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她的罪行之一是她家沒死一個人

1960年11月中共開始了整風整社運動,嚴禁幹部用“不準打飯”和“不發口糧”的辦法來處罰社員,對於貪污剋扣社員口糧的,必須從嚴懲處。根據這樣的指示精神,各地全面開展了了整風整社運動,一大批農村基層幹部被批鬥、處理和法辦,安徽省阜南縣龍王公社唐庄大隊的食堂負責人、中共黨員馬士娥也因在大饑荒時期的一些錯誤做法在這次整風整社運動中被處理。在1961年5月唐庄大隊黨支部所寫的《關於馬士娥錯誤的報告》中,除了讓我們知道了馬士娥的罪狀外,還讓我們從這份原始的處理報告中了解到了大饑荒時期全國最為嚴重的省份之一安徽省的慘狀:

【關於馬士娥錯誤的報告(節選)

主要錯誤事實:

59年冬和60年春,由於嚴重自然災害,農業生產失收致使59年農村缺糧、斷糧,廣大社員群眾處於極困難之際,雖然政府撥給大批糧食,但是來不及調運,在這種嚴重困難情況下,馬士娥作為一個共產黨員,不僅不能關心社員疾苦,反而與壞幹部曾繼寬等混在一起,偷吃偷喝,翻箱倒櫃,掠奪社員財物。

當政府撥下來大批糧食後,生產隊恢復食堂,馬士娥掌握東頭食堂,進行偷吃偷喝,60年春節之際,每人一斤面,結果每人只發四個餃子三個圓子,剩很多餃子,結果未發給社員就沒有了,她家小孩吃的肚子脹的往外吐,吐出來的餃子又被別人家的孩子拾起來吃掉。她在掌握食堂同時,她女兒住在本社西頭,家裡是富農成分,馬士娥把她女兒搞來燒鍋做飯,偷吃偷喝,社員家餓死人很多,他家一個人未死。

59年冬,社員曾慶祝娘家挖點菜,家裡原來曬點紅芋葉子及棉花,馬士娥不顧社員濟困,隨同壞幹部曾繼寬(支部書記)一道將菜及棉花全部搞到連部去,曾慶祝娘被曾繼寬吊後回去沒有吃四五天後死去了(那時未開食堂),雖然不是馬士娥責任,但其參與一夥搜掠社員渡命東西,其錯誤性質也是極其嚴重的。社員王家錢家九口人,死了七口人,剩下兄妹兩人,因浮腫搞不動茅草,或達不上任務,馬士娥同代廣巨經常扣他的飯,一頓扣一碗或兩碗,有時甚至全不給,據廣大社員反映,代廣巨扣飯大都她出的主意,代廣巨執行。馬士娥本人不出面,不打飯。馬士娥雖然未直接扣過,但民憤很大。在曾繼寬掠奪社員曾慶祝家豬肉、代學謙家豬肉、郭鳳英家豬肉,每次她都在吃,不僅在食堂偷吃偷喝,同時同壞幹部曾繼寬一起將社員東西掠奪來進行吃喝,不顧社員疾苦,完全喪失一個共產黨員應有的品質。】

阜南縣地處安徽省西北部,隸屬阜陽地區,阜陽是安徽這次大饑荒的重災區,報告中提到一家九口人死了七口人,餓死人已經是普遍現象,以至於在還沒有完全走出大饑荒困境的人們在報告中提到餓死人時也很隨意,司空見慣,而“社員家餓死很多人,他家一個人未死”竟成為馬士娥的罪狀之一,可見災情嚴重到如果這家沒有餓死人就不正常的地步了。

當然,如果你讀完《馬士娥的錯誤報告》,認為像馬士娥這樣的農村基層幹部要為這次大饑荒負主要責任的話,那麼這次整風整社運動的目的也就達到了,黑鍋有人背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故紙中的故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