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全面脫貧 各鄉造假 終出人命

中共承諾中國大陸2020年達到全面脫貧。期限將至,各地“強制脫貧”事件頻出。甚至還有一七旬老人因“被脫貧”自殺身亡。

政府正在推倒房屋(網路圖片)

據香港大公報報道,22個省的省委書記、省長已向中央簽署脫貧攻堅責任書,立下軍令狀,這是十八大以來唯一的由黨政一把手向中央立軍令狀的工作。

在軍令狀的巨大壓力之下,“脫貧”成為一項危及中共官員烏紗帽的重點工作。《寒冬》曾報道,一些地方政府為完成脫貧任務,強迫老人與子女同住。這樣合戶後原本被列為貧困戶的老人,就不能算作是貧困人口,從而“被脫貧”。還有一些老人的房屋被當作危房強拆。如此一來,貧困戶少了,那些看起來破舊的房屋也在短時間內消失,脫貧任務隨之順利完成,但老人們卻遭了殃。

被“脫貧”有家難歸,一七旬老人被逼服農藥自殺

河南省周口市商水縣72歲的王章明和老伴李梅與兩個兒子分家後,就在村東建了一座小屋,日子過得清閑舒心。

2018年8月,他們又在小房子旁搭建了兩間磚瓦房。新房還沒建好,政府就要求他們搬去跟兒子住。

政府人員直言不諱地告訴王老:“這是政策,誰也沒辦法,過了這個風頭再搬回來,我們拍個照片就完事了。”顯然,在他們眼中,“脫貧”不過是一場運動,與群眾是否真的擺脫貧困無關。

幾天後,王老的房子最顯眼的位置被掛上了一塊“無人居住”的牌子。這樣,王老和老伴就名正言順地“脫了貧”。

這塊“無人居住”的牌子還有其他的作用。據當地政府官員說,危房改造也是“脫貧”政策的一項,既然已經“無人居住”,這所房子當然就不用改造了。

為了保持“脫貧”成果,政府人員違反此前的承諾,開始威脅王老,如果敢搬回小屋就要強行拆房,因為這是“給政府臉上抹黑”。

王老深知他們並不僅僅是說說而已,商水縣魏集鄉的每個村都有被強行推倒的房子,其中僅李庄一個村就有25座房子遭此劫難。王老只好選擇住到了二兒子家。

然而,與兒女同住並不像政府說得那樣簡單。

2018年10月,因二兒子家要拆舊房蓋新房,王章明夫妻倆沒地方住,又搬回以前的老房子。不久便被村支書發現,再次以拆房威脅兩位老人搬走。

兩位老人嚇得趕緊搬到大兒子家,可大兒子家與老人關係並不好,也沒有可以居住的地方。

被折騰得精疲力盡,無處可去的兩位老人只好坐在河邊。李梅哭訴道:“自己蓋的房子不讓住,這還讓俺咋過呀?這是什麼世道啊!這不是把人往死路上逼嗎?”

王章明試圖勸妻子想開點,妻子表示想找地方休息會兒,於是獨自回到了小屋。

等王章明回到小屋的時候,發現妻子已經服下農藥死在了小屋裡。

“脫貧”鬧劇:黨讓說啥就說啥

脫貧悲劇與鬧劇在其他地方也不斷上演。

為了迎接上級的脫貧檢查,山西省運城地區的一些貧困村民正在接受特殊的“培訓”。

一位政府內部人員稱,今年脫貧任務如果完不成,相關負責人會被撤職。為保烏紗帽,政府安排專員包戶“脫貧”,隔三岔五到貧困戶家裡強行灌輸扶貧口號,要求他們在接受考核時統一口徑,必須回答已經達到兩不愁(不愁吃、不愁穿)、三保障(醫療保障、住房保障、教育保障)。為體現兩不愁,還要求貧困家庭衣櫃里掛上好衣服,冰箱裡面放上雞蛋、肉類。

“政府讓我們說什麼,我們就得說什麼,如果有一戶答得不合格,今年這個縣就脫不了貧。政府就不會讓我們有好日子過!”一被“被脫貧”的村民無奈地說。

令運城市垣曲縣村民張某哭笑不得的是,村幹部為應對脫貧檢查,要求張某謊稱自己2014年是貧困戶,2015年已經脫貧。但張某告訴《寒冬》,此前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是貧困戶,更從未享受過貧困戶待遇。

臨汾市鄉寧縣馮某則被要求承認收到了2年的扶貧款,事實上,自從馮某2017年被認定為貧困戶後,從未收到任何扶貧款項。馮某被迫無奈,只好陪著政府“演戲”。

中共扶貧政策下一步會怎樣?

早在提出2020年全面脫貧的目標時,輿論就普遍認為,按照客觀情況分析這幾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美國三一學院退休經濟學教授文貫中曾表示,既然已經把話說出口,最終就有可能完成,“作為一個政府的任務,通過各種人為的、短期的、特殊的手段達到目標的可能性是存在的。但這不等於說這種脫貧是可持續的。一切恢復常態後,貧困會再度來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寒冬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