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科教 > 正文

9歲學童死亡 揭吉林玉琨學校黑幕

吉林省玉琨國學實驗學校一名9歲學生就讀期間死亡,其身上有淤傷。(網路圖片)

吉林省玉琨國學實驗學校(簡稱玉琨學校),因一名9歲學生死亡事件,陷入輿論漩渦。該校涉虐待學生並要求家長不斷捐款以及教師無資格證等黑幕被曝光。

9歲男童被延誤治療不幸死亡警方不立案

3月18日,上游新聞刊發的《國學學校九歲男童之死》披露,去年12月,玉琨學校三年級學生睿睿(化名)在校生病,11日凌晨在治療途中死亡。睿睿父母認為學校延誤孩子治療外,還懷疑有瘀傷的睿睿生前可能遭到了體罰。

據報道,睿睿父親周建奎年近40歲才得子,他於2016年聽過王竑錡的講座後,把兒子從重慶老家,送到吉林四平伊通縣的玉琨國學實驗學校讀學前班。

去年12月5日,周建奎如往常致電給班主任,才得悉兒子已發燒一周。兩天後,校醫閆振麗發現睿睿腹部有包塊,校方通知家長到校接睿睿就診。翌日,閆振麗先後帶著睿睿輾轉去了兩間醫院。

周建奎質疑,為何不早將兒子送院,閆振麗拿出睿睿的血常規檢驗報告表示,得了白血病,若在醫院化療會更快病死,建議求助中醫,並推薦其在河南平頂山的師父王某。周建奎父子於同月10日抵達當地,但王某未出手醫治,建議去當地三甲醫院診治。翌日凌晨,睿睿在河南一間醫院經搶救無效不治。

周建奎披露,王竑錡曾對他說:你孩子得了白血病,是因為你們家殺業太重,作家長的應該懺悔。”“你不服愛上哪告上哪告去,我等著瞧!”

當地教育局事後發布調查報告,提到校方主要問題是延誤睿睿的治療,又指閆振麗只有中專學歷,曾用刮痧、拔罐等方式為男童降溫。周建奎報警,提出閆非法行醫,但警方以“該案不符合立案標準”不予立案。

據報導,睿睿死後,校方與家長簽訂協議,賠償55萬元人民幣了結此事。

學生慘遭體罰“太子”踢孩子下身

報導說,玉琨學校最讓家長們難以接受的是原本活潑機靈的孩子變得精神緊張,經常表現出膽怯等狀況。多名學生家長稱,他們的孩子曾遭到不同程度的體罰,至今仍有心理陰影,不敢獨自入睡。

7歲男童小浩然曾因調皮被老師懲罰做了一個多小時的蹲起,膝蓋勞損後也沒有被重視,才越來越嚴重。小浩然終因“不聽話”被開除。回家後的小浩然經常在晚上睡覺時候說:“奶奶,我害怕”。

一名來自浙江的三年級男孩,則是被該校老師踢中下身,未來是否有後遺症還未可知。

打人的老師叫楊松,是該校閆校長的兒子,不到30歲,在學校里被稱為“太子”。據家長們反應,楊松並沒有教師資格證,此前他是當地一家駕校的教練。

據報導,伊通縣教育局職教科秦科長對楊松沒有教師資格證的情況沒有否認。

家長被不斷要求捐款學校獲巨額利益

有義工家長介紹,每次家長培訓時,學校老師就會引導家長捐款。他們聲稱家長“捐款越多,越能消除自身業障。”

這所民辦學校收費不菲,每年學雜費2.5萬元,還不包括各種額外的捐款資助。

每次家長會,家長們會購買糧油、蔬菜等給學校,平時也會網購餐具、米面糧油、倉庫雜糧等。

連玉琨學校的部分教學設施也是家長出錢建設的。例如塑膠跑道、綠化、樓房玻璃、監控設備,寢室洗衣機等。班級的書櫃、電視,都是由各個班級承包,只要壞了,就找班級家長“化緣”。

一名原玉琨學校的老師透露,多年來,該校獲得了巨額利益。有的家長甚至賣了房子捐款。

這名老師說,大約在2015年年中,她曾給學校寫過一篇文章,大致內容是列舉出給學校的捐款人,表面上是在感恩,實則是勸沒捐款的家長捐款。

“這種情況發生過好多次,學校一困難就號召捐款,實在捐不上去了,就預交學費。”建校時,學校要求家長交2萬元保證金,家庭困難交不起的,學校就要求孩子退學。

王竑錡到底是什麼人?

玉琨學校官方網站顯示,王竑錡是著名民營企業家、慈善家、教育家,中共航空大學德育教授、吉林大學以及東北師大客座教授。

但陸媒記者發現上述大學的官網,均沒有王的有關資料。

曾與王竑錡共事過的長春當地人李先生對陸媒表示,“王竑錡就是普通農民出身,也沒讀過什麼書,做扶貧大市場以後才慢慢掙了錢,想不到他還能被當成國學大師給人講課,真是奇了怪了。”

據悉,王經過核證的身份包括,長春市玉琨扶貧大市場和玉琨學校的法人代表(持牌人),前者為農業、建材、雜貨的綜合商場。

報導說,玉琨學校位於吉林伊通農村的一片農田中,四周都是荒草和山坡,學校被鐵柵欄圍住,大門緊鎖,不允許外人進入。

有大陸網民跟帖表示,現在有人打著“國學”學校的概念。實際上跟之前的問題學生教育基地網癮戒斷中心之類的都差不多,全封閉,用高壓手段馴服爹媽搞不定的孩子。這學校絕對有問題,要深挖!

“現在不騙的學校有幾個?只不過這個學校騙漏了底罷了。”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科教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