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文集 > 正文

林輝:朱德效力中共晚景凄涼 一家三代不得善終

目前已知朱德是中共首個「秘密黨員」,並開了中共吸收「秘密黨員」的先河。自此,中共為了發展壯大,發展了不少「秘密黨員」和「特別黨員」,比如發動西安軍事叛變的張學良。這種讓人格分裂的做法,卻成為了中共打敗國民黨,玩弄西方國家,甚至在今天滲透西方的一個重要方式。

朱德和毛澤東(網路圖片)

在中共黨史中,與毛澤東並稱為“朱毛”中的“朱”指的是朱德,他被中共視為中共軍隊和中共國的主要締造者和創始人及領導人之一,也是中共早期的領導人之一,其資格和聲望在中共早期軍隊中,都要高於毛。鮮為人知的是,朱德早年留學德國時,本是國民黨黨員的他卻秘密加入了中共,開了中共接納秘密黨員的先河。而他也因為參加共產黨的活動,被德國當局驅逐出境,其為中共效力後最終的結局,也證明了他選擇的是一條害人害己的道路。

秘密加入中共與被德國當局驅逐出境

朱德1886年出生在四川儀隴縣的一戶農家,早年就讀於私塾,並考中府試。其後在成都的一家體育學堂讀書,畢業後,回鄉當了小學體育教員。與同時代的年輕人一樣,朱德並不安於現狀,也渴望建功立業。1909年,23歲的朱德考入了由蔡鍔將軍主辦的雲南講武堂,並在這期間,加入了同盟會。

自此,朱德開始了他的軍旅生涯,先後參加了辛亥革命、護國戰爭、護法戰爭,並因戰功一直升至少將旅長,期間隨雲南同盟會集體轉為國民黨黨員。1921年,他被提拔為雲南省警察廳長、憲兵司令。其後,朱德多次參加了軍閥之戰,後為躲避追殺,離開了軍界。

受俄國“十月軍事政變”和“五四運動”影響,朱德前往上海面見中共早期創始人陳獨秀,提出加入中共,但遭到了拒絕,原因是陳獨秀覺得他軍閥氣息太重。朱德遂決定前往法國。彼時法國已經成立了中共旅歐支部,負責人是周恩來和張申府。

到達法國後,朱德聽說周、張二人去了德國,便馬上前往德國。在見到周恩來後,他講述了自己的人生經歷,並表達了加入中共的心愿。在周、張的介紹下,朱德加入了中共,成為中共旅德支部的成員,但其黨籍對外是保密的,對外仍是國民黨黨員身份,直到1927年南昌暴動,朱德的中共黨員身份才被公開。

目前已知朱德是中共首個“秘密黨員”,並開了中共吸收“秘密黨員”的先河。自此,中共為了發展壯大,發展了不少“秘密黨員”和“特別黨員”,比如發動西安軍事叛變的張學良。這種讓人格分裂的做法,卻成為了中共打敗國民黨,玩弄西方國家,甚至在今天滲透西方的一個重要方式。

加入中共後的朱德,為了便於為中共工作,於是進入德國哥廷根大學學習社會學。《中共早期海外秘檔珍聞》中引用哥廷根大學的檔案顯示,朱德與其他中國留學生曾向德國警方提出遊行和散發傳單的申請,傳單的題目是《中國發生了什麼?》。檔案還顯示,朱德亦曾主持創辦了《明星》刊物,向留學生宣傳中共思想。

另據德國檔案館中的一份當年普魯士政府內務府的調查報告,“一批中國學生於1925年9月12日在康德街‘Tientsi en’飯店舉行活動,表示學生聯合會應該為共產主義目標服務,並強調中國人應該把英國看成主要敵人。”而這次抗議活動的組織者正是朱德。隨後,朱德又組織了一次規模較大的“反帝晚會”,德國警察聞訊趕來,將包括朱德在內的中國留學生抓捕並關進了監獄。三天後,朱德等人被釋放,同時被德國政府吊銷了護照,驅逐出境。

被驅逐出境後的朱德於是前往蘇聯,先是在莫斯科東方大學學習馬列,其後到軍事培訓班學習現代軍事。1926年朱德回國後,在國民政府軍中任職,他尊重中共命令,暗中掣肘蔣介石擬統一全國的北伐戰爭,並悄悄幫助中共武裝力量。

1927年,中共發動南昌暴動,朱德是領導者之一。暴動失敗後,其率領殘部前往井岡山與毛會合。國共內戰時,朱德被毛任命為軍隊總司令。中共建政後,朱德先後任國家副主席、中共中央副主席、全國人大委員長等。

文革被批判常常獨坐不說話

按理說,為中共建政立下很大功勞的朱德應該可以安享晚年。然而,在中共建政後,雖然位高權重,但他並沒有逃脫被批的命運。1959年廬山會議時,他因為肯定了彭德懷積極的一面而被毛批評。1966年文革爆發後,看到不少高官被打倒,朱德常常一人獨坐,很少說話。很快,他也被打倒,稱其為“大軍閥、大野心家、黑司令”等內容的大標語不僅貼滿了北京街頭,還貼到了中南海。其文件被停發,保健醫生被調走,行動也受到限制,朱德同時被勒令交代反毛罪行,其妻子康克清亦被戴高帽批鬥。

