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驚人之語 > 正文

洪博學:1950年美參議員爆彈:國務院有205人是共產黨員

——誰怕共產黨?

去年台灣9合1選舉民進黨大敗後的訊號,給了美中貿易戰爭後,已經垂死的老共政權更大的勇氣,加速對台灣的吞併行動。剛結束的中共兩會,習近平不再掩飾吞台野心,57歲「台灣女孩」用高八度北京腔配合演出「低級紅」吞台大秀,國台辦更是大膽放言,「支持台灣獨立者,只是一小撮人,2020年是台灣最後的統獨選舉」,於是台灣政壇再度陷入喜歡共產黨和恐懼共產黨的拉鋸。

如果有人問“害不害怕共產黨”?答案當然是肯定的,先別問歷史上共產黨製造的血腥,看看現在,老共如何對付新疆人、對付西藏人、對付維權人士和異議份子,以及殺人賣器官等等行為,你不怕嗎?

老美怕老共,所以才反共,從戰後反到現在,從反蘇共到反中共已經反了70年,我也一樣怕老共,所以討厭共產黨,如果有人告訴你,“不要害怕共產黨,要愛上共產黨”,我只能說,“那個人肯定是老共的馬吉”。

去年台灣9合1選舉民進黨大敗後的訊號,給了美中貿易戰爭後,已經垂死的老共政權更大的勇氣,加速對台灣的吞併行動。剛結束的中共兩會,習近平不再掩飾吞台野心,57歲“台灣女孩”用高八度北京腔配合演出“低級紅”吞台大秀,國台辦更是大膽放言,“支持台灣獨立者,只是一小撮人,2020年是台灣最後的統獨選舉”,於是台灣政壇再度陷入喜歡共產黨和恐懼共產黨的拉鋸。

請問你喜歡共產黨嗎?根據民調,台灣社會還有5%到10%的人不討厭共產黨,現在恐怕不只這數字,這是台灣最大的警訊。

耳語宣傳“老共無害論”

我經常在市場上聽到一些升斗小民說,“共產黨來治理台灣也沒差”,真的是這樣嗎?這件事也證明了,這幾年透過各種交流、媒體洗腦攻擊,老共對台灣底層的耳語宣傳滲透“老共無害的”觀念已經收到效果。這種效果已經反映在支持藍營政客的選票上,這才是最可怕的地方,所謂“台灣人無知無懼”,剛好表現在這裡,歷史總是無情,台灣人通常是走上絞刑台後,才知道自己的頭要被砍掉了。

當中國并吞的腳步迫近,許多台派團體已經沒工夫譴責政府國家正常化行動太慢了,現在要緊的是如何抵抗被老共并吞,於是小英政府千呼萬喚之下,終於召開國安會議,啟動七大措施,反制“一國兩制台灣方案”,小英也罕見出面指責紅色媒體製造假新聞,惟恐天下不亂,這時刻還有藍色學者趙春山出面說風涼話,“別搞意識形態”,老馬哥更是加碼,“有這麼嚴重嗎”?看來,國民黨大概已經自己洗好腦袋,做好迎接老共王師入台的準備了。

國民黨諸多學者和政客,從容共、反共、恐共,然後是親共,剛好和美國走了一趟反向的道路。

老蔣恐共到極點

國民黨從1923年需要共產黨合作,搞革命時代,稱為“容共”。到了1927年,老蔣從上海資本家拿到金錢和實力,不想和老共共享天下,就開始“反共”,但是1949年敗退台灣後,驚魂未定的時期叫做“恐共”。1949年7月,老蔣還特地飛到菲律賓,和當時總統季里諾(Elpidio Quirino)討論,把中華民國流亡政府搬到菲律賓,最後卻被拒絕。老蔣知道一但失去美國保護,台灣淪陷只是看日子而已。國府絕對沒有能力反共,所以也拜託友人,到日本尋找別墅,為失去台灣之後,尋找一個退路。老蔣心裡清楚,自己被老共逮到,變成戰犯的下場,不只是遊街示眾而已,可見老蔣恐共到了極點,但是1950年6月掀起的韓戰,救了老蔣和國民黨政權,卻也開啟了美國冷戰時代的反共道路,說穿了,美國是反共實力派,國民黨只是老美手下一起喊反共的小弟而已。

圍堵紅色國際共產擴張的冷戰搞了30年,到了1979年,美國手很酸,不想反共了,要和老共和解,國民黨只好自己“莊敬自強”。國民黨有實力的時候喊反共,沒實力時候就恐共,這是人之常情,所以現在國民黨看衰自己,一股子和老共妥協,媚態十足展現親共之姿,也忙著替自己未來卡位,也就可以預料了。所以我說過,“考證歷史,國民黨在1927年到1949年,只是爭天下的反共,並沒有精神上的反共”,這一點和美國完全不同。

