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史海鉤沉 > 正文

紅朝奇葩 小姑娘如何變屠夫

——小姑娘是怎樣學會殺豬的

天,漆黑的天。

刀,雪亮的刀。

漆黑的天里,有把雪亮的刀。

拿刀者何人?十八歲的妙齡女子。

拿的什麼刀?莫非是天涯明月刀?

NO,NO,NO,拿的是一把殺豬刀。

小女子為何要手拿殺豬刀?

姑娘家做了屠宰員,不拿殺豬刀,怎麼把豬殺?

自古以來,哪有弱女子殺豬的?

有道是,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男同志能幹的事情,女同志也一樣幹得好。

今天就來說說當年殺豬的女漢子。

1966年10月1日的《人民日報》刊登了一篇文章《姑娘也能學會殺豬》,文章作者正是當年名揚天下殺豬的小姑娘,山西省原平縣食品公司屠宰場徒工楊美玲。

姑娘也能學會殺豬

剛到屠宰場當徒工的時候,我不懂得什麼叫革命。只是為的賺幾個錢,買花衣服穿。可是一進場,做的是洗下水、曬羊皮等雜活,不光穿不成花衣服,倒是盡穿臟衣服。沒過三天,我就想打退堂鼓。後來,我學習了毛主席著作,學習了《雷鋒日記》,思想上有了震動。當我讀到毛主席說的“一事當前,先替自己打算,然後再替別人打算。”這句話時,直覺得臉上發燒。這時候,我不再想賺錢穿花衣服了,也不嫌臟和臭了,只想要為人民服務,作一個雷鋒那樣的青年。

決心好好乾下去,我就開始學習殺豬。第一天試殺了兩頭,都失敗了。為什麼?怕得不行。我覺得豬比我厲害,老怕豬咬了我,還怕豬血濺在我臉上。人怕豬,當然就殺不死豬。這時,我又重新學了《為人民服務》、《紀念白求恩》等文章,認識到有了完全、徹底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就會什麼都不怕。解放軍同敵人作戰的時候,那麼勇敢,可是自己連豬也不敢殺!不敢殺豬,哪敢殺敵人,又怎能保衛國家?想到這些,勇氣就來了,殺起來就有勁了,一殺就成功了。

我學會了殺豬,有人讚揚我,鼓勵我;也有人吹冷風,說什麼:“好端端的閨女,怎學了個屠家!”“怎麼找對象呀!”等等。當時我受了這些風言風語的影響,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動搖了,又打算改行。爸爸是知道我的病根子的。他問我:“咱家是貧農,貧農應該聽誰的話?”我說:“聽黨和毛主席的話。”爸爸說:“對呀,毛主席教咱們要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你為什麼不聽?你還像個貧農的女兒嗎?”爸爸又說:“你是勞動人民的後代,是革命的後代,要敢和一切陳舊的反動的勢力作鬥爭!”聽了爸爸的話,我才認識到自己當了舊思想、舊風俗的俘虜;那些反對我、諷刺我的人,是想用資產階級思想腐蝕我。這辦不到!我下決心要把屠宰場當作戰場。我要在這個陣地上,為革命而戰鬥;用毛澤東思想鬥倒一切舊思想,學好殺豬技術,做好工作。

楊美玲當年還寫過一篇學習心得,編入了原平縣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代表會議資料》,標題嚇死人《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

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

我今年十八歲,一九六四年八月到屠宰場當徒工,剛進場乾的是洗下水、曬羊皮等零星雜活,正式開始殺豬到現場僅僅只有十三個月,在這較短的時間裡,我除初步掌握了過命、挺豬、吹鼓、退毛、開膛、倒糞、下架、剔骨等有關殺豬的一整套技術外,還學會了宰羊、殺驢的技術。

現在我已經能夠:三分鐘過命、挺豬、吹鼓;四分鐘開膛、下架;八分鐘剔完一頭豬的骨頭。現在我正在繼續勤學苦鑽,力爭把豬殺得更好、更快。十七、八的姑娘家當了屠宰員,這件事引起的議論可夠大了。鄉親們說:自古以來哪有女人能殺了豬的……。師傅們說:“在舊社會我用三、四年學不到本事,美玲不用一年的時候就學到了,真快啊!”

