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信仰 > 正文

這裡鮮為人知 即使在公安內部 多數人也知之甚少

——安康醫院 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場所

中共利用精神病院迫害法輪功學員。(明慧網)

自中共1999年發動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由公安部門控制的治療精神病的安康醫院就成為了藥物迫害法輪功學員的秘密場所。

早在迫害法輪功的初期,中共內部文件就稱,對法輪功學員“還必須採取藥物治療的方法”、“必要時可用藥物介入,採用醫藥方式和臨床實驗方針達到科學轉化之目的”。

安康醫院名義上是強制收治觸犯刑律的精神病人的醫院,在中國有二三十家安康醫院在運作,它們不與外界接觸,鮮為人所知,即使是在公安內部,多數人也對其所知甚少。

一些拒絕放棄信仰的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關入安康醫院後,其家屬一律不許探視,很多家屬甚至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親人的下落。

這些法輪功學員被誣陷為精神病人,被實施“轉化”(逼迫放棄修煉)迫害,而所謂的“精神治療”實質上是濫施精神病治療手法迫害。他們被注射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超極限強度的電針摧殘、野蠻灌食、捆綁毆打、強迫坐鐵椅子等等,而這些都屬於國際社會認定的濫施精神病治療手法實施迫害的醫學禁區。

現居德國的異議人士王萬星曾經因為1992年公開呼籲平反“六四”而被中共非法關押在北京安康醫院(關押刑事犯人的精神病院)13年。他說,在北京和全國各地有二十多個公安部辦的安康醫院,專門關有精神病的罪犯,還有政治犯和法輪功學員:“很多在中國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都沒有人知道他們。那些被迫害死的,就更說不了什麼了。”

在明慧網上搜索“安康醫院”,出現頻率達436次。

在此列舉明慧網報導的涉及幾個安康醫院迫害法輪功學員的案例。

唐山市安康醫院

2000年秋,梁志芹等多名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信仰,被綁架到唐山市安康醫院注射毒針。事後很多法輪功學員都談到,他們在很長時間裡痛苦不堪:心臟不適、揪心、舌根發僵發硬、走路歪斜失控、精神緊張、大腦思維和行動異常、目光獃滯、記憶力減退,心理障礙嚴重,每分每秒都在煎熬,精神痛苦無以言表。

遭毒針、電擊迫害前後的梁志芹。(明慧網)

被打毒針後,梁志芹心臟衰竭,兩次休克;邵麗燕精神失常;李鳳珍失去記憶,骨瘦如柴,生活不能自理;倪英琴生活不能自理近三年,於2009年離世。

李鳳珍被迫害得失去記憶。(明慧網)

西安市安康醫院

2002年7月,陝西省高陵縣法輪功學員張金蘭被綁架到西安市洗腦班非法關押,隨後被劫持到陝西省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西安市安康醫院繼續迫害。

2002年12月,張金蘭為抵制對她的迫害再次絕食抗議。安康醫院給她強行插胃管,注射不明藥物。一針打下去,人就像得了半身不遂,到了晚上她全身癱瘓,失去了知覺不能行走,全身不能動彈。

因每天要輸液十多個小時,她被呈大字形固定在床板上(專用捆綁精神病人的床),因不能上廁所,就尿在床上。

醫生又繼續給她注射了幾天的不明藥物後,她的下身、臀部和腰部就出現了潰爛。張金蘭精神恍惚,出現生命危險。安康醫院才下了病危通知書,通知高陵縣來人把她接走。

儘管這樣,中共人員還不放過她,監控她的家庭住所、家用電話。張金蘭於2008年2月1日含冤離世,時年五十多歲。

西安市安康醫院仍在不斷地關押迫害法輪功學員。

西安市法輪功學員李雪松,女,69歲,2017年3月22日,被綁架到西安市未央區看守所,因其抵制迫害,被送到西安市安康醫院迫害,強行灌不明藥物。

武漢市安康醫院

武漢市安康醫院在江岸區,名曰醫院,實則是武漢市公安當局的精神病醫院。這裡陰森詭異,五層樓全部封閉焊死,是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黑窩。

位於武漢市的安康醫院。(明慧網)

武漢市法輪功學員崔海女士,遭五年冤獄折磨,從武漢女子監獄裡出來時頭髮枯白、骨瘦如柴,僅19天後,於2018年1月1日含冤離世,終年69歲。

崔海(明慧網)

