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言論 > 正文

李怡:梁振英造謠討賞

梁振英先扭曲我文章原意,再抄錄我近日寫的大半篇文章,讀者看後會有什麼想法?會被他痛罵一聲就認同他嗎?這不是他追求的效果。正如「女孩戲」一樣,梁振英的帖文也不是給香港人看的。可以賞他政治經濟利益的人,才是他的對象。

每年兩會大騷,大人物們套話連篇的冗長報告,媒體或網民都興趣缺缺,但有些想出位的小人就受熱議。去年熱議的是一個由中國內轉外的紅衣女的長篇“朗誦腔”提問遭一藍衣女記者白眼伺候;今年熱議的就是“五十七歲一女孩”的“表演腔”獻媚演講。

大陸署名“老鶴”者手書一首打油詩:“身姿曼妙站講台,媚語嗲聲似招懷,滿口不倫不類理,五十七歲一女孩”。可以概括大陸網民的嘲諷。

香港台灣也有不少評論,而前天曾擔任中央政策組首席顧問的邵善波在《明報》的文章就受到較多關注。

邵在中策組任職有十年,“女孩”在中策組也擔任過七年高級研究主任。中策組收攏的竟是這種“滿口不倫不類理”的貨色,使人想到中策組過去多年究竟做的是什麼研究?向特區政府提供了什麼政策建議?這些建議莫非就是特府變成今天這種向中央發嗲模樣的原因之一?

邵善波對“一女孩”的演講大張撻伐。他認為兩會發生這一幕,“反面作用遠遠大於正面”,質疑這種高調的“自我推介和個人表態”,不會鼓勵台灣人支持統一,亦不能說服台灣人反對統一,相信絕大多數台灣民眾只會覺得肉麻和格格不入,“這樣的政治示範,究竟政治價值何在?對凝聚台灣人心的意義何在?”他指凌在政協會場獲“高度讚賞”,而民間反應就和官方截然相反,“一方愈是自娛自樂另一方愈是人心離散”。如果再出現多幾次凌友詩這類“熱門新聞”,只會令統一的希望愈來愈渺茫,台灣人心只會愈走愈遠。

邵善波講的絕對是事實,是對導演及演出這種“女孩戲”的善意規勸。就對台灣的影響來說,這樣的戲碼當然反效果。但問題是,“女孩戲”不是演給台灣人看的,甚至也不是演給香港人或大陸老百姓看到,而是演給中國最高領導人看的。凌很清楚,她被媒體問及遭大批網民劣評時,說這是“太小的事情了”,因為“我面對的是整個中華民族,是整個國家的重大議題”。你難道不知道掌控“整個國家的重大議題”的是什麼人嗎?求取什麼效果不是演出的目的,對掌控“重大議題”的人來說,“自娛自樂”就是目的;對“一女孩”來說,討賞就是目的。

昨天梁振英在facebook上說:“幾年前,李怡在蘋果日報專欄寫汶川大地震死難者,題目是《天譴》”。然後引申到我幾天前寫的《報應》,抄錄了我大半篇文字,然後大罵“缺德”。

我從來沒有寫過一篇文章題目叫《天譴》的,2008年5月13日我寫的題目是《災難頻仍積德消災》,全文無一句說天譴是上天譴責災民,而是說依中國古代非科學的傳統,地震天災被認為是上天給當權者的警告。地震的“天譴”說由來已久,古時帝王往往因此下“罪己詔”,求“積德消災”。2011年三一一日本大地震後,右派作家石原慎太郎也說這是對日本人過於偏重自我意識的天譴。日本人接受反省,石原當年獲選為東京都知事。

梁振英先扭曲我文章原意,再抄錄我近日寫的大半篇文章,讀者看後會有什麼想法?會被他痛罵一聲就認同他嗎?這不是他追求的效果。正如“女孩戲”一樣,梁振英的帖文也不是給香港人看的。可以賞他政治經濟利益的人,才是他的對象。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蘋果日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言論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