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晚清曾國藩兄弟鎮壓屠殺 死亡上億人

曾國荃所部與彭玉麟的水師在安慶城中競相殺人,安慶城西門外的登雲坡就成了屠場。同治三年(1864年)六月,太平軍首府被湘軍攻克,曾國荃下令放假兩天,縱兵燒殺姦淫,搶掠財物。湘軍血洗金陵之後,又縱火焚城,大火數日不滅,繁華的六朝故都幾乎被燒成廢墟。曾國藩向朝廷奏報請功:曾國荃所部在金陵城內「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餘萬人。秦淮長河,屍首如麻」(其實當時太平軍大多突圍而去,守城軍隊只剩下一萬餘人)。

清•郎世寧•平定準部回部得勝圖•平定伊犁受降

清軍在征服中國的過程中,瘋狂的屠殺百姓,征服中國後,仍對反抗的百姓採取殺光政策。乾隆二十一年(公元1756年),已經被清朝征服的準噶爾汗國宣布獨立,被清政府加封的四個部落的可汗也宣布加入準噶爾汗國,一同對抗清政府。清政府派到新疆的遠征軍接連被準噶爾軍擊敗,準噶爾被清軍佔領的土地幾乎全部被奪回。乾隆帝弘曆大為惱怒,於次年再次派大軍前往鎮壓。此時,準噶爾忽然流行天花,將士相繼病死,戰鬥力大大削弱。當清軍進抵伊犁時,準噶爾汗國可汗阿睦爾撒納無力抵抗,逃往哈薩克王國,後又逃到俄國。後來阿睦爾撒納也染上天花死去。準噶爾汗國雖然被清軍所滅,但未死於天花的準噶爾人仍以游擊戰的方式,繼續抵抗清軍。這使弘曆更為震怒,認為準噶爾人是不可感化的民族,命遠征軍將領兆惠對準噶爾人採取種族滅絕政策。清軍於是展開大清剿,將準噶爾人全部殺光。從此準噶爾便成為一個地理名詞。而弘曆為了炫耀自己的武功,卻將兩次平定準噶爾作為他一生中的兩大奇功,拼湊出所謂“十全”(其餘八大項,皆為征服異族之功),自號“十全老人”。

清朝末年,曾國藩率湘軍鎮壓太平軍,咸豐十一年(1861年)八月,湘軍攻陷太平軍據守的安慶城後,血洗全城,無數百姓被殺。曾國藩的幕僚趙烈文在日記中記載:

“收城之日,五鼓攻陷,殺戳至辰己,時城中昏昧,行路尚需用炬,至今陰慘之氣,猶凝不散,屍腐穢臭,不可嚮邇……城中可取之物,掃地而盡,不可取者皆毀之。壞垣剜地,至剖棺以求財物。”

趙烈文作為曾國藩的幕僚,記載不會有歪曲誇張之意。而從這段簡單的文字中,便可想像當時大屠殺的血腥場面,清軍不但亂殺,而且扒牆掘地,到處搜掠財物,連已經入斂或下葬的死人,被剖棺搜取財物。時隔多日,腐爛屍體散發的惡臭,仍令人無法靠近。

曾國荃所部與彭玉麟的水師在安慶城中競相殺人,安慶城西門外的登雲坡就成了屠場。這場災難過後,被當地百姓改為“嚓兒坡”、“殺兒坡”。湘軍攻陷安慶之後,沿江東下,進逼金陵,同治三年(1864年)六月,太平軍首府被湘軍攻克,曾國荃下令放假兩天,縱兵燒殺姦淫,搶掠財物。據趙文烈日記記載:

“計城破後,精壯長毛……死者寥寥。其老弱本地人民,不能挑擔,又無窖可挖者,盡遭殺死,沿街死屍十之九皆老者。其幼孩未滿二、三歲者亦斫戳以為戲,匍匐道上。婦女四十歲以下者一人俱無,老者無不負傷,或十餘刀,或數十刀,哀號之聲,達於四遠。其亂如此,可為髮指。”

從趙烈文的記述可以看出,清軍把40歲以下的女人全部殺光,那些老者不是被一刀斃命,而是要砍上十幾、數十刀,對於未滿兩三歲的幼童,也不是一刀殺死,而是“斫戳以為戲”,即用刀砍來砍去,或用槍亂戳,既然以殺人為戲,其中不會沒有士兵用長矛把兒童挑起來以開心取樂的恐怖鏡頭。

湘軍血洗金陵之後,又縱火焚城,大火數日不滅,繁華的六朝故都幾乎被燒成廢墟。曾國藩向朝廷奏報請功:曾國荃所部在金陵城內“分段搜殺,三日之間,斃賊共十餘萬人。秦淮長河,屍首如麻”(其實當時太平軍大多突圍而去,守城軍隊只剩下一萬餘人)。

湘軍攻克安慶、金陵後的屠殺劫掠,在攻克其他地方後也曾照樣進行。清道光三十年(1850年),全國人口達到4.3億,是年六月,洪秀全在廣西金田村起事,至1864年敗亡,經過清政府軍長達14年的鎮壓與屠殺,使人口減少了一億多(見《中國全史•人口史•122頁》)。

2007-12-25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東方白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