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移民留學 > 正文

自稱揭地溝油遭迫害 中國男求澳收留被拒

一位自稱揭發僱主生產地溝油的中國籍男子,之前借旅遊之機來到澳洲,過沒多久就申請難民保護簽證。可是最後還是被澳洲拒簽了!

最近,澳洲聯邦法院公布了一個特別的判決。而這則判決的起因始於2014年,當時一位代號為“BRQ18”的中國籍男子借旅遊之機來到澳洲,過後沒多久,他就以“揭發僱主生產地溝油遭迫害”為由申請了難民保護簽證。可是四年之後,他還是被澳洲拒簽了!因為法庭認為他撒謊了。

1.劇情豐富的過往

據《今日墨爾本》報導,從澳洲聯邦法院獲得的卷宗顯示,這位男子申請難民簽的理由,可謂是劇情豐富。卷宗里記錄了這名男子這樣的說法:

“我之前在中國大陸的速食行業工作。一次偶然的機會讓我發現我的僱主竟然在生產地溝油!地溝油對人的健康非常有害,所以我讓別的同事也不要做這個事情,結果我被立刻開除了。”

“公司的保安部門威脅我,讓我不要惹麻煩,但我還是收集了他們違法犯罪的證據,並且提交給了當地政府。”

“結果,反而是我被當地公安關了起來……在此期間,我被拷打,威脅,並且要求我簽署承諾書,讓我不再舉報那家地溝油工廠。等我被放出來沒多久,我又被關進了當地的拘留所,在我老婆交罰款之前,他們一直在毆打我,監視我,還威脅我的兒子。”

“我只好找朋友幫我申請簽證,逃出國。我先去了幾個東南亞國家,但旅行團的領隊管的非常嚴,直到2014年,我才有機會來到澳洲。”

“在澳洲,我可以擁有一個更好的未來。”

然而,澳洲政府並不相信他的說辭,並且直接拒絕了他的申請……

2.第二次,他怒告政府!

於是這名中國男子把澳洲政府告上了行政仲裁法庭(Administrative Appeals Tribunal)。但是,仲裁法庭同樣認為該男子的話不可信,並且再次拒絕了他的訴訟,給出的理由如下:

該男子給出的理由彼此間並不連貫,缺乏說服力。在先前遞交的聲明中,該男子說自己先是被公司保安主管威脅並開除,然後才向政府舉報了地溝油工廠。

但在面對仲裁法庭口頭陳述時,他又改口稱,是自己主動要離職的,因為他覺得這樣對自己更好。且他還在口頭陳述中說,自己在舉報工廠後才收到了威脅。

當仲裁法庭質疑該男子的口述為何與書面不一致時,他給出的解釋是事件發生在太久之前了。而仲裁法庭卻認為,這些事很可能是該男子所編造(constructed)的,因此他才會弄混淆。

法庭示意圖

而該男子關於自己被拘留的部分也是漏洞百出。在書面中,他說自己被公安局關了一個月;而在陳述中,又變成了在一個偏僻的小屋中被非警方的人關了兩個星期……

該男子還說,自己受了很多毆打,所以記憶出現錯亂了……

但仲裁法庭並不認為他說的是實情,在仔細研究近幾年來中國大陸關於地溝油的消息之後,他們認為,中國反對地溝油,該男子完全可以在回國後申請相關部門的保護,沒有必要留在澳大利亞。

但該男子反駁稱,中共政府只會關注大規模的違法行動,對於小規模的事件聽之任之,具體到了他的案子,執法部門更是跟違法分子沆瀣一氣。

然而,仲裁法庭並不相信,因為在審核這名男子的澳洲旅遊簽證之後,法庭發現他已在工作經歷上造了假。換句話說,材料漏洞百出,沒什麼可信度。此外他之前在東南亞旅遊時已經有機會申請保護簽證了,但他沒那麼做。

據此,繼內務部拒絕之後,仲裁法庭也拒絕了……

3.第三次,他連法庭都敢告!

很顯然,該男子並不打算放棄。於是,他又開打官司,將澳洲政府跟行政仲裁法庭同時告上了澳洲聯邦法院。卷宗顯示其理由如下:

“仲裁法庭沒有認真了解我的情況,這對我不公平。我在東南亞的時候,護照被導遊收著,我也不知道沒有護照也可以申請保護簽證。"

“仲裁法庭低估了我回國後可能受到的威脅,我回國後,政府不會管我,而那些和地方官員沆瀣一氣的黑幫就有了傷害我的機會。仲裁法庭應該自己調查我的案子。”

“仲裁法庭的工作人員態度蠻橫,讓我非常害怕,沒法更好地回答問題”

“仲裁法庭的翻譯水準低劣,我又聽不清他說話……”

不過,聯邦法院在仔細審核了該男子的訴求之後,還是做出了同樣的判決。因為,他的陳詞破綻實在是太多了。

就這樣,該男子在澳洲逗留了四年多之後,最終還是要踏上回國的旅途了。等待著他的,將會是什麼樣的命運呢?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時方 來源:看中國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移民留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