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維權 > 正文

維吾爾公知相繼失蹤 民族文化命懸一線

在新疆失蹤的維吾爾作家牙里坤.肉孜(視頻截圖)

幾年來,中共政府為了達成所謂的“去極端化”目標,關押了上百萬新疆穆斯林,而這些下落不明的人當中有至少數百名維吾爾知識分子。美國政府近日就聚焦了這樣的一個例子,提出此舉旨在“抹殺維吾爾文化”。

美國國務院周三在官網上講述了維吾爾知識分子牙里坤•肉孜(Yalqun Rozi)的遭遇。文中說,牙里坤作為一位作家、講師和學者,花費畢生精力編輯並整理了上百本維吾爾文化教科書,他是維吾爾知識分子中的典範。

人稱中國國家領導人習近平的“三大酷吏”之一陳全國在2016年8月就任新疆黨委書記,而牙里坤就在兩個月後失蹤,並在2018年被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5年。

他的兒子卡馬力吐爾克•牙里坤(Kamaltürk Yalqun)近日在華盛頓參加一場題為“揭露中國的集中營”的展覽時說,因為被捕時沒有受到指控,他至今不知道他父親身在何處。

人權組織和民間活動人士近年來注意到,牙里坤的遭遇正在大批維吾爾知識分子中上演。

位於華盛頓的維吾爾人權項目(UHRP)中文聯絡員祖拜拉•夏木希丁(Zubayra Shamseden)表示,她們計劃在本周發布一份最新報告,其中包括失蹤或被捕的維吾爾學者名單。她透露,她們從2016年起就開始整理相關信息,目前這份名單已經擴展到了近三百人。

她說,中共大肆打壓維吾爾知識界所帶來的民族創傷將是災難性的。

“這不只是把人們關起來那麼簡單,也同時是在摧毀知識、摧毀維吾爾人世世代代的文化財富。這完全是對維吾爾文化和認同感的一場種族滅絕。”

輿論注意到,美國哈佛大學校長白樂瑞(Lawrence S. Bacow)周三在北京大學的一場演講結尾處,引用了著名維吾爾作家阿布都熱依木•吾提庫爾(AbdurehimÖtkür)的詩節,詩中談到了在嚮往正義的人生路上尋覓真理的經歷。

吾提庫爾是上世紀現代維吾爾文學巨匠之一,寫下了大量詩歌和小說。他生前從事過維語、漢語等語言的翻譯工作,並參加了《突厥語大辭典》、《福樂智慧》等重要民族文獻的出版工作。

白樂瑞提到這位他稱作“中國偉大的現代詩人”,似乎也正是為了詮釋言論與學術自由的重要性。

現居美國弗吉尼亞州的維吾爾詩人、電影製片人塔希爾•哈穆特(Tahir Hamut)對本台記者坦言,他是維吾爾知識界中的幸運兒之一。2017年,哈穆特被政府強迫參加了免費體檢和生物信息採集,而他是為數不多得以逃出新疆的知識分子之一。

他表示,作為長期被中國主流社會排斥的群體,在維吾爾人中誕生出這些知識分子實屬不易。

“像維吾爾人這樣在中國比較弱勢的民族裡面,培養一位知識分子實屬不易。而且我們這樣的少數民族一直在被排斥、被邊緣化,在很不容易的情況下才形成了一個維吾爾人的知識階層。”

哈穆特曾參與整理了自2016年以來被中共政府拘捕的部分維吾爾知識分子名單。由於他近期有事在身,名單更新工作目前落在了現居土耳其的維吾爾語言學家、詩人阿不都外力•阿尤普(Abduweli Ayup)的手上。哈穆特估計,目前這份名單已有三四百人。

據他了解,與無數維吾爾平民被關入“再教育營”不同,知識分子普遍進了看守所或監獄。他們中的不少人已陸續獲刑,因為當局把他們看作“兩面人”,並以“分裂國家罪”或“煽動民族仇恨罪”予以定罪。

他提到,早在前新疆黨委書記張春賢在任時的2014年起,當地政府就開始大規模排查維吾爾文出版物,比如報紙、教材和音樂。回過頭來看,這或許是官方對維吾爾文化宣戰的前奏。

哈穆特表示,維吾爾知識界正在經歷一場浩劫,他們幾乎已無任何自由活動空間可言。

“很多維吾爾知識分子感到絕望,因為他們一直在遵守中國的法律法規。他們在相當狹窄的研究空間里‘走鋼絲’,但是以前合法、合情合理的事情突然一夜之間就變成了不合法、不合理。”

他還補充說,不僅如此,把這些知識分子看作榜樣的許多維吾爾年輕人也感到非常失落和絕望,因為他們喪失了前進的方向。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李冬琪 來源:自由亞洲電台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維權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