崔海曾被迫害得流離失所,2012年10月,被武漢市公安局國保處跟蹤綁架,被非法關押到洗腦班、看守所、安康醫院等多個黑窩迫害,遭到野蠻灌食、藥物摧殘、毒打、冬天澆涼水、不讓睡覺、香煙熏鼻子等折磨,被迫害得成了皮包骨。

2014年1月8日下午,江漢區法院指派一法官向被非法關押在武漢市安康醫院的崔海宣讀所謂“判決書”。

武漢市安康醫院至今仍在迫害法輪功學員。

2019年2月25日,武漢市東西湖區80歲的法輪功學員周翠娥老太太,被非法關押到第一看守所,被迫害得身體出狀況,目前被非法關押在安康醫院。

邯鄲市安康醫院

河北邯鄲市楊寶春於1999年8月進京為法輪功上訪,被抓回後在當地邯鄲勞教所五大隊受到百般摧殘,被殘害得截肢後,又反覆被關入邯鄲市安康醫院遭迫害。

在醫院裡,他被捆綁在床上,醫生用儀器給他過電,使他渾身抽搐、全身痙攣、極度痛苦。

醫生還經常把損害精神的藥物偷偷摻在飯里騙楊寶春吃。他吃後流口水、全身哆嗦、渾身無力、神志迷糊不清、行動遲緩像老人。後來楊寶春發現是醫生用的葯,就多次提出強烈抗議。醫院才停止用藥,楊身體才有所恢復。

楊寶春未被迫害之前的煉功照片。(明慧網)

邯鄲安康醫院。

2004年,他妻子花錢,終於從安康醫院接回了被關押4年的楊寶春。

2005年底,他再度赴北京上訪,又被關押到邯鄲安康醫院遭受迫害;2008年2月17日,他逃出精神病院,可就在當晚,安康醫院的院長和五六個醫生開車到他家,把他強行押回醫院。

在那裡他被強行服用破壞中樞神經的藥物。

2009年1月20日,家人把楊寶春從永康精神病院接回家時,發現他已經完全變成了一個精神失常的人。家人帶著極大的痛苦和無奈,不得已,只好將他送入精神病院。

杭州市安康醫院

自2000年以來,浙江莫干山勞教所步遼寧瀋陽馬三家後塵,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進行非人的肉體及精神迫害。

法輪功學員周愛女、陳燕、李育君、徐慧、潘素娟、趙飛舟等人都遭受過酷刑折磨,並都被秘密拉到杭州市公安局安康醫院打毒針。

杭州市公安局安康醫院位於湖州市德清縣南邊,是杭州市公安局管轄下的精神病醫院,也是專收精神病人的具有強制性的行政執法單位和精神病專科醫院,在院警察、職工共有158人。

法輪功學員趙飛舟被秘密關押到杭州市安康醫院後,被打毒針、喂吃有毒藥的飯等。

後來她被迫害得精神恍惚、雙目獃滯、神情麻木,經常一個人自動面壁或在窗邊獃獃站上幾個小時。當她回家時,已不認得家人。無論誰問她話,她都不再言語,一天到晚,經常一個人默默對牆壁或窗戶發獃……

安康醫院是直接隸屬於公安部門指使、而在各地方設立的精神病醫院,在安康醫院無法滿足收治的情況下,各級“610”(專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非法機構)、國保大隊則強迫地方精神病醫院接收法輪功學員,對他們加以迫害。

2004年4月,追查國際對中國大陸15個省的一百多家精神病醫院(科)進行了調查,結果令人震驚:明確承認“收治”法輪功修煉者的精神病院,占被調查精神病院(科)總數的83%,而且明確承認沒有精神病癥狀只為“轉化”而強行關押法輪功學員的精神病院則超過半數。

被調查的醫務人員都清楚,“收治”法輪功修煉者是在執行政治任務,但有的精神科醫務工作者竟把法輪功學員因抵制酷刑洗腦而不得已採取絕食抗議的和平行為,視為診斷精神病和“收治”的標準之一,荒謬地把他們是否寫“保證”放棄修煉法輪功作為評定治療效果和出院的標準。

根據明慧網統計,1999年迫害至今,至少有數千名法輪功學員被強行送到精神病院,受到各種身心和藥物的摧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信仰熱門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