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評論 > 存照 > 正文

上海「博學」流浪漢:網上走紅不能改變我的命運

在上海車水馬龍的街頭,一名衣衫襤褸的流浪漢席地而坐,蓬頭垢面但語出驚人。面對陌生人的鏡頭,他用標準的普通話講《左傳》《尚書》,談企業治理,談各地掌故,也告誡人們‌‌“善始者眾,善終者寡‌‌”。

多段視頻在網路流傳,他甚至被網友稱為‌‌“國學大師‌‌”。他到底是誰,是奇才還是網路炒作?

 沈巍

沈巍

記者多方調查核實,他真名叫沈巍,繫上海人,已流浪26年,曾是上海某區審計局公務員,家中有一個弟弟、兩個妹妹。上海相關部門向記者證實,沈巍系某區審計局長病假員工,26年來,薪酬按相關標準正常發放。

記者分別聯繫到沈巍的弟弟和一個妹妹,但對方拒絕接受採訪。

近7年,沈巍多在上海楊高南路地鐵站附近棲身。附近一家酒店負責人告訴記者,沈巍腹有詩書,談古論今,未傷害過任何一人;只是他將撿來的垃圾堆在酒店門口的綠化帶里,既有礙市容,又令過往行人不適。這位負責人稱,他曾看到過沈巍的工資卡和身份證。

一位與沈巍相識多年的環衛工人向記者介紹,沈巍的家人曾找過他,但他拒絕回去。他稱讚沈巍讀書多、脾氣好,有時候會和他買廢報紙去讀。

負責沈巍所在片區的一名城管稱,沈巍的確博古通今,但在撿垃圾方面走進了死胡同,‌‌“我們的工作也很難辦。‌‌”

記者近日深度對話沈巍,還原他流浪背後不為人知的故事。

以下為他本人自述:

原生家庭如何?

我的父親是我反思人生的樣本。他是(上世紀)60年代的本科生,學的航海專業,從江蘇到上海後,他的人生遇到了挫折。

我出生在上海,和外婆生活在一起。但父親和外婆的關係不好,不知何故父親常遷怒於我。即使這個樣子,我也沒恨他。

我喜歡畫畫,也喜歡讀歷史之類的書,但他深惡痛絕。有時候,我賣了垃圾買了書,回家時,只能悄悄藏在肚子里不讓他看到。直到晚上,等他睡覺了,我才敢在被窩裡偷偷把書拿出來看。

那時的語文老師說,我有壓抑感。是的,我在父親面前無所適從。

學審計專業是我這輩子的遺憾。如果父親很客氣地交流,我一定不會選擇這個專業。我會選擇中文系或者國際政治研究。

畢業後,我進入上海某區審計局。我沒有名校背景,對審計專業也不喜歡,但在父親的約束和壓力下,我才做的這個選擇。

這輩子,沒有做自己想做的事,很遺憾。如果可以重來,我會選擇一份符合自己意願的工作,和文化掛鉤,而不是數字。

  沈巍说,现在他每天有两件事,捡垃圾和读书。

沈巍說,現在他每天有兩件事,撿垃圾和讀書。

這次網上走紅真是不虞之譽,沒想到。不過,這不能改變我的命運。我一輩子沒想過成名,人要實至名歸,做到了自然就出名了。

我最嚮往成都,讀書人一輩子有個理想,最好的像諸葛亮一樣,出將入相。如果做不到,就學杜甫,憂國憂民。

為何走上這條路?