美國在二戰之前,對歐洲一向保持距離,甚至對蘇維埃共產推翻沙皇政權仍持正面看待,1919年國際共產組織在莫斯科成立,向世界宣傳共產革命理論,也受到美國歡迎。美國真正發現共產法西斯的真面目是從二戰後的德國重建工作與蘇聯對立,並且看到蘇聯對待戰敗德國的慘酷殺戮感到震驚,1947年美國終於宣布對蘇共的圍堵政策,但是美國的政壇看法並不一致,仍然有很多知識界人士認為,共產黨並不壞,這樣的不一致,也影響當時美國對中國內戰的看法和對華政策。

美國共產黨在1920年成立,起初黨員不多,但是美國加入二戰後,宣布“美蘇同盟”,1941年美國共產黨黨員也一口氣增加到75000人,開始引發美國政府擔心。1949年蘇聯核彈試爆成功,後來才知道核彈技術竊取自美國,這個案子的當事人羅森堡在1950年被判刑,美國對蘇共的滲透和擴張的警戒,開始加深。1950年2月美國參議員麥卡錫在共和黨婦女會上發表演講時說,“我手上有一份205人被國務卿確認的名單,這些人都是共產黨員,而且在國務院工作,正在破壞美國政府”,這個演說引發震撼,美國保守派對共黨的擴張已經不滿,也趁機發難,接下來就是聯邦調查局介入的調查,這項調查稱為“忠誠調查”,許多演藝圈、政壇、科學界、媒體界,只要和蘇聯扯上關係,紛紛被株連。

從1950年到1954年,這五年時間,是美國反共走火入魔的時代,這個時代也被稱為“反智時代”,這個時代的台灣,正好是老蔣發動清鄉,搜捕紅色異議分子的時代,罹難者到現在還算不清楚,美國歷史學家理查·霍夫士達特(Richard Hofstadter)後來在他所撰寫的“美國的反智傳統”一書中說,這個時代的美國,是建立在對共產黨的“虛構敵意”上面,這場反共風暴也實際影響了1952年的美國總統大選。

1952年美國總統大選,艾森豪對上史蒂文生,當時的知識界普遍認為,史帝文生的才華和行事作風,比艾森豪更適合擔任總統,但是美國社會當時正被反共浪潮淹沒,艾森豪只要揮舞反共大旗,就順利贏得勝利。值得探討的是,美國社會對紅色蘇聯的入侵,是否只是建立在虛構的敵意上?

美國人終於還麥卡錫公道

經過半世紀後,美國人終於還給麥卡錫公道,1954年麥卡錫議員被國會譴責“咨意發表反共言論,破壞社會團結”,但是五十年後,美國國會檢討當時被麥卡錫點名的人士,其中有29人的確替蘇聯擔任間諜,背叛美國,其他沒有證據無法判刑的人,與蘇聯關係也很複雜,證明麥卡錫指控,並非空穴來風。

1979年,美國決定“聯中制俄”政策,共產蘇聯仍是美國的假想敵,美國一手圍堵蘇聯,另一手卻施恩於中國,企圖以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理論,改變紅色中國,這場長達40年的民主大實驗,美國宣布失敗了,資本主義只是引導中國變相的國家資本主義崛起,中國人民更是遠離民主自由人權,更糟的是,40年的施恩中國,中國紅色擴張已經進入家內,比起蘇聯的共產擴張更嚴重,於是美國保守主義再度覺醒,推出川普擔任打擊魔鬼的重任。

過去國民黨恐共之下,只能依靠美國的反共喊口號,但是中國崛起後,加上國民黨執政時錯誤的“不對等開放”,更使台灣陷入另外一種險境。已經被老共綁架的台商,已經無力反共,投資在中國的政商名人,更是不敢喊反共,只有台派人士沒有建國不罷休,還在掙扎抵抗。放眼台灣,哪一個才是老共同路人?哪一個政客,後面有老共撐腰?只要看看316補選,藍營最吸票的站台者,就知道誰不怕共產黨了。

316補選後,國民黨主席正面感謝老韓和韓粉,還不如感謝站在韓粉後面的人,那些在台上口沫橫飛,教你不要怕共產黨的人,肯定不是反共的人,所以2020年老共會挑選一個不怕共產黨的人,在背後下紅色資金,用盡一切紅色媒體力量輔選,這個被選上的人肯定不是我,因為我怕共產黨,所以我反共、我厭共,我支持和我一樣立場的人帶領台灣,一起抵抗老共的侵略。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民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驚人之語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