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中共監獄人間地獄!受害者曝光監獄慘烈內幕

67歲的古芝光被罰「吃秒飯」(一頓飯不超過15秒吃完)長達10個月以上,每天罰站10個小時,持續長達一年多,人已成皮包骨頭,冬天讓穿單衣褲站在屋外,夏天在烈日下罰站。

中共酷刑示意圖:烈日下暴晒折磨。(明慧網)

67歲的古芝光被罰“吃秒飯”(一頓飯不超過15秒吃完)長達10個月以上,每天罰站10個小時,持續長達一年多,人已成皮包骨頭,冬天讓穿單衣褲站在屋外,夏天在烈日下罰站。

趙元強遭由獄警唆使的一群犯人群毆暴打後倒地,被送到醫院搶救。回監時,全身仍傷痕纍纍:大腿骨斷裂、手腕脫節、嘴被撕裂,人骨瘦如柴,生命垂危。

這是發生在四川嘉州監獄的對法輪功學員的一幕幕殘忍迫害。

四川嘉州監獄是由原四川省五馬坪勞改農場和樂山沙灣監獄合併而成,被命名為嘉州監獄,位於樂山市全福鎮,大門外掛牌:晨馬集團有限公司。

目前嘉州監獄非法關押了約二百多名法輪功學員,關押的刑事犯約三千五百多人,獄警五百餘人。

一位四川的法輪功學員,因不放棄對“真、善、忍”的信仰,曾兩次被非法判刑,被關進四川德陽監獄和嘉州監獄。以下是他在明慧網上曝光其在該監獄所見所聞的對法輪功學員慘無人道的迫害。

精神和肉體上的摧殘折磨

法輪功學員一踏進監獄門時,就被強制自稱:罪犯××報告警官,請指示。獄警准許後方可越過警戒線,再由牢頭帶到指定地方,強迫他們面壁,三點一線(鼻尖、膝蓋、腳尖)緊貼牆壁站立。

中共體罰演示圖:面壁。(明慧網)

數小時後由牢頭訊問姓名、籍貫、服刑期等,隨即搜查隨身攜帶的物品,讓脫光全身衣服,赤身裸體面壁而站,張開五指、高舉手臂,做多個下蹲動作,再轉身面對獄警,雙手抱後腦勺,張嘴讓檢查口腔內有無夾帶的東西,再用金屬探測器在全裸的身體上掃一遍後,才讓穿上囚服。

法輪功學員還被剃光頭、剪指甲,再被強迫面壁盤腿坐幾個小時,直到下午6點吃飯前被編到組內,並指定兩個刑事犯包夾(監管)一個法輪功學員,對其全天24小時寸步不離地跟蹤、監控。

獄警強迫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服刑人員熟背38條監規、20條禁令,文盲或65歲以上的在押人員就背監規10不準,進監後的第六天就必須背熟,否則就會被體罰。誰不自覺向獄警請示報告、不自稱罪犯、不唱紅歌(歌頌中共的歌曲)、不配合監獄寫“四書”(放棄修煉的所謂“認罪書”、“保證書”、“決裂書”、“悔過書”)等,都要被處以下種種刑罰。

刑罰一:“吃秒飯”

吃一餐飯的時間限制在幾秒到10秒不等,吃多長時間,隨牢頭心情而定,一般不會超過15秒,就必須停止吃飯,隨即被強迫三點一線面壁而站。長時間吃不飽飯、長時間罰站,從而拖垮身體,監獄的目的是摧毀法輪功學員的意志,並強迫他們看誣衊法輪功的錄像視頻,強迫其“轉化”(逼迫放棄修煉)、寫“四書”。

刑罰二:“向日葵”

中共酷刑示意圖:烈日下暴晒折磨。(明慧網)

夏天面對烈日曝晒:上午,面對太陽而站;中午過後,是背對太陽,盤腿坐在60公分見方的滾燙的地板磚上,隨著太陽移動,曬得口渴難忍,光頭上曬起雞蛋大小的水泡,以致脫皮。有的人暈倒在地,由牢頭給灌藿香正氣水,等人蘇醒過來後,又繼續罰曬。

有人被折磨得全身浮腫,腿腫得如大碗口般粗,流出膿水,把褲子沾濕。人人背上汗水直流,幹了又濕,濕了又干,汗漬斑斑點點,像地圖一樣。臀部被地板磚燙得起死皮、厚皮,有手掌那麼大兩塊厚厚的死皮,幾個月都無法長出新皮。

刑罰三:面壁盤腿

在寒冬,法輪功學員被強制穿單衣褲,從早上7點半到晚上10點,面壁盤腿而坐,人凍得上下牙齒不由自主碰得喀喀直響,身體四肢凍得不停地顫抖,手腳長滿凍瘡,沒有一塊完好的皮膚。

他們仍然不準多穿一件單衣,更不用說穿棉衣了,直到人被強迫在由獄警指使牢頭事先寫好的“四書”上按手印後,才讓穿棉衣、免“吃秒飯”。

獄警強行按手印。(明慧網)

刑罰四:綁“束縛帶”