我淪落至此,歸根到底是理念的衝突。

我在艱苦環境里長大,為了讀書,從小就撿垃圾,橘子皮、碎玻璃,能賣錢的都撿,然後就去買書。

小時候,因為撿垃圾經常被同學們笑話,我也很難為情。但那個時候我就很納悶,怎麼討飯的人不做事情,反而都同情他。而我付出了勞動,反而被譏笑。最有趣的是,我撿的橘子皮有專門的人收,為什麼還遭人笑話。直到現在我都沒搞懂。

26年了,我一個人就這麼過來了。有時候,我覺得很痛苦,正常情況下我該有個兒子。但26年前的一樁往事,直接導致了我今天這樣的結果。

1986年,大學畢業後,我進入上海某區審計局。進單位的第一天,我走進衛生間,發現垃圾桶里扔了很多紙。我覺得可惜,有用的東西不該這樣被浪費,所以就撿起來。

從此以後,只要在辦公大樓一天,我就撿有用的東西,比如報紙或者只印了一面的紙。但不撿可樂瓶之類的東西,我經濟獨立了,不需要再賣錢來花。

那時候,我工作很勤奮,每天很晚回去,有時直接住在辦公室。就這樣過了幾年,直到有人投訴我在單位撿垃圾。那是1993年。

回家後一進門,我70多歲的外婆就從床上坐起來,扯子嗓子喊,你們單位的領導來過了,說你腦子不正常,老撿垃圾。我就想,到單位和領導們解釋下。

第二天,我還沒去找領導,結果幾個領導就來找我談話。他們說,沈巍,從今天起,你收拾下辦公室的東西回家待崗。他們認為我撿垃圾,腦子壞了。

(註:對於沈巍的這個說法,相關審計部門予以否認,表示他們並沒有逼走沈巍。)

那天,費城交響樂團在上海萬體館演出,我本想去看。但人生頭一次遭受挫折,有點經受不住。坐上公交後,本該在中途下車,但車到了南浦大橋終點站。我就想,那就回家吧,多讀點書。但家人和我鬧起來了,像不認識一樣。

我生平第一次哭了起來,覺得很委屈。我撿垃圾不賣錢,而且給單位節約。怎麼就成了這樣。

1995年,和家人賭氣,我去外面租了一套房子。老房子快拆了,我想快有自己的房子可以住了。但直到2001年,房子才被拆。

房子拆了以後,我就住在鄰居家一個老頭的屋檐下,直到2002年春節。之後,我搬到了浦東。那邊是老屋,所以也沒人投訴我。之後,家裡人給我指定一個房子,但因為被鄰居投訴,我兩次被人趕了出來。那時候我已經和家裡人斷絕了關係,就正式流落街頭了。

每天的生活怎麼樣?

我有錢,不需要人接濟。這26年來,單位一直在給我發工資,大概有2000多元,我的卡里目前約有十萬元左右,其中部分是父親的遺產,拆遷時他把房賣了,我分到了十多萬。

我適應能力很強,在馬路邊一趟下就能睡著。冬天時,我會蜷縮著睡,但經常被凍醒。吃飯是最簡單的事。現在的社會,吃是最好撿的東西,也是被浪費最嚴重的東西,是很多人不以為珍貴的東西。我只吃誘惑到我食慾的東西,一般是素食。

撿回來後,吃剩下的分揀下,給貓、給狗或者給魚吃。

 沈巍会把捡来的食物喂给流浪猫。

沈巍會把撿來的食物餵給流浪貓

每天凌晨兩點鐘,我會推著三輪車去附近幾個固定的點撿垃圾,點太多身體受不了。大概五點鐘,我回到睡覺的地方,眯會兒。天亮後就開始收拾。現在,我只能把手伸進袋子里整理,不能攤開,否則城管就來了,所以時間很慢。我會把吃的、用的,報紙、書,塑料、鋁罐之類的分揀開。

六七點鐘收拾完了,就去附近的地鐵里看會書,到八點鐘左右找個地方去睡覺。

讀書時,不懂或者吃不準的地方我會用手機查查,連的是附近商家的網路。因為身份證幾年前丟了,所以沒法辦卡。之前曾買過一部手機,但被人偷了。之後託人在網上買了這部500元的二手手機。

我喜歡畫畫,下載了很多名畫的照片,我也會把看中的書的封面存下來。

我的手機里存著甘地的照片,我特別崇拜他,我願意主動過苦行僧的生活,我不標榜,我就是喜歡這樣的生活。

沈巍说,他的手机里存着甘地的照片。

沈巍說,他的手機里存著甘地的照片

我不想紅,喜歡寧靜的生活。

歲數大了,到了天命之年,更何況生活這麼動蕩,再想什麼呢?這麼多年,我堅持的生活理念是,人不能肆無忌憚浪費東西。

和家人聯繫多嗎?

