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王全璋家屬往最高院申訴 律師:中共為掩蓋真相一般都用這招

2019年3月21日,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中)等人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訴。(李文足推特)

維權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周四(3月21日)連同“709事件”被捕律師家屬,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訴,要求最高院調查天津法院處理王全璋案的手法。有法律界人士認為,王全章案的前景不容樂觀,相信當局採取極端手段是基於多重考慮。

周四到北京最高人民法院申訴立案大廳申訴的人士,包括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以及“709事件”被捕律師的家屬劉二敏和王峭嶺。

李文足上星期和王全璋二審辯護律師前往天津市高級人民法院查詢。當時法院人員表示,資料庫里沒有王全璋案的相關資料。

李文足說,王全璋的處境以至生死尚未明朗。天津法院的回應使人感到崩潰和荒唐。

李文足:“到現在近4年了,我聘請的律師從來沒見過他,現在也沒有判決書。只是官方單方面釋放一面之詞。我很嚴重的懷疑,我丈夫王全璋現在身體狀況怎樣。到底他是否活著,我現在很擔心他的處境。”

最高人民法院立案大廳以及附近建築的門外,周四早上有數十名公安戒備,阻止李文足等人進入立案大廳。

2019年3月21日,最高法院立案大廳門外有公安戒備,阻止李文足(右三)等人進入立案大廳。(李文足推特)

“中國律師後俱樂部”發起人覃永沛指出,以王全璋的性格,一審被重判必定會上訴,天津高院聲稱查不出王全璋的資料,只有一個可能。

覃永沛:“上訴以後二審沒有開庭,直接維持原判,直接把王全璋送到監獄。按照刑事法,不認罪的案件上訴必須開庭,中共從來不講法,王全璋那麼敏感,上訴肯定維持原判,而且馬上送看守所了。”

覃永沛估計,當局為了掩蓋真相會無所不用其極。

覃永沛:“電腦裡面會找個代號,不用真名。為了消除負面影響,一般都用這招。如果知道王全璋在那個監獄,好多公民會到監獄送飯和聲援。凡是政治犯都有代號的。”

王全璋在2015年7月被捕,羈押超過3年半後,天津市第二中級人民法院今年1月裁定他顛覆國家政權罪成,判刑4年半,剝奪政治權利5年。當時家屬表示,相信王全璋必定上訴。覃永沛表示,正因為國內外對王全璋的命運高度關注,當局才會選擇採取極端手法。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