我能用較快的時間學會了屠宰技術,我能把人們認為女人辦不到的事情辦到,這是因為什麼呢?是憑我天生的聰明嗎?不是的,完全不是,這是毛澤東思想的威力,如果說我有點聰明的話,也是毛澤東思想給了我智慧,給了我聰明。如果說我勇敢的話,這完全是毛澤東思想給了我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膽略。

殺豬,本是很血腥很刺激的事情。這殺豬的美女,更是吸引眼球。再加上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人民日報》一宣傳,楊美玲這個十八歲的小姑娘一下全國出了名。當時,她經常做的就是兩件事,一是當眾表演殺豬,二是四處介紹學習毛主席著作的心得體會。

楊美玲作為學習毛澤東著作的積極分子,後來當上了原平縣食品公司革委會副主任,成為原平縣革命委員會的一名常委。

其實當年象楊美玲這樣殺豬的女漢子,還大有人在。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一類的宣傳,也屢見不鮮。

1966年11月30日,《人民日報》第六版刊登了文章《女炊事兵之歌》,說的是瀋陽部隊某電話兵連女炊事班活學活用毛主席著作的故事,其中就有一段女兵們勇敢殺豬的描寫:

炊事班的同志並不滿足這些,她們決心當個什麼都能幹的炊事兵。有次過節日,連里準備殺兩口豬。開始大家都為難了,豬不殺不能吃啊!又一想,既然當炊事員,就什麼都能幹才行,殺豬有什麼難的!王宜文自告奮勇地說:“我干!”司務長聽了直搖頭,別的連的炊事員也來看熱鬧。王宜文同志就往打仗上想:美國鬼子比豬個兒還大,敢不敢殺呀,當然敢!想到這兒,她一捋胳膊,上去狠狠給了一刀。由於用力過猛,刀子一偏,扎到骨頭上了,豬一個勁兒叫喊、掙扎,司務長怕她不行,要換她。王宜文想,這也是革命,要是蔣介石、美國鬼子的腦袋,還能不殺嗎?刀子一緩,又給了一下子,豬殺死了。在這以後,很多人都搶著學殺豬。

殺豬的,人稱屠夫。屠夫這個行當從古至今,都是男人乾的行當。猛張飛沒遇到大哥劉備以前,乾的就是屠夫的營生。魯智深三拳打死鎮關西,這人稱鎮關西的鄭屠,也是一個殺豬的屠夫。在中國傳統觀念里,屠夫的形象一直不怎樣。一個女孩子拿把殺豬刀,干起了殺豬的行當,實在是無法想像。可在那樣一個年代,強調時代不同了,男女都一樣。殺豬,這個男人乾的事情,女人也一樣能幹。婦女能頂半邊天的口號下,什麼樣的臟活累活,女同胞也一樣幹得下來。文革時期的那些宣傳畫,畫面中的女人毫無女性特徵,經常就是和男人一樣五大三粗,正是那段歷史的真實寫照。

而女人去殺豬,也並非文革才有。在50年代的長沙肉食水產公司早就有了。當時,是作為新生事物來宣傳的。這些年輕女職工殺豬的場面,吸引了很多人的圍觀,可謂是轟動一時,長沙攝影師游振鑫給我們留下了這些珍貴的歷史鏡頭。

50年代宣傳殺豬的女職工,雖然有違中國傳統文化和女性的身體機能,考慮到當時的歷史背景,好歹也算是新生事物。而到了文革時期,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而成為學習毛主席著作積極分子,還上了《人民日報》介紹學習經驗,那就是瞎扯了。今天讀來,和看笑話差不多。可那時候誰要不畢恭畢敬學習毛主席著作,那就是大不敬,現行反革命一個。當年的毛澤東思想成了萬能的精神原子彈,今天用毛澤東思想指導殺豬,明天用毛澤東思想治好了聾啞病,後天用毛澤東思想治好了精神病。現在回過頭來翻看當年的那些報紙,真的是笑死人。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廣松 來源:博客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史海鉤沉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