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生活 > 海外生活 > 正文

在美國 為什麼會認為撒謊比偷盜更為惡劣!

信用重要嗎?信用不重要嗎?如果一個社會規則或潛規則下信用重要,那麼就很重要,如果一個社會規則或潛規則下信用不重要,那麼就不重要。

我在美國學習、工作、生活已16年,對這個國家的認識也逐漸加深。從大體情況看,美國是一個講信譽的國家。在我看來,美國人的許多‌‌“輕信‌‌”行為,真是太容易上當受騙了。

一、錢包忘在圖書館裡也不緊張

第一次對美國社會人際之間彼此信任的體會,是一個拾金不昧的小故事。2002年,我在堪薩斯大學讀博士學位,因為英語口語不好,參加了一個英語角的活動。這是學校為提高外國留學生英語水平而設的,裡面雇請有美國學生,專門與外國學生聊天。

有一天,我正在與一名美國男學生聊天,他突然說:‌‌“壞了,我的錢包忘在圖書館了。‌‌”我忙說:‌‌“那你趕快回去找吧!‌‌”他停了一會兒,說:‌‌“沒關係,我們繼續聊。發現我錢包的人會給我打電話的,因為我錢包里有我的證件與聯繫方式。‌‌”我吃了一驚,對他的回答,半信半疑。

一個星期後,我們又在英語之角見面了。我問他:‌‌“錢包找到了嗎?‌‌”他說找到了,是發現的人給他打了電話。我還是半信半疑,因為這太不可思議了!

以後,我經歷了更多的事情,對美國人之間的友好與信任就不得不信了。

2005年,我在紐約做博士後研究。一次,去一個畫廊看望一位美國朋友,聊了一會兒,他說:‌‌“有一個博物館剛剛辦了一個中國藝術展,要不要一起去看看?‌‌”我欣然同意了。

到了那家博物館,我發現是要買門票的。不想我的美國朋友對看門人說:‌‌“我是博物館協會的會員。‌‌”於是,我們就被放行了。我太吃驚了,問:‌‌“他們為什麼不查查你的會員證呢?僅憑一句話就輕信了?‌‌”朋友說:‌‌“不是會員的人,是不會亂報的。‌‌”當然,我的朋友確實是博物館協會的會員。

我做博士後研究的地方是著名的紐約大都會藝術博物館,我有該館發的工作證,用此工作證,我可以進入美國任何一家博物館參觀而不必買門票。

我每次憑此工作證進入一家博物館,守門人總是問我:‌‌“還有別人與你同行嗎?‌‌”意思是說,他們也可以給我帶來的朋友免費門票。

後來,我離開了博物館領域,進入大學教書。一次,我又去紐約參觀博物館,我沒有了原來的工作證件,但我有在裡面工作過的熟人,讓他們出來接我一下,還是可以享受免票待遇的,但我嫌麻煩,身上又剛好帶有舊名片。於是,我就抱著試試看的心理,遞上我的舊名片(上面沒有照片)。不想,守門的同樣讓我進去了,還問我有沒有帶朋友來。我心想,這也太容易上當了吧!

2010年,我在佛羅里達州工作。一天,與太太去佛州奧蘭多的迪斯尼樂園玩。這家迪斯尼樂園規定:凡外州人(包括外國人)門票是290美元,但佛州人只需要99美元(因為我們交了州稅)。在買門票時,我帶了身份證,出示後買了張99美元的票,但我太太把證件忘在車上了。如果回停車場去取,起碼要花半個小時,因為那個停車場太大,要坐公園的車才能去。我就對售票員說:‌‌“請相信我,這是我太太,我們都是本地人‌‌”。售票員就信了我的話,給了我太太99美元的票。

2015年3月,我們全家去了一家農場玩,那裡面有我的小女兒喜歡的小動物。那是個星期六,去農場玩的人很多,我推著女兒的嬰兒車,把我們帶的東西全放在上面,包括衣服、吃的中午飯、女兒的玩具等。在動物園的門口,我見放著許多嬰兒車,也把車放在那裡,車上的東西都沒有動。因為此時的我,對美國社會已有了比較多的了解。兩個小時後,我回到門口取車,發現只剩下我的嬰兒車停在那裡,細看了一下,車上的東西一件沒少。

