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中國經濟 > 正文

樓市降溫土地財政增長放緩 地方政府又蠢蠢欲動

華夏時報記者陸肖肖北京報道

2018年,由於受到樓市降溫、棚改退潮的影響,土地市場降溫,增速放緩。而在一些對土地財政依賴度較高的三四線城市,已經有城市開始“救市”。

2018年土地市場轉冷

近日,諸葛找房整理數據並發布了關於2018年土地市場的報告,數據顯示,2015年以來,隨著房地產市場的復甦及火熱,土地使用權收入連年攀升,2017年全國土地收入超5萬億,增速近40%。2018年,由於房地產市場的調控,房企融資收緊等因素的影響,全國土地市場有所降溫。2018年全國土地收入創新高,達到了6.51萬億,增速放緩至25%。

隨著土地市場的降溫,土地流拍也在增加,據諸葛找房統計,2018年全國地級市土地流拍數量達到創記錄的1808宗,且下半年以來成交土地多以低價和底價成交。

在去年土地市場降溫的背後,是房地產市場的整體轉冷。合碩機構首席分析師郭毅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土地市場降溫是幾個層面引起的,第一個是去槓桿對開發商現金流的影響,在2018年達到了一個峰值,開發商的資金狀況並不是特別樂觀。再加上全國很多城市都執行比較嚴格的限購政策,開發商的銷售回款也並不是特別理想,現金流的壓力造成開發商在投資拿地、資金調配方面存在著一定的壓力,土地流拍自然會增加。

棚改退潮,也是造成2018年土地市場轉冷的一大因素。2018年10月8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明確指出,因地制宜調整完善棚改貨幣化安置政策,商品住房庫存不足、房價上漲壓力大的市縣,要儘快取消貨幣化安置優惠政策。對新開工棚改項目抓緊研究出台金融支持政策,嚴禁借棚改之名盲目舉債和其他違法違規行為。吉林長春、江蘇淮安等地也調整了棚改政策,降低棚改貨幣化安置比例,推進更多進行實物安置。

上海中原地產市場分析師盧文曦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採訪時表示,棚改政策的轉變,對土地市場是有一定影響的。貨幣化安置的減少,市場上就少了很多購房需求,尤其是對於三四線城市來說,內生性需求本來就不多,購房需求在前一波房價快速增長的時候已經釋放掉了,未來需求可能會更少。房企自然會謹慎一些看待這些市場,購置土地時會更為謹慎。

三四線依賴土地財政

2012年以來土地使用權出讓金與地方公共預算的比值基本保持在0.4以上,近兩年來隨著土地出讓金的攀升,與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比值也越來越大,2017年、2018年的比值升為0.57、0.66,超過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一半以上。

諸葛找房分析,從土地使用權收入與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值可以明顯看到地方政府對土地財政的依賴程度一直較高,地方政府寄希望於賣地來彌補和維持地方財政收支缺口。但近年來過分依賴土地出讓收入帶來的負面影響越來越大,對土地財政的依賴逐漸成為導致房價上漲的重要因素之一同時也加大了地方債務風險以及金融風險。

從城市來看,在2018年,一線城市、二線城市、三四線城市土地出讓金佔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平均比值分別為0.4、0.91和1.51。三四線城市對土地財政的依賴度最高。

諸葛找房分析,一線城市產業轉型,逐漸進入後工業化階段,政府一般公共預算收入較高,土地財政依賴度處於較低水平;二線城市處於快速擴張期,需求旺盛,市場熱度高,供地規模大且房企競爭激烈,土地財政依賴度略高於一線城市;三四線城市自身經濟體量有限,抗風險能力不足,但在棚改及行業上行周期帶動下,部分城市土地出讓收入大幅增長,在2018年土地財政依賴度最高。

諸葛找房進一步指出,由於多數三四線城市經濟基礎較薄弱,土地財政收入幾乎成為城市經濟發展的最主要來源,比如菏澤、日照等城市,得益於大規模的棚改貨幣化安置,土地出讓金收入大幅提升,是其一般公共預算收入的2倍以上,為地方政府提供了豐厚的資金。隨著棚改貨幣化推進,刺激了三四線城市大量的購房需求,三四線商品房市場迅速量價齊升,帶動土地市場一時火熱,地方政府在高位時賣地套現成為緩解地方債務的重要手段。高土地依賴度短期也引發了地價、房價快速上升,未來隨著棚改貨幣化比例下調,需求已經被提前透支的情況下,一旦土地市場降溫,此類城市需求將難以為繼。

部分三四線城市醞釀“救市”

2018年末,多個城市開始悄然鬆綁調控政策。菏澤取消限售政策、杭州和珠海放鬆購房的社保要求、青島高新區取消執行半年前出台的搖號政策、合肥悄悄鬆綁限購,這些城市開啟了地方放鬆限購的小高潮。

最近,一些地方政府開始了“救市”政策。菏澤成武縣出台了房地產新政,規定各鎮農民購買首套房可以享受300元/平方米優惠,首付不超過30%,貸款利率下限為貸款基準利率的0.9倍,上限不超過貸款基準利率的1.25倍。

對此,盧文曦表示,買房補貼房款,這是最直接的刺激動作,成武縣救市的動作已經很明顯了。有些地方過度依賴土地財政,房子賣不好,導致土地賣不掉,會直接影響到地方政府的收入,這肯定是地方經濟受不了的。三四線城市,尤其是對於土地財政依賴度較高的地區,肯定會想辦法做政策上的鬆動,未來像成武縣的城市還有很多。

郭毅也表示,今年房地產調控推行“落實城市主體責任”,各地需要根據城市特點出台調控政策,前面有示範效應的一些城市,並沒有被中央叫停,預期今年會有更多城市對樓市進行適度的鬆綁,但這個鬆綁會是一個漸進式的、嘗試性的,如果市場出現過熱的苗頭,鬆綁不會繼續,因為地方政府還是要對調控的結果負責,守住“房住不炒”這個底線。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秦瑞 來源:華夏時報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中國經濟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