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好文 > 正文

誰是賣國大漢奸 治國毖後須懲前

溥儀(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賣國賊,大漢奸,二十世紀黑雲翻。

外國在華找代理,有了代理有狗牽。

雖然小奸數累累,為首大奸只有三。

後台其實兩個國,即是日本、前蘇聯。

美英法等不來管,其它小國弱綿綿。

日本扶植大奸二,其一東北溥儀憨。

溥儀虛稱“滿洲”帝,實唯日本馬首瞻。

偽滿存在十三載,一九三二~四五年。

幼齡北京踞皇位,年號“宣統”瞬垮坍。

遺老擁往天津住,財寶、珍物帶浩繁。

日軍發動“九一八”,一九三一東北占。

弄個傀儡作過渡,實際建設大後邊。

地超兩倍日本土,農、礦、森林、沃土延。

進可侵蘇退可守,已佔朝韓據亞堅。

誘溥長春稱“執政”,兩年以後“滿帝”宣。

路、礦、工、軍日大建,百萬日人大入遷。

工薪三倍高當地,就業、技術民小甜。

生活尙比關內穩,資源痛遭大掠搬。

年號“康德”虛裝樣,各級副職日人權。

學童每晨兩“遙拜”,須對日、滿表敬虔。

三年級起學日語,以便主人好差遣。

軸心、蘇聯來承認,日認“外蒙”與蘇玩。

延安兩方均承認,理由至今不敢言。

原子彈炸蘇攻襲,日敗投降膝跪彎。

溥做俘虜“滿”國滅,瞬間世界變了天。

滿軍因被歧視忿,結果被共全收編。

蘇阻國軍狠扶共,共​迅壯大戰力翻。

溥列政協實驚顫,六一腎癌赴黃泉。

第二漢奸汪精衛,投日四載命即萎。

他說日強打不過,死傷徒多代價悲。

即使打贏會赤化,似擬避免戰爭災。

保護若干淪陷地,大戰起來全塵灰。

人言密談日優裕,入日掌中卻告吹。

南京建偽四0年,同樣國旗添小幡。

“和平反共建國”字,小長三角飄上邊。

從未實行徵兵制,日俘降卒乃主源。

影響僅及五六省,經濟較好在東南。

最多有軍四十萬,稀少混亂控力孱。

縣城官員也較少,鄉鎮農村空癱癱。

因病就醫赴日治,一九四四入了棺。

但汪才情和人品,少壯人人贊又驚。

反清謀刺攝政王,《被逮口占》廣傳揚。

“慷慨歌燕市,從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

赴京前曾致信友,信中慨然言所謀。

“此去無論成與敗,生還希望皆無求。

一旦流血街市頭,猶望”革“軍入京赳。”

壯懷激烈意氣雄,堪比當年譚嗣同。

《總理遺囑》孫未寫,實由旁汪代筆充。

後來學童天天念,猶激耄耋紛動容。

政雖一路下坡走,人品卻難挑疵癰。

不貪錢財不近色,不抽不賭自潔躬。

座位雖然有慾望,相比蔣、毛意不濃。

日降接收人員到,重慶大吏“劫收”凶。

房子位子和票子,女子車子驟大擁。

“五子登科”民譏憤,“人心思漢”輿論從。

“漢”即漢奸汪精衛,思汪人品共積胸。

但是晚節終大失,嘆息跌入日阱籠。

上層雖與日合作,下層擾民實稀鬆。

軍力薄弱雖實存,但是信暴必殞身。

日瘋襲“珍”汪未料,太平洋上日敗頻。

未料東京炸火海,未料“原”彈爆頭臨。

毛共同樣也信暴,六四人人睹原形。

六四過後變樣式,“維穩”仍是暴力根。

最大賣國毛魔怪,“一大”費用即蘇來。

自言祖宗乃馬列,起兵即稱蘇維埃。

奪國即向蘇朝拜,畫押外蒙“獨立”傀。

一五六萬方公里,放棄理由從不隨。

日本侵華擬賠償,人估約合千億(美元)強。

兩千餘萬被日殺,一千餘萬重殘傷。

但是毛魔堅放棄,何管百姓餓斷腸。

其它“亞”國都賠得,此情更不對民彰。

當時日已繁榮富,全球第二經濟邦。

中國最大受巨害,日人聞訊喜欲狂。

日人侵華毛感謝,使他倒蔣坐京堂。

沙俄割走北領土,“我不收回”毛屢嚷。

六0年簽中緬約,兩倍台灣送緬方。

十萬方里藏南撤,拱手送印驚毛慷。

為了國賣蘇維埃,就要內政施獨裁。

“斯”式前蘇賣予渴,“赫”式後蘇堅抗違。

赫政因稍露人性,不共戴天“反修”來。

七三毛晤基辛格,建議出口華娥眉。

“最多可達一千萬”,賣國?賣人?耍禍災?

"賣“言等閑隨口出,”賣“習輕如斟客杯。

基答“不征進口稅”,毛這賣女權自誰?

一九五0朝戰起,毛代斯、金出炮灰。

己十美一比例死,幸虧兒子也奉陪。

同年鎮反殺國人,大批抗日舊將軍。

不死敵手死毛令,不褒卻殺大逆昏。

一切財產收“公”有,效法祖宗斯大林。

“滅資興無”一邊倒,你若疑蘇“右”帽腥。

劃右六條界限一,誰賣?誰愛?君捫心!

大鍊鋼鐵大躍進,三千多萬餓死民。

林木毀,資源盡,賣與“馬”祖死魂靈。

文革死屍兩千萬,被整至少一億人。

人命不如蟻命值,此數源自葉劍英。

阿爾巴尼送去米,毛批數量五萬噸。

王稼祥長外聯部,諫毛,國人餓呻吟。

“三和一少”毛斗罵,此增餓骨多少淪?

千億萬億越、朝送,又豈本文說得清?

傀儡賣國力小淺,毛共賣國害無邊!

八千萬人毛害死,幾乎家家有牽連。

兩大世戰加不及,神州歷史慘無前。

賣給共運、亞非拉,賣給蘇共毒心肝。

毛共賣國無底洞,真相從不告民間。

察己被賣奈束手,溥、汪之下可逃遷。

也不天天受洗腦,更無階斗逼、虐、煽。

奸賊雖死遺毒在,有人掩災禁敢言。

毖後誰欲逃懲前,誰的戲法看玩完!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好文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