中共中央的檔案館裡,有一份標號為“19660523”的會議記錄。此份文件記錄了1966年5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在23日的會議中對朱德的嚴歷批判。地點是“人民大會堂河北廳”,主持人是“劉少奇”。

在批判會上,林彪批朱德“有野心”,說他不服毛,“想當領袖”;周恩來批朱德不可靠,是常委中定時炸彈;陳毅批他“想搞政變”,“想黃袍加身,野心很大”;薄一波批他說過這樣一句話:“自古以來,政治上不得意的人都要種蘭花。”被如此批判的朱德感到很無奈:“說我是不是有野心?我八十歲了,爬坡也要人家拉,走路也不行,還說做事?事情我是管不了了,更不要說黃袍加身。”據悉,此會議是在毛的授意下進行的,目的是警告與會者──即使朱德這樣的老帥也必須俯首帖耳,絕不能成為文革運動中的絆腳石。

1967年的中共一些老軍頭對文革提出了批評,被毛打成了“二月逆流”,他們不同程度地受到了打壓和迫害。朱德的日子也不好過。1968年10月,在在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上,朱德因替“二月逆流”辯護,遭到了吳法憲、張春橋的攻擊,稱他“一貫反對毛主席”、“有野心,想黃袍加身。”謝富治也說,朱德從上井岡山的第一天起就反對毛。朱德岌岌可危。

其後,因毛在一次會議上提到“朱毛”分不開,朱德才免遭揪斗,但卻被列入有錯誤或歷史上需要考查的一類。

1969年在中共九大上,朱德多次被批。10月,因軍隊緊急戰備,80多歲的朱德被疏散下放到廣州從化,康克清隨行。直到次年8月,才回到北京。內心的苦悶使其身體每況愈下。

生病死還是被害死?

1976年1月周恩來死後,朱德身體更加虛弱。官方資料稱,6月21日,他意外感冒。7月1日,病情急劇惡化。高燒不退,除肺炎外,並發腸胃炎和腎病,還有心衰、糖尿病等多種病症,連說話都十分困難。6日,朱德離世,終年90歲。

不過,《同舟共進》2012年第7期刊登的周海濱採訪朱德唯一兒子朱琦的夫人、年過八旬的趙力平的口述歷史,推斷朱德可能是被延誤醫治而有意害死的。

據趙力平回憶,朱德和康克清1970年回到北京後,住在北京萬壽路的“新六所”,再也沒有回中南海的住處。由於朱德身邊的秘書全部被趕走或打倒,中共又重新為其安排了工作人員。

趙力平和朱琦第一次到“新六所”看望他們,帶上了幾張大字報給他們看,剛張口說:“你們在廣東的時候,聽說……”話還沒說完,康克清連忙用手示意不要講下去,指指桌子底下,附在趙力平耳邊說:“別說了,說多了不好。”趙力平這才明白她擔心家裡安了竊聽器。中共究竟要竊聽什麼呢?

1976年6月21日,朱德被安排會見外賓。因會見推遲,又無人告知朱德,他在冷氣開放的大會堂呆了近1個小時。回到家中不久,便感到身體不適,患了感冒。中共中央專門為朱德成立了醫療組。有一次康克清聽見醫療組成員、時任衛生部部長的劉湘屏詢問主管醫生:“還能拖多久?”醫生說反正現在正在搶救,情況不太好。

趙力平的女兒是醫生,跟奶奶康克清提出來,說朱德現在打的這個針可能不利,可能越打越壞。康克清就跟醫生說這個葯是不是換換,他們不聽,說是專家組織的意見。沒過多久,朱德就離世了。

另據海外學者陳破空在《中南海厚黑學》一書中披露,會見外賓當晚,朱德突發重病,緊急送醫就診。按照慣例,當班醫生需從中央保健局調到朱德病歷,然而,情形如此緊迫,卻竟然調不到病歷。原來,兩天前,朱德的病歷已經被人神秘調走。朱德病情日重一日,十餘天后不治身亡。事後,朱家覺得事有蹊蹺,要求查證,卻得知那位給朱德治病的當班醫生,已經突然死亡。朱德夫人康克清後來逢人便說:汪東興一日不開口,真相一日不得白。汪東興是毛澤東親信,當時任中共中央警衛局長。朱家暗示:朱德死於謀殺。

而港媒的“投毒滅口”說更讓人震驚。據報,在朱德追悼會上有一個規定,任何人不得揭開蓋屍體的黨旗。當時所有人包括朱德的親友都遵守這條“鐵的紀律”,唯獨福州軍區司令員、中將皮定鈞違反了規定。結果,露出來的朱德屍體,面容焦黑,連裸露的雙手也是焦黑的,呈現出經典的中毒徵兆。次日,皮定鈞死於空難。

結語

除了朱德死因可疑外,朱德獨子朱琦在文革中也遭迫害,於1974年病逝,終年50多歲。其孫子朱國華在1983年鄧小平發動的“嚴打”運動中,以“流氓罪”被槍決,死時25歲。朱德晚景凄涼,死因成謎,三代人不得善終,難道不是朱德背棄國民黨、投共並為之效力的報應?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DJY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文集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