2003年之後,我就很少和家人聯繫了。

2012年9月30日正好中秋節,弟弟聯繫到我,說父親不行了,問我要不要去看下。我答應了。那個時候,我流落在一座大橋下,頭髮亂得一塌糊塗。我就叫了一個認識的人給我剪下,剪得勉勉強強的吧,又借了幾件乾淨的衣服。我甚至問人,要不要帶點東西。

到了上海長航醫院,父親在病床上,十年不見,他不認識我了。

知道是我後,他開始流眼淚,緊握著我的手,說很愧疚。他說,你本可以在學習上有一番成就的,全因為我……他一直打自己的耳光,我已經泣不成聲,說不出話。我說算了,都過去了。那時候,他還不知道我已經流落街頭。他說,一家人終於團圓,正好又是中秋節,買個月餅大家分著吃了。

我走後不久,父親走了。

在流落街頭前,我愛美,隨身會帶著鏡子和梳子,參加活動時,我甚至會專門去衛生間打理下頭髮,刮下鬍子。

两个从北京来的小伙给沈巍赠书。

兩個從北京來的小伙給沈巍贈書

但我最後一次理髮是在2014年5月,去參加外婆的追悼會。

網上有人說,我的妻子和女兒在一場車禍里喪生,這是在造謠,我沒結婚。

中學時,我看中一個女孩,暗戀了很久。直到工作後,有人說,她就在我對面的醫院工作,我寫了信託人送過去,結果人家已經有了對象。之後,就再沒有心動過了,靜如處子一樣。

有人說,我是因為這個事受了刺激才撿垃圾。我一再和他們解釋,撿垃圾是由我的理念和價值觀決定的。

為何堅持撿垃圾?

我從小撿垃圾,但我並不以此為恥。

這些年,我發自內心地就想為垃圾減量做點貢獻。垃圾分類是源頭治理,應該針對產垃圾的人。但在一個提倡垃圾分類的社會,我從小撿垃圾,反被嘲笑。

這個苦我吃了26年了,就好像一碗飯,我覺得挺好,為什麼你們覺得不好。

有因為垃圾定罪的嗎?報紙是報紙還是垃圾呢。我讀了很多書,但直到現在都不明白垃圾是什麼意思。它是名詞、動詞還是形容詞。

有時候,我辛辛苦苦撿來的東西又被人拉走了。因為撿垃圾,我反反覆復被房東攆出來。

我不想與世隔絕,我想讓外界理解我,垃圾分類,是這個國家都在提倡的。

但有的東西我不賣,藏書藏報很正常。人真奇怪,我節約資源,不管什麼紙,撿回來了,我寫寫畫畫總可以吧。

我不會放棄撿垃圾,我沒有做錯。

有人說,給我錢或者給我吃喝的東西。但我無兒無女,孤老頭子一個。我不要任何金錢和物質的幫助。給我錢幹嘛,我自己有一雙手,要人家的錢好意思嗎?

這20多年,我沒買過一粒米,也沒買過一件衣服,身上的衣服已經穿了幾個月。不管到哪兒,我都會做兩件事,買書、撿東西,哪怕看到地上有一張紙也要撿起來。

我賣廢品買書,這幾乎是唯一的開支。但惡性循環,書被放在室外,日晒雨淋,一直丟一直壞一直買。

我讀書很雜,什麼書都買。像上癮一樣,美術、歷史、文學……但我不喜歡理科,之前雖然硬著頭皮買了,但看不懂。

真的,我什麼都想看,我原本以為像我這樣的人可以為社會做一番貢獻,但怎麼也沒想到會淪落至此。

我從小受儒家教育,想做個政治家。坦白講,我想做官。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江一 來源:紅星新聞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存照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