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波羅新聞網新聞 > 大陸 > 正文

江蘇大爆炸失蹤者數不勝數 失聯者家屬闖現場尋親 官版28人被指不可能

官方的失蹤數字一直未更新,許多受訪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官方公布的數據質疑,特別是失蹤人數不可能是28人,有的家屬在各大醫院看到的情景是尋親的人比醫院的人要多得多,可謂人山人海。 受訪者高先生說:「失蹤的人數不勝數。」另一名死裡逃生的朱女士表示,她所在的華旭葯業公司失蹤人員已有十餘人。

江蘇鹽城市響水縣陳家港鎮“3.21”爆炸事故讓當地民眾經歷了一場難以想像的大災難,目前還有無法統計的失聯者家屬在到處奔波尋親,有的家屬甚至親自到現場尋找親人。

據官方最新數字,截至23日上午7時,爆炸已致64人死亡,其中有26人已確認身份,38人待確認身份。另外,傷者中危重21人,重傷73人。據統計,目前有28人失蹤。

官方的失蹤數字一直未更新,許多受訪者在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時表示,對於官方公布的數據質疑,特別是失蹤人數不可能是28人,有的家屬在各大醫院看到的情景是尋親的人比醫院的人要多得多,可謂人山人海。

受訪者高先生說:“失蹤的人數不勝數。”另一名死裡逃生的朱女士表示,她所在的華旭葯業公司失蹤人員已有十餘人。

記者採訪到數位失聯者的家屬,他們有的家屬(或者是遺體)已找到,有的仍然處於失聯狀態,許多找到親人的家屬基本上都是親自到爆炸現場搜尋。

家人帶領消防員進入現場救人

蘇女士的哥哥在化工園區的之江化工廠工作,事件發生後家人聯繫不上蘇先生,一直至當晚八九時許,家人收到了與蘇先生在一起同事的信息,告訴了他們所在位置。

蘇女士的丈夫與她的公公一起去了現場,當時警方不讓他們進入,不過因為她的丈夫與公公以前都在這個工廠工作過,了解地形,因此他們帶消防員進入現場。

“摸到那個地方,先是自己去找,然後帶消防員進去的,消防員知道那個廠,但是不知道具體位置,他們被壓在下面,一起壓在下面有四五個人,有一個人拿手機發信息,知道具體的位置進去找的。”蘇女士說。

救出的蘇先生萬幸沒有受重傷,只是腰部與腿部無法活動,事發當時因為他戴著安全帽或許讓他免於重傷,與他一起的同事有的傷勢嚴重。蘇先生目前在響水縣人民醫院接受治療,他的同事的有被送到鹽城,有的送到南京。

一家三人在化工廠工作2人重傷1人失聯

高先生的父親、叔叔、大姐都是在化工園區內三家不同的化工廠上班,目前父親與叔叔重傷在ICU病房,大姐一直處於失聯狀態,據悉,有好心人拍攝到他姐姐在醫院的照片,但是無法找到這位好心人,也不知是哪家醫院。

有好心人拍攝到高先生姐姐在醫院的照片。(受訪者提供)

高先生向記者表示,家人為了找姐姐,跑了鹽城、射陽、濱海、響水、南通,灌雲,灌南、連雲港等地所有接收傷員的醫院,結果一無所獲。

“有的問醫院就敷衍一下,也許他們太忙了,有的醫院就給你看一下名單,沒有就沒有了。還有一些病人在檢查,我們也看不見。”

他還說:“傷員人數太多了,他們(媒體)報導的那點人數怎麼可能,好多醫院都癱瘓掉了。”

高先生的父親是從爆炸現場自己爬出來的,當時在路邊喊救命,被到現場尋找親人的二女兒與女婿發現,當即送入了響水縣人民醫院。

“我爸臉部被衝擊波震裂,臉部百分之五十的燒傷,肩部被砸下的物品划了很多傷口,胸部、肚子也被爆炸物品撞擊,身上到處是火焰的灼傷,由於傷勢嚴重,需轉往鹽城市裡的醫院。”

高先生透露,在轉院的中途,經過濱海的時候,其父親臉部流血不止,無奈家人將父親送到濱海人民醫院,但是在那裡,他的父親治療被延誤。

“我爸五點多到那邊,第一個進ICU的,到晚上九點多做的CT,我跟他們吵了一架,晚上一點多的時候才帶我去看CT報告,給我爸做了一些表面的縫針,他們一直說在極力搶救,但是沒有什麼作為。”高先生說。他的父親現在在鹽城市第一人民醫院的ICU病房搶救。

高先生的叔叔也是傷勢嚴重,右眼睛被炸毀。

朱小姐被人“擒”著逃出來父親仍然失聯

朱小姐與父親都是在華旭葯業集團上班。爆炸發生的時候正是午休時間,朱小姐在辦公室打盹睡覺,旁邊的男同事在一旁玩手機。

他們公司與爆炸點的公司僅一牆之隔,爆炸發生後,公司的車間全部炸塌,朱小姐是在辦公樓化驗室上班,辦公樓沒有被炸毀,因此同一辦公室的十多人全部都逃了出來,其中兩人傷勢嚴重,臉部被炸得面目皆非。

“當時那位男同事把我擒起來往外拽,我都沒敢看周圍,爆炸了三四次,被人拉著就跑,跑到廠區外面,沿著大鐵門翻過去的,到路邊求救,路邊有二三十個人,有嚴重的,有輕傷的。”

朱小姐雖然逃離出來,但是她的父親至今杳無音訊。家人跑變了醫院、爆炸現場,甚至是火化場都沒有找到。

男子硬闖爆炸現場挖出妻子遺體

李先生的妻子在爆炸點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上班,是一名倉庫保管員,爆炸發生後與家人失去聯繫。

李先生到處尋找,後來一名好心人告訴他妻子所在的位置。但是,爆炸現場被大批的特警封鎖,不允許進入。

“他們搜不出來我們自己搜,他們救援不出來,總不能不讓我們去救,事先有人提供地點給我,然後我就去找。”李先生強行進入到爆炸現場,看到倉庫已經坍塌,妻子是被埋在了廢墟下面。

李先生將妻子的遺體挖了出來,現在安放在殯儀館,等待政府的最終解決。

當記者問其搜救妻子的具體經過時,他表示不願意再提起這些事,妻子的離去讓他無法接受。

目前,家屬們尋找親人仍然在持續,爆炸後的善後處理還遠遠未結束,爆炸引發的空氣污染程度,民眾的生活安置等等問題都有待政府去解決,但是當民眾透露,目前所有的善後工作還未啟動,仍然忙於救援。

阿波羅網責任編輯:楚天 來源:大紀元記者顧曉華採訪報導 轉載請註明作者、出處並保持完整。

大陸熱門

相關新聞

➕ 更多同類相關新聞