二、買了電器、衣服不滿意,可全額退款

美國人彼此之間的‌‌“輕信‌‌”,更多地體現在大小商場的服務信譽上。在任何商場買東西,除了食物與一些特殊商品之外,都可以在一個期限內全額退貨。我經歷過多次這樣的事。例如,買了電器、衣服、鞋子或其他商品,回家一用,覺得不好,拿回商場,都給退。還有一次,我為孩子玩的塑料小游泳圈買了一個氣管子,付了錢後忘拿就走了。回家後,才發現把東西忘在商店了,立即返回去取,發現他們把氣管子放在了退貨部,在等我去取。

有人可能會問,商場都這樣,會不會給一些人鑽空子呢?會的,但鑽空子的人畢竟極少。我聽說過一個例子,一群美國窮學生想辦一個晚會,但沒有音響。於是,他們就湊錢去商場買了一套好音響。辦完晚會後,把音響退回去,錢一分不少地拿了回來。其實,商場的人也明知有人故意這樣做,但仍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因為這是他們的基本規定,不會為了少數人而改變。

三、關閉銀行賬戶,就憑一個電話

在美國辦事很方便,很多事都可以用電話來解決。我早期租房子和後來買了房子,開通煤氣、水電、垃圾等服務項目和支付服務費,都只打電話就能解決。這些服務單位在接到我的電話後,只需要核對一下名字、出生日期、社會安全號碼、家庭住址、電話等就行了。而且我告訴他們是什麼,他們就信什麼。我心想,要是有人盜了我的這些個人信息,冒充我就麻煩了,但從來沒有聽到有這樣的事發生。

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打電話還可以關閉銀行賬戶。我曾經在北卡州工作過,在那裡的銀行開了個賬戶,後來搬到密蘇里州之後,那個賬戶里還有5000多美元。不想今年年初,那個銀行來信說要增加一項年度服務費,我覺得不划算,就想關閉該賬戶,但我無法親自去北卡州,於是就打電話試試問能否關閉賬戶。對方核對了我的基本信息後,說:‌‌“請放心,我們將把你賬戶里的所有錢做成一張支票,在一個星期內寄到你現在的家裡。‌‌”

果然,一個星期內,我收到了支票,上面的錢分毫不差。我好像活在夢裡,心想,如果真有人盜了我的信息,這些錢還能在嗎?

四、美國人認為撒謊比偷盜更為惡劣

述說上面的例子,我並非想說美國是一個‌‌“夜不閉戶、路不拾遺‌‌”的國家,美國也有詐騙與各種違法犯罪的例子,但總的來看,美國是一個講信譽的國家,人們普遍彼此信任,因為在美國人的眼裡,欺騙行為比偷盜更為惡劣,因為偷盜也許是為了應一時之急,而欺騙則說明一個人的本性。一個人一旦失信於人,就很難重建自己的信譽。不僅個人如此,單位或公司也是如此,商場一旦出售假貨被發現,不僅要被罰商品價值的百倍罰金,更嚴重的是,這種做法一旦傳出去,結果只有一個——倒閉。

總的來說,美國人很守法,這是因為執法嚴格而養成的習慣。在守法這點上,我常形容美國人的腦子是‌‌“計算機腦子‌‌”,不懂得隨機應變。在與美國人交往時,我曾試過鑽法律的空子,但都得不到任何回應。比如,當我還是學生時,出外找工作想幫補一下生活開支,但由於沒有在美國合法工作的證件,美國人辦的公司都不僱傭我。而我給一些美國朋友幫忙幹活兒,他們給我工錢,我希望能付我現金,這樣我就可以不交稅了。不想,他們都以奇怪的目光看著我說:‌‌“這裡是美國,人人都要交稅的。‌‌”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寧成月 來源:網路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海外生活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