟻一般蜂擁而至,情況就會改變,移民畢竟是有他們自己的觀念,特別是穆斯林那種絕不改變自己的做法,使得抵達西方世界的他們就如同“特洛伊木馬”,潛在的危機隨時可能爆發。

應該說,紐西蘭這次上演的就是穆斯林的“特洛伊木馬”故事。儘管有的人會指責槍擊者奉行“白人至上”,甚至把這個矛頭指向美國現任總統川普(川普),但人們還是得面對這麼一個事實:左翼思想的白人可以用自己的“政治正確”去寬容對手,卻不能寬容自己的同族或同胞。他們看不見伊斯蘭人對西方自由世界擴張帶來的危害,看不見自由秩序面臨被顛覆,看不到未來幾十年的面貌被改寫,他們活在自己想像的“農夫”情懷中,因而等待著他們的就是越來越多的暴力襲擊事件。在過去三十年里,有多少恐怖分子是針對西方的?有多少恐怖事件是針對無辜平民的?

如果不對擴張的邪惡進行限制或反擊,等到邪惡越來越壯大了,等待西方自由世界的就是自身的被摧殘,就是先進的文明被伊斯蘭的“子宮擴張”所吞噬。也許,你可以單獨去拯救一個一個的人,或者以國家為單位,但不能放開邊界任由他們移民,進而改變自己的人口結構。因為人口的結構一旦發生了根本性的改變,那就意味著文明、秩序發生變化。所以我們去觀察日本,就會意識到日本做的很好,那裡不存在伊斯蘭教與日本文明的激烈衝突。

紐西蘭的槍擊案,擊碎了過去幾十年奉行的開放政策,那種“政治正確”已經到了該反省和改變的時候,取而代之的是嚴格控制政策,限制敵對勢力的滲透與擴張,以維護自由秩序的穩固。事實上,美國總統川普就是改變的榜樣,或許控制政策、防範滲透會在未來的某一天成為新的“政治正確”。亡羊補牢,猶未晚也,西方世界現在還來得及,若不及時改變政策,等到對立者坐大了,那時候就後悔莫及。

人們應該須知:守護自由世界,守護自由秩序,其實是每一個自由信念堅定者的責任。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凱迪社區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