強迫法輪功學員盤腿並用束縛帶綁上雙腿,反捆雙手,往嘴裡塞個比核桃還大的橡膠球,在頭上扣個頭盔,獄警掀開頭盔擋風門,用催淚瓦斯噴射到人臉上,並關上頭盔擋風門,讓受刑人不停地流眼淚、鼻涕,反覆多次。

這種刑罰對人眼睛的傷害極大,受刑後眼睛昏花、視物模糊、眼睛紅腫。獄警施刑後還假惺惺地告訴受刑者:“沒事吧,不會傷眼睛,感覺如何?”以此對其進行羞辱,然後強迫其用冷水沖洗眼睛,讓催淚瓦斯再次刺激人的眼睛,隨後再重複施刑。

刑罰五:電棍電擊

獄警用電警棍連續地電法輪功學員的背心、胸、頸、耳朵、生殖器、腳趾尖、手指尖、腳踝骨,電得人心驚肉跳,皮膚被電焦、電爛,十幾米遠的地方都能嗅到皮膚焦煳的味道,直到人無法承受,痛苦不堪,甚至大小便失禁,達到所謂“認罪”的目的,再帶到秘密處在獄警準備好的“四書”上強行按手印,表明已被“轉化”。

然後強迫受刑者背監規,自稱“罪犯”、唱紅歌,由牢頭訓練怎麼回答驗收組的各種誣衊法輪功的問題。若讓驗收組人員不滿意任何一個答題時,就會暗示監區的獄警再次對法輪功學員進行新一輪的摧殘迫害;驗收過關後,則會被分到生產監區,從事超長超時的奴工勞動,完不成任務便面臨各種體罰,並且每個月還要寫一次思想彙報(誣衊法輪功的所謂認識)。

刑罰六:超強度的勞役

監獄用超強度的勞役來迫害法輪功學員。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和其他服刑人員每天長時間(每日10小時以上)從事勞役、做奴工,為“五糧液茅台酒、滬州老窖”等名酒貼商標,將服裝等半成品加工為成品,為手機、電腦、電視機等加工配件,將電子元件半成品組裝為成品(由成都和強集團責任有限公司提供半成品)。

更多刑罰

不讓法輪功學員睡覺:由刑事犯值夜班監控,半小時搖醒人一次,以達到摧毀人的精神和搞垮其身體的目的。

對他們施用上電椅、睡刑床、坐老虎凳等酷刑。

酷刑示意圖:坐老虎凳。(明慧網)

用超強音刺激他們的大腦神經,讓其驚恐萬分、情緒失控。

所有被關押在這個監獄的法輪功學員都被強行抽血、照像、人臉識別、DNA鑒定、指紋、身高測定,強迫提供其詳細的家庭住址、年齡、職業,以及親屬的社會關係等。

法輪功學員刑滿前三個月還要做心理測試,如果不按監獄規定的內容填寫,就會被視為“轉化”不徹底,監獄將通知當地司法部門,對他們實行監視居住,並扣發低保及養老金等。

迫害案例

在嘉州監獄,被獄警、牢頭打傷、打殘和秘密轉走的法輪功學員不計其數,以下列舉數個遭受迫害的案例:

法輪功學員古芝光,邛來市雙園鎮合戶村九組人,被關押在九監區,罰“吃秒飯”長達10個月以上,每天罰站10個小時,長達一年多,人被迫害成皮包骨頭,經常被獄警邵凌用催淚瓦斯噴眼睛。邵還陰險地問他感覺如何,“不會傷害你的眼睛,對你眼睛無害”。

法輪功學員趙元強,滬州人,被關押在九監區,獄警邵凌唆使牢頭張衡、宋義等數名刑事犯對其施暴。張衡用右手抓住他的喉管,以左手搧其耳光,用膝蓋頂撞其胸口,再由兩刑事犯反扣他的雙手到背後;其餘犯人用腳踢其腿、下身及襠部,用手肘猛擊背部。趙元強遭群暴長達十分鐘以上,無獄警制止。

隨後犯人將趙元強拖到飯廳監控不到的地方,將他打倒在地;幾個牢頭和刑事犯猛踢其身,使他無法站立,在其失去意識的情況下,強行讓其按手印,表示“轉化”;待其恢復意識後,再把他拖到廁所里,對他錄音錄像作偽證,並威脅說,他要說他是在監獄外受的傷,否則不給其醫治。

趙元強被毒打後,被送到成都警察醫院搶救,住院兩個多月,回監獄時,全身仍傷痕纍纍,胸口仍是青一塊紫一塊,生命垂危,卻仍然被分到二監區從事勞役,過後無人知道其去向。

法輪功學員梁均華,樂山市沐川縣人,因見證獄警邵凌等人酷刑迫害法輪功學員,而向監區長反映,遭邵凌及牢頭等人的威脅和打擊報復。獄警派人對他嚴密監控,不准他往信箱投遞舉報信。

另外遭受嚴重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還有:唐進平(綿陽人)、陳懷根(雙流華陽縣人)、吳正合(巴中)、向青山(成都金堂人)、鄭兵、宿剛(峨眉山人),以及86歲被非法判刑6年的魏永清等等。

從2016年至2018年底,平均毎月有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轉移到九監區(嚴管監區),遭受更加殘酷的迫害。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大紀元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