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人物 > 正文

從醫生到訪民 兩會間上海顏芬蘭被精神病

上海訪民顏芬蘭因強拆安置問題上訪被二次關精神病院。

上海長寧區訪民顏芬蘭曾是一名牙醫師,因房屋拆遷安置問題走上維權路。11年前她因進京上訪“被精神病”,憤而退出中國共產黨。今年兩會期間,她在北京臨時居住處半夜被當地截訪人員強行帶走,再次被送進長寧區精神病院。

3月1日晚上9點左右,顏芬蘭在北京房山區的臨時住處遭到多名北京警察查房,並將她帶到當地閆村派出所作筆錄,後送往馬家樓,深夜2點多由上海駐京辦接走。2日上午,由長寧區政府官員將她押上回上海的高鐵。

回到上海後,在長寧公安分局仙霞派出所作筆錄時,一個青年警察說,要送顏芬蘭作精神科鑒定。當天下午5點左右,她就被當地政府送進了精神病院。

2008年8月,顏芬蘭的數十名朋友聯名證明她沒有精神病。(受訪者提供)

醫生:“顏芬蘭被政府接管了”

上海“民告官”志願者宋嘉鴻告訴大紀元記者,“顏芬蘭的女兒說,他們去精神病院要帶媽媽回家,醫生說現在政府接管顏芬蘭了,她現在歸政府管。”她感到很疑惑,國家有相關法律規定“非法上訪,國家可以強制性監護?”

顏芬蘭女兒的聊天記錄。(受訪者提供)

顏芬蘭女兒的聊天記錄。(受訪者提供)

2008年奧運期間,顏芬蘭被行政拘留10天後,又被幾名黑保安從家中綁架至上海長寧區精神病院,關押29天,所有醫藥費用全由長寧區仙霞街道支付。此前,仙霞派出所警察胡建新曾恐嚇她:“你以後只要是節點開會到北京上訪,我們就直接把你送到精神病院。”沒想到他們當真這麼做了。

宋嘉鴻表示,“顏芬蘭是一位受苦受難的老知青,她好多朋友都不認為是精神病人,上訪維權合法合理。這次長寧區政府把顏從北京通過定位儀抓她,又投入精神病院,其用意是殺雞儆猴!”

宋嘉鴻表示,“共產黨自己講‘要在憲法範圍內活動’,到了重要會議卻出爾反爾,變成一個十足道地的‘兩面派’。長寧公安分局對顏如此記恨,估計與顏最近多次控告長寧公安分局2008年8月偽造司法鑒定書誣陷其‘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有關。”

顏芬蘭因為上訪被長寧公安分局偽造司法鑒定書誣陷其“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受訪者提供)

11間房遭強拆24年未解決

現年67歲的顏芬蘭,原是一名牙科主治醫師,家住上海長寧區周家橋街道3號,是當地政府規劃中的二期拆遷地塊。1995年,該地塊的動遷安置工作由上海華榮房地產經營公司經辦。

1995年6月,顏家原有二幢私有產權房,合計11間,其中5間是顏家6姐妹從顏父名下繼承的共有財產,5間是哥哥顏兆所有。華榮房產以虛假欺騙手法強拆了,沒有安置和補償。

顏芬蘭向上海地方政府提出控告、信訪置之不理,無奈之下才進京上訪。而她家中卻遭歹徒潛入,先後偷盜上訪材料、貴重物品等。2016年11月29日,她上訪回家,發現與房屋拆遷相關的“公證書”也被盜了,但當地警方不予查處。

如今,北京兩會當局再次行凶報復,一個拆遷安置問題拖了24年依然未能解決。

2009年宣布退黨

2009年2月11日,共產黨員的顏芬蘭向當時的總書記胡錦濤提出退黨申明,

她在申明書寫道:

我是1973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是蕪湖市鏡湖區醫院的牙科主治醫師。1995年,我在即將取得副高級職稱之時,回上海處理父母兩幢私有房屋拆遷事宜。怎料,這些房產竟被黃菊、陳良宇、韓正等上海幫極度壓低安置標準而非法搶佔。為此,我走上了上訪維權的不歸路。

其間被黨領導的司法機關拘押了三次,欲哭無淚的一次是在奧運期間2008年8月20日至9月17日,被上海長寧區公安分局強行關押在上海長寧區精神病院。我是一名中共黨員,視黨為我的母親。如果黨是我的媽媽,世上會有媽媽搶兒女的房屋、將女兒強行關押在精神病院嗎?!

2008年12月26日,我向上海長寧區法院提起行政訴訟,2009年2月6日長寧法院法官盧建華強行要我做精神病司法鑒定,我當時即聲明:我與你們是平等的,你法官懷疑我有精神病,我也懷疑你法官是否也有精神病?要鑒定大家一起做鑒定。難道我只有屈服於那些精神狀態有問題的貪官污吏才算正常嗎?!

中國共產黨讓一大批心態不正、道德淪喪的精神病人濫竽充數,把持坑民要職。我不願身陷其中,不願繼續留在一個由眾多禍國殃民和精神病人組成的政黨里,如果你們不將這些真精神病黨員和坑民害黨之流驅逐出黨,我宣布退黨!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記者李熙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人物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